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蛋白质组”(共找到约147条相关新闻)
  • Cell:利用蛋白质组学技术揭示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为何对免疫疗法没有反应?

    2019年9月16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解释了为何超过一半的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对癌症免疫疗法没有反应,文章中,研究人员利用蛋白质组学技术(蛋白质图谱绘制)回答了目前他们迫切想要知道的一个问题,即为何免疫疗法对黑色素瘤患者有很大帮助,但对60%的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却没有影响。图片来源:Wikimedia C

  • 承启生物助力中国科学家发现“隐藏的蛋白质组

      2019年7月24日,承启生物支持的中国科学家团队在生物科学界权威期刊Nucleic Acids Research上发表论文,通过自主研发的翻译组测序技术,发现了对癌症等重大病变有重要影响的“隐藏的蛋白质组”(Hidden Proteome) -- 这些蛋白质长期以来被人们认为不会存在,所以被称为“隐藏的蛋白质组”。蛋白质是氨基酸形成的多肽长链。通常认为,至少50个氨基酸以

  • 外泌体及其蛋白质组学研究

     外泌体是什么?外泌体(Exosome),是一种能被大多数细胞分泌的微小膜泡,具有脂质双层膜结构,直径大约40-200 nm。外泌体存在于体液中,包括血液、唾液、尿液和母乳等,不同组织来源的外泌体在内容物组成和功能方面存在差异,这种差异受到细胞外基质和微环境的动态调控。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宿主细胞或肿瘤细胞分泌的外泌体参与了肿瘤发生、生长、侵袭和转移。对外泌体的分析和检测可以辅助疾病的早

  • 驱动标志物研究的新势力:新颖的筛选策略+新一代蛋白质组学技术DIA+高级数据分析工具

  • 14年,人类肝脏蛋白质组计划干了哪些事儿

     全球每年约有70万例左右的新发肝癌病人,其中35万例以上在中国。中国是肝病大国,同时也是肝癌大国。一直以来,人类和肝病的斗争不曾停歇。“得了肝癌不可怕,怕的是其复发转移,要抑制肿瘤的复发和转移,需要对其表达的标志蛋白分子进行监测和预警。如果执行肝脏基本代谢及解毒功能的蛋白质表达量降低,而与肿瘤侵袭迁移相关蛋白质分子群的表达量增高,预示着患者预后较差,是术后的重点监测对象。”军事科学院军

  • 模式硅藻的蛋白质组精细图谱完成

       硅藻是一类重要的单细胞光合真核生物,分布广泛,提供了地球上约20%的初级生产力,对整个地球生物圈意义重大。三角褐指藻(Phaeodactylum tricornutum)是海洋硅藻的模式生物,其基因组序列于2008年公布,但目前基因组的注释仍很不完善。蛋白基因组学(Proteogenomics)是利用蛋白质组学数据,尤其是高精度的串联质谱数据,结合基因组和转录组

  • Science:利用磷酸化蛋白质组学阐明阿片类药物在大脑中激活的信号通路

    2018年6月28日/生物谷BIOON/---阿片类药物是作用于大脑中的强效止痛药,但它们具有一系列有害的副作用,包括成瘾。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生物化学研究所(MPIB);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医科大学、因斯布鲁克大学;美国天普大学和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工具,从而能够更加深入地认识大脑对阿片类药物作出的反应。他们利用质谱法确定了大脑的五个不同区域中的蛋白磷酸化---蛋

  • 我国完成国际首个肿瘤蛋白质组分子分型

    弥漫型胃癌到底是一种病还是几种病?患者手术后化疗是否有效,预后如何?我国科学家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弥漫型胃癌在蛋白质组层面其实可以分为三个亚型,不同的亚型预后不同,对化疗的敏感性也不同。近日,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通讯》在线发表了这项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共同开展的弥漫型胃癌蛋白质组研究最新成果,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分别为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秦钧,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

  • 孙士生:用糖蛋白质组学破译癌症的密码

     作为一名生长在齐鲁大地、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青年学者,即便在海外求学多年,孙士生始终心系国家、情牵母校。伴随着时代的召唤,入选国家“千人计划”青年项目的孙士生毅然回到母校西北大学,希冀将他在美国掌握与研发的先进技术应用到西北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以期为母校、为西北地区乃至为整个中国的科研水平真正实现与世界一流接轨尽一份力。“在我看来,在西部地区开展工作有一定的好处及空间,这里受到的外界诱惑和

  • J Pathol:蛋白质组学研究揭示阿兹海默症最新分子机制

    2017年10月14日讯 /生物谷BIOON/ --迟发性、不定期发生的阿兹海默症占据所有该类疾病的发生率的99%,而且它与多种致病因素以及病理机制存在联系。其中之一就是蛋白质的一列翻译后修饰过程,称为“O连接beta-N乙酰葡萄糖胺化修饰”或“O-GlcNAc”。O-GlcNAc的低含量以及易分解的特质使得对这类型蛋白质修饰的研究十分困难,科学家们也难以大规模地对O-GlcNAc进行定量研究。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