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Journal of Extracellular Vesicles:研究发现细胞外囊泡中富含lncRNA编码多肽/小蛋白且有疾病特异性

lncRNAs是一类长度大于200个碱基且不编码蛋白的RNAs转录本。近年来,越来越多实验证据表明,许多lncRNAs转录本中的小开放阅读框(small open reading frame,smORFs)可以编码多肽/小蛋白(smORF encoded polypeptides or microproteins),并在细胞Ca2+稳态、代谢和发育、应激信号

eLife:解析人源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释放多肽受体三维结构

   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释放多肽受体(Glucose-dependent insulinotropic polypeptide receptor, GIPR)属于B1类G蛋白偶联受体,在脂肪生成、胰岛β细胞增殖和胰岛素释放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与2型糖尿病、肥胖症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相关。该受体的内源性配体为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释放

长链非编码RNA编码多肽的系统挖掘和鉴定研究取得进展

  Molecular & Cellular Proteomics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杨福全团队和中科院院士陈润生团队,关于长链非编码RNA(lncRNA)编码多肽的系统挖掘和鉴定的研究论文Deeply Mining a Universe of Peptides Encoded by Long Noncodin

Sci Signal: GRK5 N末端多肽可缓解超负荷心肌肥大和心力衰竭

基因表达的异常变化是导致超负荷心力衰竭,从而导致适应不良的心脏肥大,心室重构和收缩功能障碍的基础。此前研究表明,G蛋白Gq产生的细胞内信号会触发适应不良和心力衰竭,其中部分是通过激活G蛋白偶联受体激酶5(GRK5)引起的。肥大性刺激诱导心肌细胞核中GRK5的积累,并通过多种转录因子(包括NFAT)调节病理性基因的表达。 此外,研究表明GRK5的向细胞核转运的

多肽自组装设计和机理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化学生物学与生物技术学院韩伟教授课题组和李子刚教授课题组结合计算与实验手段,采用手性侧链装订肽合成技术,并运用多尺度计算模拟方法,实现了针对由短肽形成的超螺旋纳米自组装结构的从头设计,并进一步在原子层面上理解了该结构形成的机制。这项研究以“Molecular Design of Stapled Pent

PNAS:研究揭示神经元吸收Beta淀粉样多肽的机制

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标志之一是淀粉样蛋白斑块的形成,它们聚集在大脑的神经元之间。然而,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已经从这些不溶性斑块转变为可吸收到神经元中并且具有高度神经毒性的淀粉样β的可溶性形式。

多肽类药物:来自“老毒物” 却是“黄药师”

 地球上最致命的动物当中,有一些是有毒的,毒液是它们的致命武器,用来防身或攻击,毒素被注入皮肤之后变成毒液,自然界中有数百种致命的皮下注射器。但是人类把地球上一些毒性最强的物质转化成有用的甚至能挽救生命的药物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比如肉毒杆菌毒素,即宝妥适,它1g的用量就足以杀死一百万人,但通过麻痹面部肌肉,它可以去掉一些皱纹,然而其作用并非只限于此

重要研究成果聚焦多肽药物分子研究领域新进展!

本文中,小编整理了多篇重要研究成果,共同聚焦科学家们在多肽药物分子研究领域取得的新进展,分享给大家!图片来源: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20, doi:10.1126/scitranslmed.aaz7287【1】Science子刊:利用M3mP6多肽高负荷纳米颗粒有望治疗心脏病doi:10.1126/scitran

Science子刊:利用M3mP6多肽高负荷纳米颗粒有望治疗心脏病

2020年7月23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新药,可以防止血凝块(blood clot),同时不会导致出血风险增加,而出血是目前所有抗血小板药物的常见副作用。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20年7月15日的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High-

Chem Commun:新型多肽分子可用于治疗胃肠道紊乱

TFF1肽是粘膜保护和修复的关键参与者。在最近一项研究中,维也纳大学化学系的Markus Muttenthaler领导团队首次成功地合成和折叠了TFF1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