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柳叶刀子刊:又一种致病菌加入到耐药大“菌”的行列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2022-07-06 10:58

广泛耐药型伤寒不仅对氨苄西林、氯霉素和甲氧苄啶/磺胺甲恶唑等一线抗生素不敏感,而且对氟喹诺酮类和第三代头孢菌素等新型抗生素也越来越耐受。
伤寒是由伤寒沙门氏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其传染途径为粪口传播。人在感染后的主要症状为高烧,并伴有腹痛、严重腹泻、头痛、身体出现玫瑰色斑等,常称“伤寒热”。肠道出血或穿孔是其最严重的并发症。
伤寒症在我国和发达国家比较罕见,但这种被认为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古老细菌仍在给现如今的世界带来威胁。因为,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伤寒沙门氏菌血清型Salmonella typhi)对口服抗生素的耐药性一直在增长和蔓延。
发表在《The Lancet Microbe》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剑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领导的国际研究团队发现,目前,抗生素仍是有效治疗伤寒的唯一方法,但S typhi已形成广泛的耐药性,并正在迅速取代不具耐药性的菌株。卫生专家呼吁应加大力度对新一代抗生素的研发。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对2014年至2019年间在尼泊尔、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前瞻性肠热监测研究中分离出的3489株S.typhi菌株的基因组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测序,发现近年来广泛耐药性(XDR)伤寒菌已明显增加。
广泛耐药型伤寒不仅对氨苄西林、氯霉素和甲氧苄啶/磺胺甲恶唑等一线抗生素不敏感,而且对氟喹诺酮类和第三代头孢菌素等新型抗生素也越来越耐受。更糟糕的是,这些菌株正在全球迅速传播。
虽然大多数广泛耐药型伤寒病例来自南亚,但研究人员确定自1990年以来已发现近200例国际传播病例。
大多数菌株已传播到东南亚、东非和南非;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也发现了这种超级病菌。
该研究第一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学家Jason Andrews表示:“近年来,高度耐药的伤寒菌株的出现和传播速度确实令人担忧,这突显出扩大预防措施的必要性,尤其是在风险最高的国家。”
科学家们多年来一直在发出关于耐药性伤寒的警告,但这项新研究是迄今为止对伤寒沙门氏菌进行的最大的基因组分析。
2016年,研究人员首次在巴基斯坦发现了广泛耐药性伤寒菌株。到了2019年,这种菌株已成为巴基斯坦境内的主导基因型。
从历史上看,人们对付大多数广泛耐药伤寒菌株都是使用第三代抗生素,如喹诺酮类、头孢菌素和大环内酯类抗生素。
但到21世纪初,在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和新加坡,导致喹诺酮类药物耐药性的突变占所有病例的85%以上。与此同时,头孢菌素耐药性也在占据主导地位。
如今,只剩下一种口服抗生素:即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阿奇霉素,但研究人员表示,这种药的有效性可能也撑不了太久。
这项新研究还发现,对阿奇霉素产生耐药性的突变也正在扩散,正威胁着所有用于治疗伤寒的口服抗生素的疗效。
研究人员表示,虽然这些突变尚未进入到广泛耐药的S Typhi菌株的基因组中,但如果发生突变,这将是个更大的麻烦。
如果不治疗,高达20%的伤寒病例可能会致命,而如今全球每年有1100万例的伤寒病例。
作者写道:“最近出现的广泛耐药型和阿奇霉素耐药型伤寒沙门氏菌使迅速扩大预防措施变得更加紧迫,包括在伤寒流行国家使用伤寒结合疫苗。”
如今,抗生素耐药性已成为世界上主要的死亡原因之一,夺走的生命数量超过了艾滋病或疟疾。卫生专家呼吁,各国必须扩大伤寒疫苗的使用范围,并为新型抗生素的研究投资。
研究人员表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