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DNA损伤”(共找到约84条相关新闻)
  • Hum mol genet:我国科学家发现FMRP蛋白参与DNA损伤应答

    脆性X综合征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遗传性智力缺陷,由脆性X智障蛋白(Fragile X mental retardation protein,FMRP)功能缺陷导致,但对其致病机制目前所知甚少。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张永清研究小组和大连医科大学肿瘤干细胞研究员秘晓林研究团队密切合作,发现了FMRP参与调节DNA损伤应答的机制。

  • BMJ Open:体内高水平多环芳香烃与DNA损伤增加相关联

    使用热沥青(hot asphalt )的屋顶建筑工和道路建设工暴露在高水平多环芳香烃(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PAHs)之中。

  • PLoS Gene:杜立林等DNA损伤检验研究获进展

    2012年7月5日,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杜立林实验室在《PLoS Genetics》在线发表题为“Phosphorylation-Dependent Interactions between Crb2 and Chk1 Are Essential for DNA Damage Checkpoint”的文章。

  • Nat Struct Mol Biol:DNA损伤修复因子的结构

    神经退行性疾病包括运动失调性毛细血管扩张症(AT,ataxia telangiectasia)和运动失调性毛细血管扩张症样疾病(ATLD),基因组DNA的双链断裂会易化肿瘤或神经退行性疾病形成,是由诸如辐射或环境毒素之类的因素引起。因此,有效修复机制是细胞存活和细胞功能所必需的,所谓的MRN复合物就是修复机制的重要组分,其结构已被阐明。

  • Nature:DDRNA在DNA损伤应答中的作用

    随着人们对生物领域研究的深入,非编码RNA(non-coding RNAs, ncRNAs)在一系列生物学事件中的作用被越来越多的发现和认识。比如,一些ncRNA可以在DICER和DROSHA的作用下切割成短的双链小RNA,这些小RNA靶向沉默细胞内的mRNA,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RNA干扰。

  • Nature:一种用于控制DNA损伤反应的非编码RNA

    2012年5月23日,Nature在线发表了意大利分子肿瘤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Fabrizio d'Adda di Fagagna 课题组的一篇题为Site-specific DICER and DROSHA RNA products control the DNA-damage response的科研论文,报道了一种新的非编码小RNA 用于在DNA损伤部位控制DNA 损伤反应的激活。

  • Mol Cell:胚胎干细胞可以感知DNA损伤发生“自杀”行为

    图中显示,在胚胎干细胞中,激活的Bax蛋白(红色)可以定位在高尔基体中;蓝色的为细胞核 (Credit: Deshmukh Lab, UNC-Chapel Hill) 胚胎干细胞可以在机体中分化成为各种类型的细胞,如果胚胎干细胞在胚胎发育过程中遭受损伤,它们为了胚胎的正常发育会很快“自我了断”,这项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者的研究成果刊登在了近日的国际杂志Molecular Cell上。

  • Nat. Neurosci:保护脑发育DNA损伤蛋白是肿瘤抑制基因

    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科学家发现,蛋白质TopBP1是防止大脑早期形成过程中DNA损伤积累是不可或缺的,但最新研究发现蛋白质TopBP1也可能作为一种肿瘤抑制基因。 研究人员发现发育中的大脑细胞需要TopBP1来防止DNA链被破坏。研究者也发现干细胞和未成熟的细胞大脑发育起始阶段,比祖细胞对未修复的DNA损伤更为敏感。虽然祖细胞比干细胞发育更先进,但祖细胞仍保留成为一类神经元的能力。

  • ENVIRON SCI TECHNOL:纳米粒可能增加植物DNA损伤

    最近一项研究报道,工程纳米粒能在植物体内累积,并损伤植物DNA,这是第一个证明纳米粒损伤植物DNA的证据。该研究指出,在实验室条件下,氧化铜纳米粒有进入植物根细胞的能力,产生许多诱导的DNA碱基损害。 在人类粮食作物萝卜、2种常见牧草及一年生与多年生黑麦草上,研究人员测试分析了1-100nm大小的人造超细粒子。

  • Mol. Cell:中山大学等揭示DNA损伤修复新机制

    3月29日,Cell出版社旗下《分子细胞》(Molecular Cell)杂志发表了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和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合作的研究成果,揭示了DNA双链断裂(DSBs)过程中同源重组修复(HRR)的一条重要分子机制。 基因组DNA经常会受到内源或外源因素的影响而导致结构发生变化,产生损伤。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有机体也相应形成了一系列DNA损伤修复机制,以应对损伤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