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屏障”(共找到约87条相关新闻)
  • 科学家如何克服血脑屏障来精准施药治疗多种疾病?

    大脑是非常珍贵的,进化为其做出了大量工作帮助其免于损伤,最明显的就是我们拥有的7mm头盖骨,但大脑同时也被一种保护性的液体(脑脊液)以及名为脑膜的保护性外膜所包裹着,其二者都能够为大脑提供防御来抵御物理损伤。

  • Sci Rep:鼻腔喷雾能够运送药物跨越血脑屏障

    最近,研究者们发明出了一种鼻腔的喷雾剂,这种喷雾剂能够将金纳米颗粒穿越血脑屏障,输送到大脑中。这一发明能够有效地克服血脑屏障阻断药物运输的障碍,进而对很多脑部疾病的治疗起到促进的作用。

  • Science子刊:穿越血脑屏障,肺癌新药进展积极

    当肿瘤扩散至中枢神经系统内时,患者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尽管目前已有全脑放疗(WBRT)作为标准疗法,但其疗效有限,且毒性副作用大。另一方面,血脑屏障极大地限制了给药效率,使得通常的药物难以起效。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患者就易遭受肿瘤向中枢神经系统的扩散,发生比例在一半以上,已上市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药物难以对此起到长久而稳定的药效。最近,阿斯利康(中国)亚洲及新兴市场创新医药研发副总裁张小

  • JCB:突破癌症保护屏障的新策略

    近日,来自美国莱斯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曾经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药物或许有望治疗乳腺癌和卵巢癌,如今科学家们就发现了能够促进肿瘤进展的复杂关联,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the Journal of Cellular Biochemistry上。

  • JMC:科学家成功改造抗癌药物结构 增强血脑屏障穿透能力

    来自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们对一种实验性药物的结构进行了改造,增强了这种药物穿过血脑屏障的能力,该研究以猴子为实验模型。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上。

  • Science子刊:可植入超声装置帮助化疗药物通过血脑屏障到达肿瘤

    最近来自法国的科学家们开发了一种超声装置并且对15名出现复发的成胶质细胞瘤病人进行了实验装置检测,科学家开发这种装置的目的在于突破血脑屏障帮助化疗药物到达脑部。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

  • JNEN:研究人员发现中风会损伤血脊髓屏障

    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调查了在啮齿动物模型中缺血性中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中风会导致血脊髓屏障(BSCB)长期受损,在脊髓中形成“有毒的环境”促使中风幸存者易受运动功能障碍的影响。

  • Nat Biotechnol:神经科学家开发穿过血脑屏障进行基因治疗的新方法

    如何穿过血脑屏障是医学治疗所面临的一个特别的挑战:由细胞紧密排列形成的血脑屏障将脑部与外部环境隔绝开来。虽然血脑屏障能够阻止有害化学物质以及细菌入侵我们的控制中心,但同时大约95%的口服和静脉注射药物也被血脑屏障所阻挡。这就导致医生在进行帕金森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治疗过程中,只能选择直接将药物注射到脑部,而这种侵入性方法需要在颅骨上钻孔才可以实现。

  • Radiology:重大发现!血脑屏障渗漏或和阿尔兹海默氏症发病直接相关

    来自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近日利用对比增强MRI技术在早期阿尔兹海默氏症患者中发现了特殊的血脑屏障渗漏情况,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Radiology上,该研究表明,增加血脑屏障的通透性或可揭示阿尔兹海默氏症早期的发病机制。

  • Nanomedicine:纳米载体跨越血脑屏障靶向治疗脑癌

    最近,科学家们在探索脑癌治疗手段的路上又有了新的突破。起初他们认为这一发现可能是一个测量错误,但事实证明该结果是真实的,而且将对脑癌的治疗产生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