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毒株”(共找到约29条相关新闻)
  • JAIDS:重磅!自2000年以来科学家们首次发现新型HIV毒株

    2019年11月10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 of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雅培公司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宣布,自2000年以来他们发现了全球首个HIV病毒新亚型。研究者Rodgers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病毒,很多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HIV有不止一种毒株,如今研究者正在对鉴别出的所有

  • 研究人员19年来首次确认艾滋病病毒新毒株

      美国研究人员领衔的科研团队获得一种艾滋病病毒新毒株的基因组序列,在艾滋病病毒相关命名准则发布19年后首次确认新毒株。6日发表在美国《艾滋病杂志》上的研究论文显示,这种新毒株属于HIV-1型M群,被确认为L亚型。世界上大多数患者感染的艾滋病病毒毒株属于HIV-1型,其中M群最为常见。研究显示,两份这种毒株的样本早在1983年和1990年就分别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被发现。但2000

  • PLoS Pathog:不同的HIV-1毒株传染性差异可能取决于它们靶向的细胞受体CCR5性质

    2018年12月8日/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法国研究人员发现不同的HIV-1毒株可能在它们结合的CCR5分子的性质方面存在差异,这影响它们能够感染哪些细胞和它们侵入细胞的能力。正如这些作者所指出的那样,这些发现对开发出靶向CCR5的HIV-1侵入抑制剂产生影响。相关研究结果于2018年12月6日发表在PLoS Pathogen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CR5 structural

  • PNAS:新方法可追踪潜伏HIV毒株在人体内的进化历史

    2018年9月30日/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加拿大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的新方法来确定“潜伏的(hibernating, 也译作休眠的)”HIV毒株存在的时间,这有望加快有关HIV治愈方面的研究。他们证实潜伏的HIV毒株能够在体内持续存在几十年的时间。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8年9月18日的PNA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Phylogenetic approach to recover

  • Nat Med:重磅!一种新型HIV疫苗触发的抗体可中和几十种HIV毒株

    2018年6月5日/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1]中,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与感染性疾病研究所(NIAID)的研究人员和他们的同事们报道一种基于HIV病毒的脆弱位点结构的实验性疫苗诱导小鼠、豚鼠和猴子产生中和世界各地的数十种HIV病毒毒株的抗体。相关研究结果于2018年6月4日在线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pitope-base

  • 今冬流感病毒毒株查清楚了

     进入冬季以来,一面是流感肆虐,一面是PM2.5爆表。本波流感有何特点?是否出现传闻中的病毒变异呢?空气污染对人类健康又有何危害?1月17日,在广州的“冬季呼吸道疾病预防”市民公益健康讲坛上,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B型流感病毒未发生明显变异“目前南北方医院检测到的流感样病例显示,过去一个月同期流感患病率增加近1倍,且流行的优势毒株主要是B型。”钟南山表

  • Immunity:青蛙粘液中的一种宿主防御肽可杀死众多流感病毒毒株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报道,在印度南部的一种色彩鲜艳的网球大小的青蛙物种Hydrophylax bahuvistara中,一种“宿主防御肽(host defense peptide)”能够消灭多种流感病毒毒株

  • Immunity:鉴定出中和几乎所有HIV毒株的强效抗体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从一名HIV感染者体内鉴定出一种抗体,该抗体强效地中和98%的接受测试的HIV分离株,包括20种对其他的同类型抗体产生抵抗性的HIV毒株中的16种。

  • EBioMedicine:揭示常见HIV毒株的秘密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加拿大韦仕敦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最为常见的HIV病毒变异体也是“最弱的”,这一发现将有助医生们更好地治疗全世界上百万感染上这种致命性疾病的人。

  • 广州医院从寨卡患者尿液中分离出病毒毒株

    2月29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透露,该院协同创新团队成功从寨卡病毒患者尿液中分离出寨卡病毒毒株。作为广东地区重大传染病定点医院,自2月12日收治广东首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以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协同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