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Sci Transl Med:新冠肺炎患者I型干扰素自身抗体与全身免疫改变相关

在一些重症冠状病毒病2019年(新冠肺炎)的患者中发现了抗Ⅰ型干扰素(IFN)的中和自身抗体,这种疾病是由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引起的。

新冠肺炎的治疗靶点和干预策略:机制和临床研究

由于目前抗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药物开发的局限性和对新冠肺炎生物调控机制的认识不足,新冠肺炎治疗仍迫切需要替代或新的治疗靶点。

新冠肺炎中和抗体联合疗法III期研究完成入组

8月5日,腾盛博药宣布其单克隆中和抗体BRII-196/BRII-198联合疗法III期ACTIV-2研究已在美国、巴西、南非、墨西哥和阿根廷的研究中心完成846位受试者的入组工作。ACTIV-2研究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资助,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感染的早期(首发症状后5天内)和晚期(首发症

JAK抑制剂治疗新冠肺炎!辉瑞tofacitinib(托法替尼)3期临床降低COVID-19肺炎住院患者死亡/呼吸衰竭风险!

与安慰剂+标准护理相比,托法替尼+标准护理降低了死亡或呼吸衰竭风险。

颠覆认知!人类缓解重症新冠肺炎的新靶点,“一不留神”或将诱发精神病

在人类的发展历程中,想必没有多少种疾病能比精神病(psychosis)更让人揪心,无论在中西方都将它看作是神秘力量在作祟,纷纷想要除之而后快,直到20世纪,人们才逐渐科学地正确认识这类精神疾病。作为一类复杂的脑疾病,传统观点常认为,精神病的发病原因可能与遗传、神经环路与神经发育异常等生物学因素有关,同时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是生理-心理-社会交互作用的结果。

新冠肺炎中细胞因子风暴的信号途径及处理

2019年冠状病毒病(新冠肺炎)大流行已经成为一场全球性危机,其破坏性比以往任何其他传染病都要大。它影响了全球相当大一部分人口的身体和精神,并摧毁了企业和社会。目前的证据表明,免疫病理可能是COVID-19发病机制的原因,包括淋巴细胞减少、中性粒细胞增多、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调控失调、I型干扰素(IFN-I)反应减少或延迟、抗体依赖性增强特别是细胞因子风暴(C

香港研资局批4亿港元资助八个研究项目 两个涉及新冠肺炎

香港研究资助局(研资局)13日公布2021/2022年度主题研究计划的拨款结果,8份优秀研究建议书获批资助超过4亿元(港币,下同),当中2个项目与新冠肺炎有关。据悉,8份优秀研究建议书获批资助合共4.15亿元,其中3.67亿元由研资局提供,4800万元则由有关大学以配对方式提供。拨款文件可见,8个研究项目中,2个与新冠肺炎有关,分别为“新冠病毒的病毒学、免疫

治1赠1!两名虚弱的患者,粪便移植治疗其他疾病时,还迅速治愈了新冠肺炎

  众所周知,被称为人类“第二大脑”的肠道微生物组(菌群)与各种人类疾病如如癌症、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肥胖症和高血压,以及老年痴呆症和精神类疾病等密切相关。因为肠道菌群直接影响肠道中引发疾病的促炎反应和对抗疾病的抗炎反应间的平衡。健康的肠道生态系统一定是平衡且互惠互利的状态;反之,则会表现出各种健康问题。如今已经非常成熟的粪便移植(F

新冠肺炎治疗的新视角:通过调节炎症信号和活性氧、氮的纳米疗法治疗脓毒症

SARS-CoV-2已导致多达1.27亿人感染新冠肺炎。约5%的新冠肺炎患者罹患重病,约40%的重症患者最终死亡,相当于278万多人。新冠肺炎的病理特征类似于典型的脓毒症,重度新冠肺炎被确认为病毒性脓毒症。脓毒症的研究进展对改善这些患者的临床护理具有重要意义。最近对脓毒症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导致认为,失控的炎症反应和氧化应激是核心因素。然而,传统的脓毒症治疗方

英国药理学:大剂量维生素C逆转脓毒症和新冠肺炎患者器官功能障碍的作用

细菌或病毒引起的脓毒症可导致多器官功能障碍,这是重症监护病房死亡的主要原因。目前的治疗只是支持性的,没有任何治疗方法可以逆转脓毒症的病理生理效应。维生素C具有抗氧化、抗炎、抗凝和免疫调节作用,是治疗脓毒症的合理药物。在这里,作者总结了支持使用巨糖维生素C治疗脓毒症和新冠肺炎的数据。在临床相关的革兰氏阴性细菌性脓毒症绵羊模型中,大剂量静脉注射抗坏血酸钠(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