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结核杆菌”(共找到约45条相关新闻)
  • Nature Genetics:结核杆菌在潜伏期同样突变频繁

    结核病也就是过去常说的痨病,是由结核杆菌感染引起的慢性传染病。结核菌可能侵入人体全身各种器官,但主要侵犯肺脏,称为肺结核病。潜伏期4~8周。其中80%发生在肺部,其他部位(颈淋巴、脑膜、腹膜、肠、皮肤、骨骼)也可继发感染。 潜伏性结核感染是指宿主感染结核杆菌后,尚未发病的一种特殊状态。活动性结核一般用不同的抗生素组合来治疗。

  • 韩国科学家研究发现结核杆菌抗癌新方法

    韩国研究人员3月21日说,他们发现了一种利用结核杆菌抗癌的新方法。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结核杆菌是导致肺结核病的“罪魁祸首”。但研究人员从结核杆菌中成功提取肝素结合血凝素蛋白,再借助激活树突细胞的方法,研制出一种有效的治疗性癌症疫苗。 这项研究由韩国釜山大学医学教授朴永明(音译)引领,朴永明说,实验鼠接种疫苗后,体内肿瘤明显减小。

  • 韩科学家发现结核杆菌抗癌新方法

    韩国研究人员3月21日说,他们发现了一种利用结核杆菌抗癌的新方法。 这项研究由韩国釜山大学医学教授朴永明(音译)引领,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结核杆菌是导致肺结核病的“罪魁祸首”。但研究人员从结核杆菌中成功提取肝素结合血凝素蛋白,再借助激活树突细胞的方法,研制出一种有效的治疗性癌症疫苗。 朴永明说,实验鼠接种疫苗后,体内肿瘤明显减小。

  • Cancer Research:一种利用结核杆菌抗癌的新方法

    韩国研究人员3月21日说,他们发现了一种利用结核杆菌抗癌的新方法。 这项研究由韩国釜山大学医学教授朴永明(音译)引领,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结核杆菌是导致肺结核病的“罪魁祸首”。但研究人员从结核杆菌中成功提取肝素结合血凝素蛋白,再借助激活树突细胞的方法,研制出一种有效的治疗性癌症疫苗。 朴永明说,实验鼠接种疫苗后,体内肿瘤明显减小。

  • Microbiology:抑制IMPDH酶功能可杀死结核杆菌

    英国研究人员日前报告说,有些化合物可以通过抑制结核杆菌中一种酶的功能来杀死这种细菌,这是一种对付结核杆菌的新方法,将有助于研发治疗肺结核的新药物。 英国伯明翰大学等机构研究人员在新一期《微生物学》杂志上报告说,结核杆菌中一种名为IMPDH的酶对细菌细胞的生存至关重要,抑制这种酶的功能就可以杀死结核杆菌。研究人员测试了多种相关化合物,发现有3种二苯脲类化合物抑制这种酶的效率都在90%以上。

  • Nature:可破坏结核杆菌防御系统的化合物

    英国《自然》杂志网络版9月16日发表美国一研究小组的报告说,该小组发现了两种可以破坏结核杆菌防御系统中蛋白酶体的化合物,这一成果有望用于开发更有效的结核病疗法。 康奈尔大学教授卡尔·内森领导的研究小组对2万多种物质进行了研究,最终发现有两种化合物可以破坏结核杆菌的蛋白酶体。对猴子及人体细胞进行的研究显示,这两种化合物只破坏蛋白酶体,而对作为宿主的猴子细胞和人体细胞不会造成任何损伤。

  • Nature:结核杆菌的一个新发现的致病机制

    专题:Nature报道 结核杆菌的一个以前人们不知道的致病机制已被发现:通过来自细菌的环AMP使宿主巨噬细胞中毒。过去人们知道,结核杆菌会诱导被感染的巨噬细胞中环AMP水平增加;这种环AMP现在被发现是由细菌腺苷酸环化酶产生的,有可能通过下游信号通道的激活来增强毒性(致病力)。这种环AMP刺激宿主TNF-α(肿瘤坏死因子-α),会在被感染的小鼠身上引起更大范围的肝病和更高的细菌存活率。

  • NSMB:结核杆菌中Pup蛋白的作用机制

    2008年,研究人员在细菌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被称作Pup的小蛋白,它可以附着到其他蛋白质上决定该蛋白命运,进而清理蛋白质,控制或调节细胞内其他重要的生理过程。最近,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分子生物学与生物物理学研究所Eilika Weber-Ban所带领的研究团队成功发现了肺结核病原体结核杆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中Pup蛋白的作用机制。

  • Science:新化合物可阻止结核杆菌形成细胞壁 有望制成抗肺结核新药

    专题:Science报道 致力于开发抗肺结核新药的研究人员周四宣称,他们相信已经找到一种能够阻止结核杆菌形成细胞壁的新化合物。 肺结核新药协会(New Medicines for Tuberculosis Consortium)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报告称,老鼠试验显示,一种化合物可以阻止细菌感染且不产生明显副作用。 他们希望对这种名为BTZ043的化合物进行进一步测试。

  • 抗结核新药应对“多药耐药性结核杆菌

    尽管在过去20多年里面市的抗结核药并不少,但令人遗憾的是,结核杆菌早已进化成为可耐药的全新形态。因此,目前临床医学界面临的最大问题并非是无药可用,而是如何应对“多药耐药性结核杆菌”在临床上快速蔓延的局面。即使是被寄予厚望的利福霉素类新产品,在遇到多药耐药性结核杆菌时也显得疗效不足,开发能对付多药耐药性结核杆菌的抗结核新药成为国际制药界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