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产品 » 复星凯特王立群:我们最大的心愿并不是成就多少第一

复星凯特王立群:我们最大的心愿并不是成就多少第一

来源:生辉 2020-09-26 16:11



9 月 22-23 日,第三届国际合成生物学暨基因与细胞治疗全产业链论坛在南京举行。复星凯特 CEO 王立群博士在会议上分享了关于 CAR-T 细胞疗法 Yescarta (Axicabtagene Ciloleucel) (FKC876) 在中国商业化过程中的挑战。他提到, FKC876 是国内首个申报 NDA(新药上市申请)获得受理的 CAR-T 细胞疗法,也是复星凯特在中国推进商业化的第一个 CAR-T 细胞治疗产品。很多人说 FKC876 有望成为中国首个获批的 CAR-T,但实际上,我们最大的心愿并不是成就多少第一,因为第一并没什么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能否真正让患者获益。


图 | 复星凯特 CEO 王立群(来源:会议主办方)

Axicabtagene Ciloleucel(美国商品名 Yescarta)是美国 Kite Pharma 开发的 CAR-T 免疫细胞治疗产品,2017 年 10 月 18 日获得美国 FDA 批准上市,用于复发难治性大 B 细胞淋巴瘤患者的治疗。这是继诺华 Kymriah 之后的全球第二款 CAR-T 细胞疗法。2017 年,复星凯特从美国 Kite Pharma 引进 Yescarta,项目代号 FKC876,获得全部技术授权,并拥有其在中国包括香港、澳门的商业化权利。

2020 年 2 月 24 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正式受理复星凯特 CAR-T 细胞治疗产品 FKC876(阿基仑赛注射液)的 NDA,用于治疗二线或以上系统性治疗后复发或难治性大 B 细胞淋巴瘤成人患者;并于 3 月将其纳入优先审评。

谈及商业化面临的挑战时,王立群在会议上表示,最大的挑战是:无先例可循。他认为,虽然国内一些团队在传统药物商业化、准入、销售等方面很有经验,但这些经验对于 CAR-T 细胞产品来说 “不是那么有用”。“你需要把大脑清零,从头开始想这个产品如何做。一定要把产品理解透了,管原来传统药物是怎么做的,一定要想这些操作对这个产品是不是合适,要多问几个问题。在这个领域有很多创新的事情要做,真正能照搬的东西实际上很少。”

对于要面对的挑战,王立群分别从生产制备、质量控制以及供应链、监管、运营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生产制备和生产成本

“首先是共线生产和人员配置。不同于传统药物的生产,CAR-T 细胞治疗产品的制备是单独的工作站模式,一个工作站一组工作人员一定时间内只负责一个患者产品的制备。你是开动所有的工作站,还是选择部分?怎么排期才能使得人员效率最大化。有的企业可能想交叉,但必须和监管部门沟通清楚,是否能够做到无污染无混淆可追溯等要求。

此外,还有生产成本的问题。有人说,复星凯特是引进技术,生产成本会高,但实际上我们做了一些分析,发现生产成本可能跟引进并没什么必然关系。因为不管是自主研发还是引进,使用的辅料都必须满足监管要求。目前行业上下游尚未成熟,都依赖进口时,成本上真的没有太大区别。

王立群也提到:曾经行业里有些企业夸口说将会定价 10 万块,这根本不现实,因为当你还没有把规范化商业化这条路走通,成本都还没有算清楚,定价不能草率。谋求暴利肯定是不对的,但覆盖成本是必须的。可能不同企业有不同想法,但复星凯特将会从让更多患者可及的角度出发去考虑。

CDMO 模式降低成本是否现实?

“在制备方面,大家可能会关注 CDMO 模式,是不是能够用别人的生产线、资源来降低成本。但实际上中国现有的 CDMO 里没有人完整地经历过一个 CAR-T 细胞产品的成功上市,他们的经验也有限;或许 CDMO 可以承担局部环节的工作,但细胞治疗行业每个公司每个产品的工艺都不一样,不是标准化通用的,你让 CDMO 来帮你探索工艺,本身可能也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企业对产品的责任闭环

“除了临床样品 GMP 制备基地,复星凯特还有一个近 1 万平方米的 GMP 商业化生产场地。传统药物的生产可能更多关注 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要求,但对于 CAR-T 细胞治疗产品,企业的责任闭环涵盖从临床到商业化,包括生产、冷链运输、认证医院管理等。任何环节出了问题,对产品对患者都会有影响。因此,我们开发建立了严谨的产品鉴别链和监管链体系(Chain of identity、Chain of Custody),保证不同患者的定制产品全程不会混淆,保证每个样品都在全链条监控中,防混淆、防偏差、可追溯。”


图 | 复星凯特电子化鉴别链和监管链的开发和应用(来源:摄于本次会议)

定制化药品的商业推广模式

“传统药的销售,会针对所有医院的处方医生,希望他们能够理解产品,知道怎么最好地把药用到患者身上去。但 CAR-T 细胞治疗产品对医院的资质和条件有比较高的要求,只有在经过认证的治疗中心,有专业有经验的医护人员才能有能力操作和处理。但暂时不具备条件的医院,医生可以推荐患者去具备资质的治疗中心。所以定制化药品的商业推广,更多地要思考如何把产品的信息传递到真正能够做决定的医生那里,医生又如何把这样的信息传递给患者,这很重要。”

王立群说:“CAR-T 疗法在中国的商业化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其中的困难非常多,所以很多人说 FKC876 第一个申报新药上市申请(NDA)很厉害,但我真的不觉得。我甚至跟很多人都说,我不愿意,也不想做第一,第一并没什么意义,但当你看到这个产品给绝望中的患者带来治愈的希望,哪怕只帮助到一个生命,所有的一切才值得。”(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