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HIV新药!GSK二合一药物Dovato(多伟托®)疗效媲美多药方案且无病毒学失败,今年6月在中国上市!

  1. 葛兰素史克
  2. 辉瑞
  3. 盐野义
  4. ViiV
  5. 艾滋病
  6. Dovato
  7. 多伟托
  8. dolutegravir
  9. 拉米夫定
  10. 2药方案
  11. 多替拉韦

来源:本站原创 2021-07-19 01:39

Dovato(多伟托®)今年3月在中国获批,是全球首个单片完整2药方案,可用于一线和二线治疗。

2021年07月19日讯 /生物谷BIOON/ --ViiV Healthcare是一家由葛兰素史克(GSK)控股、辉瑞(Pfizer)和盐野义(Shionogi)持股的HIV/AIDS药物研发公司。近日,该公司在2021年第11届国际艾滋病协会(IAS)HIV科学会议上公布了来自3期SALSA研究的48周数据。结果显示,在已实现病毒学抑制且先前没有经历过病毒学失败的多样化HIV-1成人患者群体中,转换至单一片剂二药方案(2DR)Dovato(中文商品名:多伟托®,通用名:多替拉韦拉米夫定片,dolutegravir/lamivudine,DTG/3TC,50mg/300mg)与继续接受当前至少由3种药物组成的广泛抗逆转录病毒方案(CAR)相比,在疗效方面显示出非劣效性,没有患者发生病毒学失败,没有患者产生耐药性。

SALSA研究人群提供了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接受当前常用的至少由3种药物组成的各种抗逆转录病毒方案(CAR)治疗的HIV-1成人感染者群体。这项研究包括了北美、欧洲、亚太地区、南美和非洲的120多个研究中心,包含了显著比例的女性患者(39%)、50岁或以上患者(39%)和不同种族背景的患者(59%白人,19%黑色,14%亚洲人)。

值得一提的是,SALSA研究是第2个证明Dovato疗效非劣效性和高抗药性屏障的转换治疗研究。来自SALSA研究的48周数据代表了一个多样化的患者群体,证明了转换至二药方案Dovato与继续接受至少3种药物组成的广泛治疗方案相比,在疗效方面具有非劣效性、安全性相当。这些数据加强了Dovato在转换治疗环境中的应用。

SALSA研究的主要研究员、巴塞罗那普约尔大学医院传染病科Josep Llibre博士评价称:“令人兴奋的是,有更多的数据重申了Dovato的疗效和高抗药性屏障,表明患者可以在服用更少药物的同时能够控制HIV。鉴于SALSA研究的人口统计数据代表了我们在日常实践中看到的HIV感染者,包括女性、50岁以上人群、一系列不同的种族群体,该项研究的结果特别有意义。这些发现给了医生另一个理由,让他们有信心将已实现病毒学抑制的患者转向这种双药疗法。”

Dovato(多伟托®)是一种完整、每日一次、单片、二药方案(2DR),由固定剂量的多替拉韦(DTG,50mg)和拉米夫定(3TC,300mg)组成。其中:多替拉韦是第二代HIV整合酶链转移抑制剂(INSTI),通过阻止病毒DNA整合至人体免疫细胞(T细胞)的遗传物质来阻断HIV的复制,拉米夫定则是一种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常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用于HIV感染的治疗。

Dovato于2019年4月率先在美国获得批准,适应症为:用于治疗感染HIV-1并且对整合酶抑制剂或拉米夫定无已知或可疑耐药的成人和12岁以上青少年(体重至少40公斤)患者。Dovato适用人群包括:初治(一线治疗)HIV-1感染者和已实现病毒学抑制的(二线治疗)HIV-1感染者。由于治疗的进步,HIV感染者现在已经可以期望和一般人一样长寿,但这类患者仍然面临着终身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维持病毒学抑制。Dovato是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个完整的、每日一次、单片、二药方案(2DR),能够从最开始治疗(一线治疗)时就减少对ARV药物的暴露数量,同时保持传统的标准三药方案的疗效和高耐药屏障。

在中国,Dovato(多伟托®)于2021年3月获批、2021年6月上市,该药是中国首个完整的、每日一次、单一片剂的艾滋病双药治疗方案,适用于治疗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 (HIV-1) 的成人和12岁以上青少年(体重至少40公斤)、且对整合酶抑制剂或拉米夫定无已知或可疑耐药的患者。与传统三联治疗方案相比,Dovato(多伟托®)既能减少HIV感染者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种类,也能达到经科学验证的病毒学抑制疗效。

SALSA是一项随机、多中心、对照、开放标签、平行组、非劣效性3期,在接受至少由3种药物(包括2种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和第三种药物)组成的当前抗逆转录病毒方案(CAR)治疗已实现病毒学抑制的HIV-1成人感染者中开展,评估了改用二药方案(2DR)Dovato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中,入组患者为HIV-1成人感染者,实现病毒学抑制(HIV-1 RNA<50拷贝/毫升)治疗6个月,既往无NRTI或整合酶链转移抑制剂(INSTI)耐药突变,无乙肝感染的证据。研究中,这些患者被随机分为2组,一组改用Dovato治疗,另一组继续接受其CAR,治疗直至第48周。主要终点是:基于意向性治疗-暴露(ITT-E,定义为参与研究的所有随机化患者)分析,治疗第48周HIV-1 RNA病毒载量≥50拷贝/毫升的患者比例(FDA快照算法)。

结果显示,该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在ITT-E分析中,基于第48周血浆HIV-1 RNA≥50拷贝/毫升的患者比例,转换至Dovato治疗与继续CAR在疗效方面具有非劣效性(快照病毒学失败:Dovato组0.4%,CAR组1.2%;调整后的差异:-0.8%[95%CI:-2.4%,0.8%])。此外,第48周病毒学抑制(血浆HIV-1 RNA<50拷贝/毫升)方面,Dovato与CAR也显示出非劣效性(病毒学抑制率:Dovato组94.3%[232/246],CAR组92.7%[229/247];调整后的差异:1.6%[95%CI:-2.8,5.9%])。研究结果显示,2组均没有患者达到方案定义的明确病毒性退出标准,因此没有报告出现耐药突变的病例。

Dovato组和CAR组的总体不良事件(AE)发生率相似(分别为:73%[180/246] vs 70%[172/247])。Dovato组和CAR组导致停药的不良事件发生率均较低(分别为:2%[5/246] vs 1%[3/247]),2组均未出现严重的药物相关不良事件。Dovato组的所有药物相关不良事件均为1-2级(即轻度)。Dovato组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体重增加(8%)、头痛(7%)和COVID-19(6%),而CAR组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头痛(7%)、上呼吸道感染(6%)和COVID-19(4%)。在第48周时,2组的空腹血脂变化很小,具有可比性。从基线检查到第48周,骨骼和近端肾小管生物标志物的变化通常有利于Dovato,表明当转换到Dovato治疗时,骨骼和肾功能得到改善或维持。2组在两个方向上观察到炎症生物标志物的微小变化,没有免疫激活或炎症的证据。

ViiV Healthcare研发主管Kimberly Smith表示:“在ViiV Healthcare,我们致力于确保我们的临床试验多样化,并代表全球HIV社区。SALSA研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令人兴奋的是,该研究的结果继续令人激动。SALSA是第二个证明Dovato非劣效性和高抗药性屏障的转换治疗研究,该研究中Dovato组没有患者出现病毒学失败。这些发现显示了Dovato对以前接受过多种不同治疗方案的患者的多功能性,巩固了其在HIV治疗范式中的地位。”(生物谷Bioon.com)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