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Med:麻腮风三联疫苗和百白破三联疫苗可增强对严重COVID-19的保护

  1. T细胞
  2. MMR疫苗
  3. Tdap疫苗
  4. SARS-CoV-2
  5. COVID-19

来源:本站原创 2021-09-07 07:29

这些作者与克利夫兰诊所的合作者合作,还利用了一个大型的、有良好注释的COVID-19患者队列,并发现之前的MMR或Tdap疫苗接种与COVID-19严重程度的下降有关。

2021年9月7日讯/生物谷BIOON/---疫苗旨在通过创造记忆T细胞和B细胞来诱发强烈和持久的免疫反应。在儿童早期接种的麻疹-腮腺炎-风疹(Measles-Mumps-Rubella, MMR,也称为麻腮风三联疫苗)疫苗和每10年接种一次的破伤风-白喉-百日咳(Tetanus-Diphtheria-Pertussis, Tdap,也称为百白破三联疫苗)疫苗,已知会引起能引起预防这些疾病的保护性反应,这两种疫苗的名字就来自这些疾病。但是这两种疫苗可能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它们也可能引起交叉反应的记忆T细胞,能够对称为抗原的蛋白靶标做出反应,这些抗原也存在于其他导致疾病的微生物中,包括SARS-CoV-2中的病毒抗原。这个概念是,先前由MMR或Tdap疫苗接种产生的预先存在的记忆T细胞在SARS-CoV-2感染激活的情形下使免疫系统在应对SARS-CoV-2时有了先机,从而降低了严重COVID-19的风险。

为了研究MMR和Tdap疫苗是否对COVID-19提供额外的保护,来自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的研究人员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利用灵敏的新技术进行了实验室分析,以检测和描述T细胞对抗原的反应。他们应用这些技术测量了从COVID-19康复期患者和接种COVID-19疫苗的患者血液中分离出来的T细胞对SARS-CoV-2抗原、MMR和Tdap疫苗抗原的反应。他们与克利夫兰诊所的合作者合作,还利用了一个大型的、有良好注释的COVID-19患者队列,并发现之前的MMR或Tdap疫苗接种与COVID-19严重程度的下降有关。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8月13日在线发表在Med期刊上,论文标题为“Protective heterologous T cell immunity in COVID-19 induced by the trivalent Measles-Mumps-Rubella and Tetanus-Diptheria-Pertussis vaccine antigens”。


论文共同作者、布莱根妇女医院高级研究员Andrew Lichtman博士说,“我们克利夫兰诊所的同事观察到一种关联,即接种过MMR或Tdap疫苗的COVID-19患者进入重症监护室或死亡的频率要低得多。尽管以前的小型研究提示着存在有类似的关联,但我们深入的流行病学分析,加上我们的基础研究结果,表明这两种普遍接种的疫苗可能会保护人们免受COVID-19严重疾病的影响。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我们知道儿童和青少年的常规疫苗接种明显减少。我们的发现强调了儿童和成人常规疫苗接种的重要性。我们知道疫苗可以防止破坏性的疾病,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其中的一些常规疫苗对严重的COVID-19疾病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护。

这项新的研究是由一个意外的观察结果启动的。论文通讯作者、布莱根妇女医院的Tanya N. Mayadas和她的博士后研究员Vijaya Mysore博士及其同事们在使用COVID-19康复期血液的实验室实验中注意到,每当他们观察到T细胞对SARS-CoV-2蛋白的反应增强时,他们也看到它们对MMR和Tdap疫苗蛋白的反应增强,他们一直使用这些疫苗蛋白作为对照。在COVID-19康复者和接种SARS-CoV-2疫苗的未受感染者身上都观察到了这一点。

这种联系是由这些作者使用来自血液的高效抗原提呈细胞建立的,这些细胞装载SARS-CoV-2、MMR或Tdap抗原,并与来自同一个人的T细胞共同培养。利用单细胞RNA测序和对T细胞抗原受体的分析,这些作者观察到许多来自COVID-19康复者的T细胞表面上对SARS-CoV-2蛋白(Spike-S1和Nucleocapsid)作出反应的抗原受体与T细胞表面上对MMR和Tdap蛋白作出反应的抗原受体是相同的。这一发现表明存在着能对SARS-CoV-2抗原和MMR及Tdap疫苗抗原作出反应的T细胞克隆。


图片来自Med, 2021, doi:10.1016/j.medj.2021.08.004。

在第二项分析中,Mayadas及其同事们与克利夫兰诊所的调查人员合作,研究了流行病学证据。克利夫兰诊所团队利用在俄亥俄州或佛罗里达州的克利夫兰诊所卫生系统就诊的75000多名患者的数据进行了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这些患者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对COVID-19检测呈阳性。该团队使用了一种称为重叠倾向评分加权(overlap propensity score weighting)的统计方法,对曾接种MMR或Tdap疫苗的患者和未接种MMR或Tdap疫苗的患者的两种疾病严重程度结果(COVID相关住院和COVID相关进入重症监护室或死亡)进行比较。他们发现,以前接种过MMR疫苗的患者的住院率下降了38%,进入重症监护室/死亡的情况下降了32%。同样,以前接种过Tdap疫苗的患者的住院率下降了23%,进入重症监护室/死亡的情况下降了20%。

论文共同作者、克利夫兰诊所卫生系统首席研究信息官Lara Jehi博士说,“除了在COVID-19的背景下了解MMR和Tdap疫苗的潜在好处之外,这项研究还提供了加速研究的蓝图。在实验室中产生的生物医学假设可以通过在精心策划的真实世界数据(如克利夫兰诊所COVID登记处)中进行强有力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来探索。通过这种合作学习到的知识远远超过我们各自部分的总和。”

这些作者指出,虽然他们基于实验室的发现因流行病学观察而得到加强,但还需要开展进一步的研究工作来评估MMR和Tdap疫苗接种与COVID-19疾病严重程度之间的关系,以确定这种关系是否是一种因果关系。对疫苗接种和患者临床结果的前瞻性研究可能有助于区分相关性和因果关系。

Mayadas说,“关于COVID-19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预测,尽管MMR和Tdap不是COVID-19疫苗的替代物,但它们可能提供更大和更持久的保护,可能比单独使用COVID-19疫苗更能抵御新出现的SARS-CoV-2刺突蛋白变体。在没有COVID-19疫苗的地区,它们可以保护受感染的人不发生严重的疾病。”(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Vijayashree Mysore et al. Protective heterologous T cell immunity in COVID-19 induced by the trivalent Measles-Mumps-Rubella and Tetanus-Diptheria-Pertussis vaccine antigens. Med, 2021, doi:10.1016/j.medj.2021.08.00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