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科学家”(共找到约500条相关新闻)
  • Cell及其子刊新突破:中国科学家成功开发SARS-CoV-2小鼠模型

    2020年6月3日讯 /生物谷BIOON /——动物模型对于病毒的病理学、疫苗开发和药物筛查至关重要。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模型是临床前实验常用的动物模型,但是费用昂贵、使用不便、需要的设施相对复杂,这限制了这种动物模型在SARS-CoV-2中的应用。小鼠模型是一种更理想的临床前实验模型,因为其价格便宜、更容易获得,同时饲养条件简单。但是小鼠并不表达SARS-C

  • 两篇Nature重大进展!中国科学家从病人体内分离出SARS-CoV-2特异性的中和性抗体!

    2020年6月3日讯 /生物谷BIOON /——由SARS-CoV-2引起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在全球暴发,是目前的全球卫生紧急事件,急需治疗性药物以及预防性疫苗缓解疫情。抗体是治疗COVID-19的有效药物之一,目前已有不少临床试验正在使用恢复的病人的血清进行治疗,但是这种方法难以批量生产,同时病人血清中的抗体数量繁多,特异性不确定,因此

  • Nature:中国科学家开发基于半球形视网膜的人造眼

    2020年6月3日讯 /生物谷BIOON /——据报道,一种人造眼球将密集的纳米级光传感器集成到一个类似半球形视网膜的组件中。它的一些感官能力可与它的生物对手相媲美。科幻小说中经常出现拥有人工眼睛的机器人,以及与人类大脑相连接以恢复盲人视力的仿生眼睛。人们已经花了很多精力来开发这种设备,但制造球形人类眼睛--尤其是半球形视网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严重限制了

  • JACI:中国科学家领衔的II期临床试验表明鲁索替尼可有效促进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康复

    2020年6月3日讯/生物谷BIOON/---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开发出的一种用于模拟致命的儿童免疫性疾HLH(hemophagocytic lymphohistiocytosis, 嗜血细胞淋巴细胞增多症)的转基因小鼠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可能会在拯救生命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这种基因工程小鼠品种的发明者之一---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癌症病理学家Gang

  • 中国科学家通过古人基因组数据探寻中国文明源流

     中国科学家通过研究距今7500年至1700年的55个中国北方古代人全基因组数据,为探索中国文明起源、形成和发展找到了基因方面的重要证据。该成果由吉林大学崔银秋团队联合北京大学、兰州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郑州大学、厦门大学、辽宁省文物与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与考古研究所、漯河市文物与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焦

  • 科学家构建世界首个间质性肺病风险预测模型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风湿科教授鲍春德研究团队构建了无肌病性皮肌炎相关间质性肺疾病的死亡风险预测模型(FLAIR模型)。据悉,这是国际上第一个用于预测此种疾病死亡风险的模型,它的建立不仅有助于早期识别高危患者,更重要的是可以根据该风险分层为患者提供精准的治疗方案,有利于大大降低该类患者死亡率。该研究成果近日发表于《胸》。据鲍春德介绍,无肌病性皮肌炎(

  • 科学家鉴定出胃肠道感染的季节变化特征

    每年与食源性感染有关的食品召回问题浪费了数不清的食品,并损失了大量的经济。对此,研究人员使用一种新开发的方法,确定了食源性感染的季节性高峰,可以用来优化食品检查的时间和地点。

  • 我国科学家发现新型广谱抗菌增效剂

       抗生素耐药是国际广泛关注的重大问题,新型抗生素替代是当前生物科学研究的一个热点。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畜禽重大疫病防控与高效安全养殖综合技术研发”重点专项支持下,中国农业大学朱奎教授和沈建忠院士研究团队发现一种新型线性短肽SLAP-S25,对多种革兰氏阴性菌均具有抗菌效果。日前,该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微生物学》上。该研究发现

  • Science重大突破!科学家在癌细胞中发现大量细菌!出现癌症特异性的菌群!

    2020年6月2日讯 /生物谷BIOON /——癌细胞是细菌的安乐窝。这个结论来自于对1000多个不同人类癌症的肿瘤样本的严格研究。这项由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人员领导的研究发现,从大脑到骨骼再到乳腺癌,所有癌症类型的细胞中都存在着细菌,甚至还发现了每种癌症中都存在着独特的细菌种群。研究表明,了解

  • 大分子突破血脑屏障,科学家们取得重要进展

     《科学》子刊《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同期报道了两篇由Denali Therapeutics公司发表的研究论文。论文中,这家生物技术公司介绍了一种全新的技术,能帮助大分子突破血脑屏障,进入大脑。这也意味着在40多年的不断尝试下,我们终于取得了可喜的进展。神秘的大脑屏障说到血脑屏障的历史,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