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Cell:重大突破!我国科学家培育出亨廷顿舞蹈病模型

2018年4月1日/生物谷BIOON/---亨廷顿舞蹈病(Huntington's disease, HD)是一种遗传性神经退行性疾病,是由一种编码导致脑细胞死亡的毒性蛋白的基因引起的。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来自中国暨南大学、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吉林大学、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云南农业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构建出HD模型。他们预计这种HD模型可能是一种测试HD疗法的

以色列“纳米眼药水”为治疗近视带来希望,已在的身上完成试验

非常多的人在一生中会患有近视或远视。而最近一种由以色列 Shaare Zedek 医学中心与巴伊兰大学学者们共同研发的新型“纳米眼药水”给人们带来了视力矫正的希望,目前该眼药水已经成功修复了的眼角膜,而在未来有可能会用于人类临床试验。这款眼药水是“一种纠正顽固视力问题的全新观念。”根据《耶路撒冷邮报》的报道,本研究的参与者、来自 Sharre Zedek 医学中心的眼科医师 David Smad

胚胎后世界首例人羊嵌合体诞生 可培育人体器官

 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首次培育出了人羊嵌合体,为在动物体内培育器官用于人体器官移植铺平了道路。该项目的成功甚至可能帮助获得能调节血糖的健康胰腺,从而为治疗1型糖尿病提供了可能。尽管此前科学家已经成功培育了人嵌合体,使医学界对利用它们培育人体器官感到振奋,但并没有研究团队将这一成果更进一步。不过,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已经成功将胰腺移植到了小鼠体内,他们现在又首次将人类干细胞导入绵羊胚胎,获

细思恐极:人、人羊混种胚胎相继问世

去年,加州大学成功培育出混种“人胚胎”,引发极大关注,如今他们又成功完成了“人羊胚胎”,目的是解决器官移植难题,但也引发了伦理方面的担忧。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生物生殖学家Pablo Ross、斯坦福大学遗传学教授Hiro Nakauchi等人领导的团队去年培育的人胚胎中,人类细胞占0.001%,也就是每10万个细胞中,有一个是人类细胞,而现在的人羊胚胎中,这一比例已经提高到0.01%,也就是万分

STEM CELL REPORTS:体细胞克隆研究获进展

近日,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赖良学课题组的最新研究成果,以XIST Derepression in Active X Chromosome Hinders Pig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为题,在线发表在STEM CELL REPORTS(《干细胞报告》)上。该研究首次探讨了X染色体上长链非编码RNA XIST和组蛋白H3K9me对体细胞克隆胚胎发育

经过CRISPR改造的迷你 能精准攻克孩子的遗传病吗?

 2014年初,当Charles Konsitzke先生和Dhanu Shanmuganayagam教授第一次见面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会发展出后面一系列的事情。那只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一个活动。Konsitzke先生是威斯康星大学生物技术中心的管理员。Shanmuganayagam教授经营一家小型养厂,专门培育一种

中科院科学家培育出基因编辑瘦肉

 中国科学家23日宣布,他们利用基因编辑方法培育出一批健康的瘦肉,比正常脂肪少24%。这项工作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赵建国领导完成,论文发表在新一期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一些专家认为,这是一个重要进展。但也有人怀疑民众对基因编辑瘦肉的接受程度。赵建国研究团队通过新一代基因编辑工具CRISPR,向细胞内插入一种叫解偶联蛋白1(UCP1)的基因,减少脂肪沉积,增加瘦肉率,最终培育

科学家创制首例甲减模型

 先天性甲状腺激素功能低下症(甲减),是由甲状腺激素分泌不足导致的内分泌紊乱。世界范围内新生儿发病率高达1:1,400-1:2,800。临床上,20%-60%甲减患者表现出贫血或免疫缺陷等症状,但分子机制却不明确。甲状腺激素替代是治疗甲减患者的常用方法,然而,相关报道表明对一些严重的甲减且并发贫血的患者而言,服用甲状腺激素并不能完全治愈,这说明甲状腺激素严重缺乏带来的损害并不是完全可逆的

科学家对器官人体移植表示乐观

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大概有20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单就美国肾脏移植名单而言,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人数大约有10万人,而且其中许多人已等待多年。面对人体器官数量匮乏,可代替的器官移植给正在苦苦等待手术的患者带来了新希望。不过,虽然的器官因为大小和功能与人类相似,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移植到人体的异种器官,但几十年来相关临床实验一直受挫。上世纪90年代,科学家曾尝试异种器官移植,但却发现器官在人体内会被

研究利用基因测序分析中国北方家的驯化路线

 2017年8月10日的《科学报告》发表了一篇名为Origin and dispersal of early domestic pigs in northern China的文章,利用基因测序分析了中国北方家的驯化路线。粉红色,肉墩墩,娇憨憨,大家熟知的的形象,是人类驯化的结果,和它们青面獠牙的祖先相去甚远。最早是谁驯化了家?我们餐桌上的肉,又有多少基因来自这片土地?科学家们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