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药产业 » 恒瑞氟唑帕利拟纳入优先审评,国内PARP抑制剂"第二梯队"稳了?

恒瑞氟唑帕利拟纳入优先审评,国内PARP抑制剂"第二梯队"稳了?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2019-12-07 16:33





2019年12月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显示,恒瑞医药的PARP抑制剂氟唑帕利(受理号:CXHS1900033)拟被纳入优先审评审批品种,公示截止2019年12月12日。
2019年10月,基于治疗既往经过二线及以上化疗的伴有BRCA1/2致病性或疑似致病性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的单臂、多中心临床研究数据,氟唑帕利申报上市,并获得国家药监局承办。这也是首个报产的国产PARP抑制剂。
4款PARP抑制剂“分天下”
PARP即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类药物通过干扰DNA修复来杀伤BRCA缺陷等类型的癌细胞,可联用增强治疗效果,理论上可以治疗多种肿瘤,因此,PARP抑制剂已成为全球新药研发的十大热门靶点之一。
目前全球共有4款PARP抑制剂获批上市,分别为:
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Olaparib,商品名Lynparza);
Clovis Oncology的芦卡帕利(Rucaparib,商品名Rubraca);
Tesaro/再鼎医药的尼拉帕利(Niraparib,商品名为Zejula);
辉瑞的他拉唑帕利(Talazoparib,商品名为Talzenna)。
全球已获批上市的4个PARP抑制剂
奥拉帕利是FDA批准的首个PARP抑制剂,于2014年12月获批用于铂敏感复发性BRCA突变卵巢癌成人患者的维持治疗。截止目前,奥拉帕利已获全球60多个国家批准维持治疗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不论BRCA状态如何),同时适应症还扩大到乳腺癌、输卵管癌、胰腺癌等。凭借先发优势,以及适应症的不断扩展,奥拉帕利在PARP抑制剂领域一直保持绝对领先地位,销售额也稳步提升,2018年全球销售额为6.47亿美元,预计今年将突破10亿美元,成为一款名副其实的重磅产品。
芦卡帕利是FDA批准的第二款PARA抑制剂,该药最初由辉瑞研发,但在赛诺菲的首个PARP抑制剂Ⅲ期研究失败后,辉瑞将芦卡帕利转让给了美国Clovis公司。2016年12月,芦卡帕利获得FDA加速批准,适应症为治疗二线以上化疗后进展的BRCA胚系或体系突变的卵巢癌。2018年,芦卡帕利的销售额约为1.3亿美元。
尼拉帕利于2017年3月获得FDA批准,用于复发性上皮性卵巢、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癌的成年患者的维持治疗,该药是美国批准的首个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的PARP抑制剂。早在2016年,再鼎医药与TESARO达成战略合作,获得了尼拉帕利在中国市场的研发和销售权。
他唑拉帕利由辉瑞研发,于2018年10月获得FDA批准用于乳腺癌。他唑拉帕利具有双重作用机制,不仅能够阻断PARP酶的活性,还可以将PARP酶束缚在DNA损伤位点。目前还有3项关于卵巢癌的临床研究,已完成的I研究结果显示:他唑拉帕利后线治疗gBRAC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42%。
2018年全球PARP抑制剂市场规模在10亿美元左右,奥拉帕利独自占据大半份额。不过未来随着三款PARP抑制剂的适应症拓展,以及更多同类产品的获批,市场竞争将愈加激烈。
国内PARP抑制剂"第二梯队"
2018年8月,奥拉帕利首次获得中国批准用于治疗卵巢癌,成为国内首个也是目前唯一获批的小分子靶向PARP抑制剂。就在昨天(12月5日),阿斯利康宣布,NMPA已正式批准奥拉帕利用于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值得一提的是,奥拉帕利也成功进入了2019年版医保目录,可以说国内稳坐PARP抑制剂市场“头把交椅”。
PARP抑制剂在治疗效果显着,治疗范围广泛,国内药企也纷纷布局,包括恒瑞医药、百济神州、豪森药业、再鼎医药等,涉及适应症包括卵巢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胃癌等,进度较快的也已进入审评审批阶段,不久后将陆续有产品加入市场争夺战中。
引入尼拉帕利两年后,2018年该药在中国香港获批,用于对含铂化疗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的铂敏感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的上皮卵巢癌患者的治疗。2018年12月,再鼎医药向NMPA递交的尼拉帕利的上市申请并获得CDE承办(受理号为CXHS1800042/CXHS1800043),2019年1月尼拉帕利被纳入优先审评品种,有望在今年底获批。目前,再鼎医药以ZL-2306为研发代码研究尼拉帕利在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胃癌、卵巢癌等多个瘤种中展开研究。
尼拉帕利临床进展
氟唑帕利是首个报产的国产PARP抑制剂,同时恒瑞医药还正在开展氟唑帕利治疗小细胞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实体瘤等多个适应症以及联合SHR-1316、卡瑞利珠单抗、SHR3680、阿帕替尼等多种药物的10余项临床试验。如果此次成功被纳入优先审评程序,氟唑帕利的审批之路将更加顺利。同时,该药也被认为有望成为恒瑞的下一个重磅新药。
氟唑帕利国内临床试验开展情况
目前,尼拉帕利和氟唑帕利均处于审评审批阶段,已经锁定了国内PARP抑制剂第二梯队的位置,不过到底“第二把交椅”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氟唑帕利,国产PARP抑制剂研发进展较快的是百济神州的pamiparib(BGB-290),拟用于晚期胃癌及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试验目前处于全球多中心III期临床阶段。百济神州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中表示,将于2020年在中国递交pamiparib针对卵巢癌的NDA。
除了氟唑帕利和pamiparib,据新浪医药不完全统计,当前国内PARP抑制剂类药物进入临床阶段的品种还有5个,分别为上海药物所联合辰欣药业共同开发的美呋哌瑞、江苏天士力帝益的TSL-1502、上海药物研究所开发的希明哌瑞、湖北生物医药联合武汉珂美立德开发的HWH-340以及上海迪诺医药科技和青峰医药集团共同开发的SC-10914。 (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