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组学 » Science:冠状病毒的全球肆虐正在影响着全球科学界?

Science:冠状病毒的全球肆虐正在影响着全球科学界?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2-22 10:34

2020年2月22日讯 /生物谷BIOON /--如今,冠状病毒在中国的流行迫使纽约大学上海分校的加拿大神经科学家Jeffrey Erlich在自己的科学与对员工的担忧之间做出权衡。Erlich在附近的一所大学做动物实验。作为控制这种被称为COVID-19的疾病的努力的一部分,那里的官员已经要求他停止研究,并尽可能少用工作人员来照顾他的动物。但他正在训练老鼠和其他物种完成非常复杂的任务;这次中断可能会让他的工作倒退6到9个月。他说:"很难在实验室的研究效率和员工的安全和舒适之间找到平衡。当你把多年的工作投入到实验中,你该如何界定什么是最重要的?"

Erlich只是中国数千名工作受到影响的科学家之一。全国各地的大学自1月25日以来一直关闭。实验室的使用受到限制,项目被搁置,野外工作被中断,旅行被严重限制。世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也感受到了这种影响,与中国的合作暂停,许多科学会议被取消或推迟,其中一些远在6月。

与这种病毒对人类造成的痛苦相比,对研究的损害显得微不足道。在本文发稿前,病例总数已经上升到73332例,其中99%发生在中国,1873人死亡。不过,对于个别研究人员来说,这种损失可能是严重的,而且会带来压力。"基本上,一切都完全停止了," John Speakman说,他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经营着一个动物行为实验室。"破坏是巨大的。员工的压力真的很大。"但是斯皮克曼说,他理解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关闭大学和研究所。"这很烦人,但我完全支持他们的做法。"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在疫情爆发的中心湖北省的武汉和其他城市,这种中断尤其严重。这些城市几乎与外部世界完全隔绝。武汉江汉大学(Jianghan University)动物行为学教授Sara Platto表示:"我现在比疫情爆发前工作得更多。"但她面临的主要障碍是:住在校园里的教师和学生都被限制在公寓里,而住在校外的Platto每3天只能出去一次。她与北京的同事一起研究这种新病毒与另一种从穿山甲身上分离出来的冠状病毒的关系。但是她正在写的一篇论文被推迟了,因为她的笔记在她的办公室里,她回不了校园了。

其他城市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北京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古生物学家Jingmai O'connor说:"不幸的是,这种病毒在工作中非常令人讨厌。没有人负责收集,没有人签署文件,所以事情无法完成,海外旅行被取消。没有样本可以被分析,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我们的电脑上对已经存在的数据进行处理,这真糟糕!"

中国的一些研究人员已经从实验室转向了写论文和资助申请。中国国家科学基金将资助申请的截止日期推迟了几周,给了研究人员迎头赶上的时间。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增加了在线课程,以保证学生按时上课,这也让科学家们很忙。中科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中心的神经学家蒲慕明说,他每天教授2小时的神经生物学课程:"令人惊讶的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收听。"

中国的封锁远在半个地球之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可再生能源研究员Daniel Kammen说,这阻碍了他的实验室帮助在中国各地建立绿色交通项目的努力,包括推出电动出租车。

但致力于与COVID-19作战的实验室正在超速运转。在清华大学,Zhang Linqi已经从艾滋病病毒转向新型冠状病毒;他的实验室成员甚至决定放弃上个月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我们决定通过研究来庆祝它,"张说。研究小组合成并描述了冠状病毒表面的"尖峰",这是一种帮助它进入人类细胞的蛋白质;张的实验室已经与工业合作伙伴一起开发了一种针对这一蛋白的疫苗。世界其他地方的无数传染病实验室也暂停了他们的常规工作。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Christopher Dye表示:"主要影响在于,我们需要对工作进行分类,在帮助中国同事分析大量新COVID-19数据的同时,将其它项目推到次要位置。"

图片来源:Feature China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病毒的传播打乱了许多科学会议的计划。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多个项目被取消或推迟--不仅在中国,在亚洲和欧洲的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其中包括国际干细胞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tem Cell Research)定于3月在上海举行的国际研讨会,以及4月初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二届ECS能源材料研讨会。原定于2月20日至24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传染病大会的组织者推迟了会议,他们说,目前首要任务是在本国抗击冠状病毒疫情。

人们还越来越担心,这种流行病可能会扰乱全球药品供应。据估计,中国和印度生产了所有活性药物成分的80%,这些成分是抗生素和治疗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药物的原材料。随着许多中国工厂关闭,库存可能会出现短缺。"现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的负责人Michael Osterholm说道,该中心专门研究药物的有效性。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负责获取药品和保健产品的助理总干事Mariangela Simao表示,世卫组织认为,COVID-19不会影响基本药物供应的"直接风险"。Simao的团队每天都与国际医药协会保持联系,追踪会员公司的运输中断情况。她说,许多公司在春节前囤积了2到4个月的产品。虽然湖北有一些制药公司,但上海和中国其他地区受影响较小的公司要多得多。但是Simao指出,如果病毒得不到控制,情况可能会改变。"这完全取决于疫情如何演变。"(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Robert F. Service. Coronavirus epidemic snarls science worldwide. Science  21 Feb 2020: Vol. 367, Issue 6480, pp. 836-837 DOI: 10.1126/science.367.6480.836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