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意识”(共找到约99条相关新闻)
  • 你能控制你的意识吗?多巴胺可影响短时间内的决策能力

    科学家在研究小鼠行为后指出,多巴胺可对我们在短时间内采取行动或做出决策的可能性产生重大影响。图为小鼠大脑,蓝色代表单个细胞的细胞核,绿色代表多巴胺神经元。科学家指出,多巴胺可以精确控制我们在短时间内做出的决策,只要测定制定决策前大脑中的多巴胺水平,便可准确判断决策结果。据国外媒体报道,想象一下在吃自助餐时,你本来看中了一块披萨,却在最后一秒钟又瞄上了一块牛排,迅速夹了一块到盘子里。美国圣地亚哥索尔克生物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也许是多巴胺赋予了你这种

  • 科学家发现受训恒河猴有自我意识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非人灵长类研究平台的龚能博士团队与蒲慕明院士合作,通过一种新的视觉-本体位置偶联训练方法,发现经过训练的恒河猴自发地表现出镜像自我识别的能力。相关成果日前在线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自我意识作为人类最重要的高等认知功能之一,其神经机制并不清楚,其中一个重要的限制就是动物模型缺乏。能够识别镜中的自我被认为是验证自我意识的有效手段,镜前的"标记测试",即在被试不知情的条件下在其脸上涂上颜料标记,看

  • 人类智力未必如想象中独特:少数几种动物或有自我意识

    我们的大脑有将近1千亿个神经元,因此人脑相对身体来说可谓非常庞大。我们的大脑有将近1千亿个神经元,因此人脑相对身体来说可谓非常庞大。喜鹊是认知能力最出色的鸟类之一。喜鹊是认知能力最出色的鸟类之一。据国外媒体报道,一家画廊外排了许多客人,但它们可不是普通的观光客。事实上,它们此前从未见过绘画作品。但在稍加训练之后,它们便培养出了独特的审美。只见在各个房间中穿梭,要么在毕加索的画作前驻足,要么流连于莫奈笔下梦幻的画面。这实在令人惊诧,因为它们的大脑比

  • 大脑是如何产生意识的?可能是靠“猜”

    我们的大脑可能是把自己的预测与感知到的信息结合到一起,形成了感知意识

  • 科学家找到大脑负责意识的关键区域

    意识(consciousness)自古以来都是人类不断思考的哲学问题,但科学方面对意识生理机制的解释却几乎为零。哈佛医学院和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在几十年研究的基础上,指出了大脑中负责意识的关键区域。神经学认为意识(consciousness)由两部分组成:知觉(awareness)和唤起(arousal)。之前的研究认为脑干负责唤起。负责知觉的脑部区域比较难找,但大概藏在负责较高级功能的大脑皮层的某个区域。成亿神经元之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的关

  • 3M助力深圳当地医院加强感染控制 提升健康防护意识

    -爱护佳医院感染防控周中国行活动持续升温 深圳2016年8月1日电 /美通社/ -- 近日,3M爱护佳医院感染防控周中国行活动来到了深圳,并在深圳儿童医院开展了一系列以感染防控为主题的培训和互动活

  • 世界过敏性疾病日:“隐形”过敏患者占多数,需增强诊疗意识

    北京2016年7月7日电 /美通社/ -- 2016年7月8日是第十二个“世界过敏性疾病日”。近年来,过敏疾病高发,但公众对过敏疾病的认知薄弱,仍然存在着很多“隐形”的过敏患者。为此,西安杨森举办了一系列过敏疾病患者教育及公益活动,旨在普及过敏性疾病的知识和增强诊疗意识。 过敏疾病危害大,“大题小做”后患多 近年来,全球过敏性疾病发病率逐年递增,患者群体达世界总人口的两至三成[1]。

  • 我国哮喘患病率增速明显 多数患者缺乏自我管理意识

    本报讯 (记者谭 嘉)5月3日是世界哮喘日,今年主题仍是已保持10年不变的“哮喘是能够控制的”。中国哮喘联盟、全国哮喘研究协作组当天在京联合主办2016世界哮喘日新闻发布会。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哮喘联盟总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林江涛教授在会上表示,过去10年,我国哮喘患病率明显增高,但多数患者对疾病认知不足,管理程度低。中国哮喘联盟2013年一项覆盖全国7个大区8个省市、样本量超过16万人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哮喘

  • 【Nature盘点】多篇亮点研究揭示迷幻药如何影响机体意识

    --如今,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设计了一种新型图谱,该图谱清晰呈现了迷幻药麦角酸酰二乙氨(LSD,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对人类大脑的影响,同时研究者还进行了一系列实验检测了该药物如何引发机体特有的致幻觉效应

  • 科学家破解意识觉知路线图

    意识觉知的路线图已被破解。既然人们已经知道哪个大脑通路控制一个人是清醒还是无意识,便有可能将其从植物人或微意识状态中唤醒。2007年,研究人员利用深度脑部刺激将一名男性从微意识状态中唤醒。“这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Jin Lee表示。这名28岁的男性在6年前的街头抢劫中遭受严重脑部创伤。在接受治疗前,他无法交流,并且无法自主控制四肢。随着医生刺激他的丘脑——向大脑周围发送信号的中央枢纽,其语言和行动能力逐渐恢复。不过,以类似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