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超级细菌”(共找到约145条相关新闻)
  • PNAS:新研究有助于消除超级细菌毒素对肠道的毒性

    近日,来自莫纳什生物医学发现研究所(BDI)揭示了超级细菌如何阻止肠道中的干细胞发挥其再生功能,进而导致潜在的严重疾病的机制。

  • 新药通过阻止细菌进化来狙击超级细菌

    2020年3月11日讯 /生物谷BIOON /——科学家们试图通过干扰细菌的进化来阻止抗生素耐药性的传播。科学家们可能已经发现了对抗耐抗生素超级细菌的新武器:阻止细菌进化的药物。耐抗生素细菌是那些即使在本应杀死它们的抗生素的猛烈攻击下仍能存活的微生物。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美国每年至少有280万人感染这种超级强大的抗药细菌或真菌。细菌进化

  • 关于“超级细菌”!这些研究成果值得一读!

    近年来,细菌耐药已成为世界抗感染治疗领域面临的严峻问题,而陆续出现的抵抗多种抗生素的"超级细菌"也逐渐受到全球的关注,目前全球每年死于超级细菌感染的人数大约为70万,如果科学家没有研发出新型的抗生素来控制超级细菌蔓延的话,预计到2050年,全球因感染超级细菌死亡的人数大约会达到1000万左右。近年来,科学家们在超级细菌研究领域进行了大量研究,同时也取得了很多

  • ACS nano:致命超级细菌是如何被消灭的?

    近日,赖斯大学,德克萨斯农工大学,比奥拉大学和达勒姆大学(英国)的研究人员表明,一类新开发的分子可在数分钟内有效杀死抗药性微生物。

  • Nature:发现一种阻止细菌生长的新毒素,有望抵抗超级细菌

    2019年11月11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一种新的杀菌毒素:Tas1,它有望抵抗超级细菌传染病。细菌将这种抑制生长的毒素注入到作为竞争对手的细菌中以获得竞争优势。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n interbacterial toxin inhibits target cell growth

  • Plos Genetics: 新研究有助于解决“超级细菌”耐药性的问题

    2019年10月22日 讯 /生物谷BIOON/ --最近,来自印第安纳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揭示了关键蛋白质在帮助细菌“吸收”环境中的DNA的机制。利用新的成像方法,科学家们首次看到细菌如何利用鞭毛与环境中的DNA结合。通过揭示该过程涉及的机制,该结果可能有助于加快研究阻止细菌感染的新方法。这项新研究发表在最近的《 PLOS Genetics》杂志上。文章作者,助理教授Ankur Dalia说:“细菌

  • 香港理工大学研制新抗生素或可对抗“超级细菌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理工大学(理大)团队通过创新抗菌机制,成功研发新一代候选抗生素Nusbiarylins化合物,有力抑制多种细菌生长。研究已进入动物测试阶段,将来或有望用于对抗包括耐药性金黄葡萄球菌(MRSA)等的“超级细菌”。抗生素耐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耐药性(即抗药性)的一种。指原来对某抗生素敏感的生物(尤为病原微生物),经突变后,变成对其高度耐受的特性。抗生

  • Bioorganic Chemistry:新型抗生素能够杀伤“超级细菌

    2019年9月25日 讯 /生物谷BIOON/ --世界卫生组织已宣布耐药性是2019年对全球健康的最大威胁之一,其中MRSA成为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尽管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大量的药物研发投资,但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寻找新抗生素的工作一直没有进展。最近,香港中文大学应等机构的研究团队开发的新型抗微生物剂“ Nusbiarylins”,被证明能够用于多重耐药细菌感染的治疗。(图片来源:Www.pix

  • 中国团队发现凝血因子或有助对抗“超级细菌

    一个中国团队9日发布报告说,他们发现凝血因子这种人体受伤后参与血液凝固的血液成分,有潜力在对抗多重耐药的“超级细菌”方面发挥作用。四川大学学者领衔的团队在中国科学院与英国自然出版集团合作出版的期刊《细胞研究》上发布报告说,他们发现凝血因子VII、IX和X除了在凝血过程中有重要作用,可能还可以对抗革兰氏阴性菌,其中包括绿脓杆菌和鲍曼不动杆菌等耐药性极强的“超级细菌”。革兰氏阴性菌的特点是具有由一层内

  • 悄无声息吃进“超级细菌

     抗生素耐药性感染对全球公共卫生、食品安全和经济发展造成威胁。为了防止这些感染,了解耐抗生素的细菌及其基因如何从肉类和植物性食品中传播至关重要。在近日举行的2019年美国微生物学年会上,研究人员展示了植物性食品是如何将抗生素耐药性传递给肠道微生物群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计,在美国每年200万例抗生素耐药性感染中,20%与农业有关。但是,这一数字是基于那些直接从吃肉中获得耐抗生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