打开APP

Nat Cancer:科学家识别出一种癌症转移的新机制

2021年6月29日 讯 /生物谷BIOON/ --RNA的转录后修饰组成了一种新出现的基因表达调节层,脱甲基脂肪量和肥胖相关蛋白(FTO)是N6-甲基腺苷(m6A)的清除者,目前已被证明在癌症发生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但其如何促进肿瘤进展以及背后的分子机制,研究人员却并不清楚。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Nature Cancer上题为“Downregulat

Cancer Res:肿瘤中的少量细胞或能作为促进癌症转移的关键“推动者”

2021年6月21日 讯 /生物谷BIOON/ --AIB1Δ4是癌基因AIB1(Amplified In Breast Cancer 1)的一个N末端截断的异构体,其在高级别的人类原位导管癌(DCIS)中的表达水平会增加,然而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AIB1Δ4在DCIS恶性进展过程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Cancer Research上题

研究揭示生物分子YB1通过调控miRNA200/205b-ZEB1轴促进癌症转移的机制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中科院分离分析化学重点实验室生物分子功能与机制研究组研究员朴海龙团队研究发现核苷酸结合蛋白YB1,可通过调控miRNA生物学合成促进肝癌的转移。癌症转移是造成癌症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也是癌症治疗的困难所在。研究发现,YB1与miRNA微处理器复合物DGCR8、DICER及终端UTP转移酶TUTs的相互

Nature:新发现!科学家揭示有效预防癌症转移的新机制!

2021年6月6日 讯 /生物谷BIOON/ --原发性肿瘤切除后无法检测到播散性肿瘤细胞(DTCs,disseminated tumour cells)的持续存在对于开发有效的癌症疗法构成了巨大的挑战,这些持久休眠的DTCs是癌症未来发生转移的种子,而将其从休眠状态转化为生长状态的特殊机制目前还需要研究人员阐明。由于癌症的休眠能为预防转移性疾病的发生提供一

Nature子刊:长链非编码rna在癌症转移中的作用

2021年5月18日讯/生物谷BIOON/---华盛顿大学研究者在Nature Reviews Cancer杂志上发表了题为"Long noncoding RNAs in cancer metastasis"综述性文章。长链非编码rna在癌症转移中的作用。作者除了介绍了lncRNA在转移中发挥作用的典型例子外,还讨论了lncRNA生物学中存在的争议和正在面临

Science:揭示SNRPA1介导的选择性剪接途径促进癌症转移

2021年5月16日讯/生物谷BIOON/---选择性剪接(alternative splicing)是一种转录后调控机制,对转录组和蛋白质组的多样性至关重要。通过增加蛋白水平的复杂性,选择性剪接可以引起细胞的功能变化。众所周知,RNA结构元件在转录后调控过程(包括选择性剪接)中起着关键作用。因此,由RNA二级结构编码的调节信息对选择性剪接决定的作用是特别令

Nature子刊论文解读!发现一种新的细胞器参与癌症转移

2021年3月20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他们以为是对癌症如何在体内扩散---癌症转移---的直接调查却发现了液-液相分离的证据:这个生物学研究的新领域研究生物物质的液体团块如何相互融合,类似于在熔岩灯或液态水银中看到的运动。相关研究结果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在2021年3月的Nature Cell

科学家们在癌症转移扩散研究领域取得的新进展!

本文中,小编汇总了近期科学家们在癌症转移扩散研究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与大家一起学习!【1】Cancer Cell:揭示促进癌症扩散到大脑中的关键基因YTHDF3doi:10.1016/j.ccell.2020.10.004每年约有20万名癌症患者被诊断为脑转移,但由于癌症向大脑扩散的机制仍不清楚,因此治疗方案很少。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梅

Nature:首张癌症转移图谱出炉 涉及21个癌种500株人癌细胞系

绝大多数癌症死亡归因于转移,即肿瘤从一个器官扩散到另一个器官。然而现在几乎没有办法确定某个癌症是否会转移,其扩散的程度如何,会波及哪些组织或器官也很难判断。并且由于体内模型的复杂性,大规模的转移研究不切实际。近期,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Broad研究所科学家的研究表明,在动物模型中预测人类癌细胞的转移是可行的。12月9日,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在Nature杂志

科学家发现诱发三阴性乳腺癌转移的关键基因 并开发出阻断癌症转移的新方法!

2020年11月29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ancer Research上题为“Oncogenic TRIM37 Links Chemoresistance and Metastatic Fate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弗吉尼亚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识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