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药产业 » 精准靶向新时代 在研新药BLU-667有望带来治疗变革

精准靶向新时代 在研新药BLU-667有望带来治疗变革

来源:药明康德 2019-12-23 21:43




过去两年,随着美国FDA批准了三款“不限癌种”疗法,人类癌症治疗已经从“针对癌种”迈入“针对特定基因”的精准靶向新时代。作为“不限癌种”疗法的重要信号通路之一,RET致癌基因存在于多种癌症中,但迄今患者还没有等到一款能够精准靶向RET融合或突变的治疗手段。
2019年,这一领域迎来曙光。专注于精准靶向疗法的Blueprint Medicines开发的一款高选择性RET抑制剂pralsetinib(代号BLU-667),以出色的研究数据备受瞩目,有望为RET变异癌症治疗带来积极变化。目前该候选药物正在开展全球1/2期临床试验,主要针对RET变异的晚期实体瘤患者。今年8月,该候选药物也在中国完成首例患者给药。根据该公司新闻稿,pralsetinib最早有望于2020年获得美国FDA的批准上市。
罕见致癌基因的发现
RET是一种较为罕见的致癌基因。1985年,科研工作者在研究T细胞淋巴瘤的过程中首次发现了RET(Rearranged during transfection)基因。它位于人体10号染色体的长臂上,编码一个受体酪氨酸激酶。该受体跨越细胞膜两侧,通过形成蛋白复合体完成信号传导。RET蛋白在肾、肠胃系统的发育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之后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一基因的变异影响多种癌症的发生、发展和转移。1990年,科学家首次发现RET基因改变与甲状腺乳头状癌的发生有关。根据描述,RET基因中间断裂后会与不同基因发生融合,进而形成了驱动肿瘤增殖的融合基因。至2012年,研究者在最致命的癌种之一——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也发现了这一变异。
数据显示,在NSCLC患者中,发生RET融合的患者约占1%-2%。而在晚期甲状腺髓样瘤(MTC)患者中,这一比例高达90%。此外在结直肠癌、乳腺癌、胰腺癌等多种癌症里,也有小概率会出现RET基因改变。综合来看,RET基因变异已成为“不限癌种”疗法的又一个重要靶点。
然而,目前全球并无任何可选择性靶向RET突变或融合的抗癌药物获批。虽然有几款已上市的多激酶抑制剂(MKIs)药物能够起到一定抑制作用,但它们靶向特异性不高,对RET活性的抑制效果有限,也可能因脱靶效应而产生毒副作用。以发生RET融合的NSCLC治疗为例,这些MKIs药物的客观缓解率(ORR)在28%~47%之间,且肿瘤很快会产生耐药突变。
因此,携带RET突变、融合和相关耐药突变的病患人群急需新颖、高选择性的RET靶向抑制剂。
高选择性靶向RET激酶抑制剂出世
2011年,致力于开发精准靶向疗法的Blueprint Medicines启动运营后,很快瞄准了这一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他们决心找到一款靶向RET的高效、选择性激酶抑制剂。
任何一款精准靶向药物的发现,都非易事,而是充满了挑战。为了更高效地寻找精准靶向候选药物,Blueprint Medicines的设想是:建立一个高质量的激酶抑制剂库,不对它们设置特定的靶标,并预先检测它们对所有人类激酶的选择性。基于这项基础工作,一旦发现新的激酶疾病驱动因素,就能在库中迅速找到特定药物发现的起始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Blueprint Medicines化学团队实现了最初的设想,pralsetinib就是基于公司激酶抑制剂库的起点而发现的首批候选药物之一。在这个过程中,该公司团队做了大量努力,建立的激酶抑制剂库含10000多种对一系列激酶具活性的化合物分子,这些分子有100多种不同的化学支架结构,能够覆盖人体内大部分激酶组。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已经检测了每种化合物对450多个激酶的活性。
因此,在确定了RET靶标后,Blueprint Medicines团队得以迅速从五种极具潜力的化学支架结构中确定了若干化合物。这些化合物的共同特点是:与其他激酶相比,它们对RET蛋白激酶具强效和选择性。与此同时,这家公司还通过晶体结构检验和体外耐药筛选,分析了潜在的耐药突变。
最终,pralsetinib脱颖而出,在靶向RET突变、融合及预期耐药机制方面显示出良好治疗前景。临床前研究显示,pralsetinib对RET的选择性是大多数经检测激酶的100多倍,而且对常见的RET融合、突变和预期的耐药突变也有很强的活性,能够强力抑制NSCLC、MTC和结直肠癌的生长,其中包括对其他MKIs产生耐药的肿瘤。此外,它在安全性上也表现良好。这些优势使它很快通过了临床概念验证,进入到了临床开发阶段。
新药开发,往往是与时间赛跑。在提交pralsetinib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的关键时间点上,药明康德研发服务部(RSD)助力Blueprint Medicines提前数周完成了药物合成,并对放大工艺进行了一些关键优化。
Blueprint Medicines药物化学部高级副总裁Timothy Guzi博士称赞道:“药明康德化学团队为我们的研发管线做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对pralsetinib等化合物的工艺优化。”药明康德与Blueprint Medicines已经有长达5年的合作历史,目前双方针对多个在研化合物的研发合作还在持续进行中。
潜在的“颠覆者”,迎来上市的曙光
2018年,pralsetinib像一匹黑马闯入了大家的视线。Blueprint Medicines宣布了这款候选药物在治疗携带RET基因突变的癌症患者的1期临床试验的早期结果。出色的临床数据吸引了各大媒体的关注。
今年6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上再次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Pralsetinib全球1/2期临床最新研究数据证明了它的抗癌潜力。截至2019年4月28日的数据显示,在35名可评估的经含铂化疗的RET融合NSCLC患者中,有1名患者完全缓解、20名患者部分缓解,pralsetinib的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60%,疾病控制率(DCR)更是达到了100%。这意味着,在截止日期的数据中,所有可评估患者都能够获得疾病的控制,60%患者能够实现30%或更多的肿瘤缩小。而且,它的活性不仅限于肺癌,也表现在包括MTC在内的RET突变患者中。RET融合的NSCLC患者和RET突变的MTC患者接受每日一次,一次400 mg的起始剂量。在所有患者中,pralsetinib具有良好的耐受性,研究者报告的大多数不良事件为1级或2级。Pralsetinib有望成为与RET突变或融合相关癌症领域的一颗新星。
在pralsetinib的临床开展过程中,有很多感人至深的患者故事。其中一位参与pralsetinib临床试验的患者曾真实记录了他的治疗过程。他有一段话触动人心:“任何一个有效药物的诞生都凝聚着众多研究者的心血,无数次的失败才有了最后的成功。”就以pralsetinib为例,这款候选药物源于Blueprint Medicines的化合物库,其中包括10000多个化合物,涵盖100多种不同化学支架结构,它们在实验室里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测试。直到今天,pralsetinib还在临床试验过程中,尚未在全球任何国家或地区获得批准。
此外,2018年6月,基石药业与Blueprint Medicines宣布达成独家合作及授权许可协议,推进三款候选药物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的开发和商业化,pralsetinib是其中之一。Blueprint Medicines保留了这三种候选药物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开发和商业化权益。目前,pralsetinib正在进行一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1/2期注册临床研究,针对RET变异的NSCLC、MTC和其他晚期实体肿瘤患者。根据基石药业近期声明,中国在该临床研究中的首例患者已在今8月完成给药。
目前,pralsetinib已获得多个监管上的资格认定。2018年4月,该候选药物获得美国FD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以治疗RET重排的NSCLC患者。今年2月,Blueprint Medicines宣布,该候选药物获得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用于需系统治疗且无替代治疗方案的RET突变MTC患者。今年5月,Blueprint Medicines再迎喜讯,pralsetinib获得FDA授予的另一项突破性疗法认定,以治疗经含铂化疗失败的RET融合阳性的NSCLC患者。目前,该候选药物的全球1/2期临床正在进行中。如果得到美国药监局的批准,该候选药物有望于不久的将来实现在美国上市。(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