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现有药物是否能有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看看科学家们怎么说!

现有药物是否能有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看看科学家们怎么说!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3-29 21:34

2020年3月29日 讯 /生物谷BIOON/ --几个月,甚至几年,用来治疗COVID-19的药物或许都不会在药店上架,但如今有数千名患者在医院和诊所中进行治疗,因此,临床医生正在寻找已经获批用于治疗其它疾病的药物是否能有效治疗COVID-19。疟疾,艾滋病毒和关节炎似乎与SARS-CoV-2没有太多共同点,但为这些疾病开发的药物显示出了在大流行中对抗呼吸系统疾病的某些希望。以下是一些被测试的药物的详细介绍,研究人员想观察其是否对COVID-19有效。

图片来源:CC0 Public Domain

氯喹(chloroquine)

近一个世纪以来,这种药物一直用于治疗疟疾患者,其是奎宁的合成版本,是一种天然化合物,自17世纪初以来,人们就从金鸡纳树的树皮中提取这种化合物。研究者Karla Satchell表示,氯喹的作用原理是降低病毒进入细胞的效率,从而降低病毒的复制速度。为了对抗疟疾,该药物主要帮助毒化疟原虫属的一些血液寄生虫的消化系统,这些寄生虫通过受感染的蚊子传播给人类。

COVID-19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一种疾病,尽管如此,研究人员仍然认为,氯喹可以通过减慢病毒的传播速度来帮助这种新疾病的患者,其工作原理基本上是通过减少病毒利用细胞中某些部分的能力来使其自身进入靶点。

目前研究人员正在中国开展大约24项临床试验,以 测试氯喹是否能有效治疗SARS-CoV-2的感染,早期研究结果表明,其似乎能够降低病毒的复制速度,也有研究人员认为,其调节宿主免疫系统行为的能力或能帮助减缓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而细胞因子风暴是一种可能导致器官衰竭的致命性机体过度反应。

氯喹具有多项优势,众所周知,其对人体非常安全,尽管过量使用会导致药物中毒,同时其还很便宜,而且得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认可,最近特朗普要求FDA分析是否氯喹能有效治疗COVID-19,在临床前研究中,氯喹能有效治疗多种病毒感染性疾病,比如SARS、MRES和HIV等。

羟化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我们可以猜到,羟化氯喹与氯喹有着密切关联,其是一种潜在毒性较低的疟疾药物代谢物,能用来治疗某些特定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比如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研究者认为,这种药物能通过干扰免疫系统细胞之间的通讯来发挥作用,与氯喹一样,羟化氯喹或许也有助于帮助减缓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

目前临床医生正在利用这种药物对患者进行测试,他们认为,如果氯喹有帮助的话,那么羟化氯喹或许也有帮助,而最近一项实验结果似乎支持了这一理论,目前至少有7项临床试验在中国开展;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近日也开始了一项相关的临床试验,研究者Jakub Tolar表示,90天之后我们就会知道羟化氯喹是否能有效治疗COVID-19患者;研究人员在中国进行的早期临床研究也是非常有希望的,他们发现,羟化氯喹在实验室中能有效抑制SARS-CoV-2的感染。

图片来源:tasnimnews.com

与氯喹一样,羟化氯喹也能在人类机体中安全使用,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其一直在市场上进行销售,特朗普要求FDA开始研究包括羟化氯喹在内的氯喹药物是否能有效治疗COVID-19患者,最近已经有6名缓和接受了羟化氯喹和阿奇霉素的联合治疗试验。

洛匹那韦(Kaletra)

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这两种抗病毒药物的组合能用于抵御艾滋病毒,如今,其已经被广泛使用了,而且目前全球有多项临床试验正在进行,这两种药物都是蛋白酶抑制剂,当其联合使用时,其具有不同但互补的作用;洛匹那韦能有效抑制病毒酶切割对HIV复制非常重要的蛋白,而利托那韦则能增强细胞中洛匹那韦的药物浓度。

如今研究人员想知道,这种药物组合方式是否能以相似的方式来干扰SARS-CoV-2的病毒生命周期;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上述两种药物组合似乎在治疗严重COVID-19患者上并无益处,虽然这对于药物前景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但研究人员也非常佩服这种勇敢的尝试,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仅仅是一项研究,而其它临床试验或许最终会提供进一步的见解。

瑞德西韦(Remdesivir)

瑞德西韦由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发,其能用于对抗埃博拉病毒感染,但目前研究者并不能证明其有效,尽管如此,在细胞系和有限的动物试验中,研究者已经证明,瑞德西韦在治疗MERS和SARS上有一定的效果,由于MERS和SARS是由冠状病毒所引起的疾病,因此研究者认为,瑞德西韦或许也能用来治疗COVID-19。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瑞德西韦的作用机制,但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在冠状病毒复制期间,瑞德西韦似乎能有效阻断病毒RNA的复制。

最近,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杂志上的一篇病例研究表明,美国第一例COVID-19患者的病情恶化后,临床医生给予患者服用瑞德西韦,随后第二天患者症状明显减轻,疾病恢复了,那么这种药物是否真能有效治疗COVID-19,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多项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或许能够给出一些答案,目前NIH等多家机构已经开始了相关临床试验。尽管瑞德西韦仅能用于治疗部分COVID患者的治疗,但研究者并没有坚实的证据表明其能改善患者的临床治疗结果,后期相关临床试验或许能给出一定证据来表明该药物是否能真正发挥治疗效果。

图片来源:northcarolinahealthnews.org

氯沙坦(Losartan)

氯沙坦是一种高血压要去,其能通过抑制称为血管紧张素的激素与血管上的受体相结合,从而使血管放松从而来降低血压;研究者推测,氯沙坦或许能帮助治疗COVID-19患者,因为作为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其能阻断病毒进入细胞的位点。这种药物是明尼苏达大学研究人员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三种疗法的完美组合,但据NIH消息,目前研究人员还没有开始招募临床试验的研究对象。

其它治疗手段

研究者表示,重新利用已经投放在市场上的药物(至少证明其是安全的)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步,但这些药物或许是一种“钝器”;因此研究人员也在不断深入研究该病毒,以期开发出更具靶向性的治疗方法。研究者Satchell及其团队就正在深入研究病毒的蛋白和其它结构,他们希望能开发出新型药物来抵御病毒感染,目前他们正在研究靶向作用病毒用于复制所需要的分子机器。她表示,如果你走到一台机器前,将螺丝刀插在某个地方,机器就会被迫停止工作,但关键是我们要弄清楚螺丝刀被插到了什么地方,以及其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或许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关键。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我们能够得到一种药物,但缺点是必须从头开始,而且向公众推出一种药物或许需要更长的时间。

幸运的是,科学家们还能利用诸如MERS和SARS等病毒来进行相关研究,由于SARS-CoV-2和MERS、SARS病毒在基因组上非常相似,研究人员或许就能快速高效地对SARS-CoV-2的致病机制进行研究;及时在当前大流行结束后继续相关研究对于后期预防病毒的爆发和传播也至关重要。如果在相关工作中,研究人员发现了有效的药物,那么或许我们就能有效治疗COVID-19了,同样地,即使将来引起爆发的病原体略有不同,在SARS-CoV-2上开展的相关工作或许也可能会有用。最后研究者表示,我希望我们能从这次疫情中吸取教训,即使危机消失后,相关的研究也应该进行下去。(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Coronavirus drugs: Where we are and what we know

by Amina Khan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