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小麦”(共找到约500条相关新闻)
  • “基因驱动”能除小麦赤霉病?

     镰刀菌是每个麦农的心腹大患,它能引起小麦赤霉病、大量毁坏庄稼,并产生一种对人畜有害的毒素污染谷物。近日,澳大利亚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新策略以对抗小麦赤霉病病原。在实验室中,他们使用了一种名为“基因驱动”的基因组改变技术去除这种真菌基因。这是研究人员首次使用基因驱动来控制植物中的病原体。相关论文发表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真菌病

  • Science:我国科学家领衔发现野生小麦草中的保护性基因Fhb7可阻止镰刀菌枯萎病

    2020年4月14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山东农业大学、诺禾致源公司、山东农业科学院、烟台大学、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美国农业部研究所、普渡大学和以色列海法大学的研究人员在野生小麦草(wild wheatgrass)中发现了一种保护性基因,该基因有望阻止小麦和大麦作物患上镰刀菌枯萎病(fusarium head b

  • 小麦“癌症”克星是它

     小麦赤霉病,是世界范围内极具毁灭性且防治困难的真菌病害,有小麦“癌症”之称。令人振奋地是,我国科学家在攻克小麦赤霉病上已迈出了关键一步。山东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山东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小麦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孔令让及其团队从小麦近缘植物长穗偃麦草中克隆出抗赤霉病主效基因Fhb7,并成功将其转移至小麦品种中,首次明确并验证了该基因在小麦抗病育种中不仅

  • 研究发现新类型小麦抗白粉病基因

    近日,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刘志勇研究组和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李洪杰研究组合作报道了一个中国普通小麦地方品种中罕见的TKP蛋白突变Wheat tandem kinase 3 (WTK3),获得了小麦抗白粉病功能。通过正向遗传学的方法,从中国小麦地方品种“葫芦头”中图位克隆了小麦抗白粉病基因Pm24,该基因编码一个具有串联激酶结构域的蛋白WT

  • JAFC:比较远古小麦与现代小麦对肠道健康的影响

    由于担心谷蛋白敏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避食用小麦。现在,研究人员在ACS的《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杂志上的报道显示,与远古小麦相比,流行的现代品种不会损害小鼠的胃肠道健康。

  • 科学家利用一个有3000年历史的埃及埃默小麦基因组揭示了传播和驯化的历史

      近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等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在Nature Plants上发表了题为“A 3,000-year-old Egyptian emmer wheat genome reveals dispersal and domestication history”的文章,通过分析一个有3000年历史的埃及埃默小麦基因组,发现了小麦传播和驯化的历史。四倍体二粒小麦(Tritic

  • 中外科学家找到小麦抗“黄疸病”新基因

    中外科学家联手从小麦祖先物种之一的节节麦中找到了抗条锈病的新基因YrAS2388,并将该基因导入到普通小麦。这为有效防治被称为“黄疸病”的小麦条锈病提供了新途径。由四川农业大学与山东农业大学、爱达荷大学、华盛顿州立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等高校合作完成的这一研究成果,近日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通讯》上发表。小麦条锈病是一种发生普遍、蔓延快、危害大的真菌病害,其损伤小麦叶片、影响小麦籽粒发育,降低籽

  • 中国科学家破译距今约3800年古小麦全基因组

     小麦进入中国后是如何传播扩散的。中国科学家近期在古代小麦研究领域取得重大进展,成功测定并分析了首例距今约3800年的小麦全基因组序列,证明了古代小麦与中国西南地区现存的普通小麦地方品种的密切关系,提出普通小麦从青藏高原边缘到长江流域的扩散路线。这项研究系古代小麦基因组研究的首次尝试,为理解东西方文化交流以及农业传播提供了跨时间维度的直接证据。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

  • 我国育成高产高筋优质小麦新品种

     5月12日,记者在河南新乡举行的“中麦578”现场观摩与产业对接会上了解到,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和棉花研究所合作20年培育的“中麦578”,具有优质强筋且品质稳定性好,高产早熟抗寒抗倒伏,适应性广,条锈病和白粉病轻,较耐穗发芽,耐高温等特点,适宜在黄淮南片和北片大面积种植。近20年来,消费者对主粮作物的品质与营养更为关注。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不仅要吃优质面条和饺子,很多消费者还

  • 研究揭示糖基化和磷酸化修饰介导小麦开花的新机制

     冬小麦开花需要长时间环境低温的诱导,该过程称之为春化作用。不同冬小麦品种的春化特性及其与冬春季气温适应程度会直接影响其产量。到目前为止,许多春化相关基因VRNs相继被克隆和研究,但人们对春化时间的衡量以及春化感知机制并不十分清楚,影响了冬小麦分子育种的开展。氧-乙酰氨基葡萄糖(O-GlcNAc)修饰以及磷酸化修饰调控了植物体内许多重要的生理过程。但因为O-GlcNAc修饰和磷酸化修饰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