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Nat Immunol:发现一种新的抵御SARS-CoV-2机制

2021年5月31日讯/生物谷BIOON/---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SARS-CoV-2正在全球肆虐。在首次报告COVID-19和这种大流行病蔓延以来的18个月里,已经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来了解它和开发治疗它的方法。根据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统计数据(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超过1.69亿人遭受SAR

Science:新研究表明所有年龄组的SARS-CoV-2感染者的传染性水平大致相同

2021年5月31日讯/生物谷BIOON/---起初是对常规实验室数据的初步分析,后来发展成为有史以来对SARS-CoV-2患者的病毒载量水平的最大规模研究。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柏林夏洛特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超过25000名COVID-19患者的PCR样本。他们确定了每个样本的病毒载量,并利用他们的结果来估计传染性水平。这就为不同年龄组和不同疾病严

Cell:首次发现在感染SARS-CoV-2后既会产生抵御感染的中和抗体,也会产生增强感染的抗体

2021年5月27日讯/生物谷BIOON/---结合SARS-CoV-2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位点(RBD)的抗体作为中和抗体发挥了重要的功能:通过抑制SARS-CoV-2与人类受体ACE2的结合来抑制这种病毒的感染。另一方面,结合SARS-CoV-2刺突蛋白其他位点的抗体的功能是未知的。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日本研究人员通过分析来自COVID-19患者的抗体,首次

Science:戴口罩有效限制了SARS-CoV-2传播

2021年5月27日讯/生物谷BIOON/---2021年5月27日讯/生物谷BIOON/---“不要忘记戴口罩”---尽管现在大多数人都遵循这个建议,但专业人士对口罩的有效性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中国、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研究人员如今使用观察数据和模型计算来解答这个问题。该研究显示,在哪些条件下,口罩以何种方式实际降低了个人和人群平均

EBioMedicine:研究表明SARS-CoV-2 棘突蛋白 Q493K 和Q498H突变促进病毒在小鼠上适应

  一个理想的动物模型对于SARS-CoV-2发病机制探索、药物研发和疫苗评价至关重要。华中农业大学金梅林团队近期一项研究表明突变病毒LG株可以感染老年鼠,但青年鼠感染后没有表现出任何病症。基于此成果,研究者将野生SARS-CoV-2毒株分别在老年和青年鼠上传代,获得了一株在小鼠上复制能力强且致病性高,甚至能引起小鼠死亡的SARS-CoV

SARS-CoV-2:与流感感染的病理生物学关键差异

2021年5月21日讯/某些炎症细胞因子表达会在重症COVID-19患者中上调。研究人员比较了COVID-19和流感的细胞因子,以确定对这些病原体炎症反应的区别特征及其与严重疾病的相关性。由于身体质量指数(BMI)升高是引起严重COVID-19的已知危险因素,我们研究了BMI与严重疾病相关细胞因子的相关性。

韩国首尔基础科学研究所:SARS-CoV-2RNA相互作用组

2021年5月18日讯/生物谷BIOON/---韩国首尔基础科学研究所RNA研究中心的研究者在Molecular Cell杂志上发表了题为"The SARS-CoV-2 RNA interactome"的文章。该研究鉴定了与冠状病毒rna直接相互作用的病毒和宿主蛋白。通过SARS-CoV-2与HCoV-OC43的比较显示冠状病毒RNA相互作用组的保守性。作者

Nature:SARS-CoV-2使用多管齐下的策略阻碍宿主蛋白的合成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 (SARS-CoV-2)是正在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原因。SARS-CoV-2是一种冠状病毒,可引起呼吸道疾病,称为COVID-19。冠状病毒发展了多种抑制宿主mRNA翻译的机制,以允许病毒mRNA的翻译,并同时阻止细胞先天免疫应答。虽然不同的SARS-CoV-2蛋白与宿主表达关闭有关,但目前还缺乏对SARS-CoV-2

Cell:SARS-CoV-2病毒中和抗体空间结构研究取得进展

   SARS-CoV-2的感染是由COVID-19病毒刺突蛋白与宿主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结合引起的,随后病毒膜与宿主膜融合。虽然阻断这种相互作用的抗体作为早期COVID-19治疗被紧急使用,但中和效力的确切决定因素仍然未知。美国加利福利亚大学Charles S. Craik研究团队通过研究,发现了一系列抗体,这些

Nature: 多组学研究揭示SARS-CoV-2和SARS-CoV对宿主的影响

鉴于SARS-CoV-2的全球大流行,目前迫切需要深入了解病毒蛋白的分子功能及其与宿主蛋白质组的相互作用。此前研究通过几个单独的组学分析扩展了我们对COVID-19病理生理学的认识。而由于受到实验体系差异化的存在,上述研究结果难以进一步集成,因而限制了我们对病毒-宿主相互作用的整体认识。对此,在最近一项研究中,来自德国慕尼黑理工大学的Andreas Pi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