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学术腐败 » 《科学家》杂志评选出2019年十大论文撤回事件

《科学家》杂志评选出2019年十大论文撤回事件

来源:本站原创 2019-12-30 12:45

2019年12月30日讯/生物谷BIOON/---又过了一年,又有1433篇论文(数量还在增加)撤回。《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已存在10年头了。就像往常一样,它报道了一个新的记录,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还有一些离奇的事件。当然,它也报道了一些值得效仿的行为。以下是本年度最热门的撤回报道,排名不分先后:

1.当研究人员在2018年9月报道他们找到了一种将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CAR-T)疗法用于治疗实体瘤的巨大潜力释放出来的方法时,肿瘤学领域一时沸腾不已。但是,好景不长。这项发表在Nature期刊上的研究的批评者很快就开始找出其中的漏洞,指出这篇论文中的一些图片存在问题。Nature期刊起初提醒读者,它正在调查这项研究的有效性,但是在今年2月,该期刊认为别无选择,只能撤回这篇论文,理由是“图形表示和数据存在问题。” 这一撤回也殃及城鱼:NEJM期刊撤回了2019年1月发表在该期刊上的一篇引用了这篇Nature论文的综述文章。

2.当Pediatric Research期刊在今年9月撤回了Erin Potts-Kant及其同事们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时,这篇论文成为这名前杜克大学研究员的第18篇被撤回的论文。但是,今年这家研究机构的官员可能会考虑一个更大的数字:1.125亿美元。这是在一名举报人指控Potts-Kant曾在数十笔向学校提交的经费申请中使用伪造数据之后,杜克大学同意向美国政府支付的金额。这位举报者获得了将近3400万美元的奖励。

3.说到数字,据我们所知,一家不幸的期刊不得不一口气撤回了434篇论文。这些论文已发表在Journal of Fundamental and Applied Sciences期刊上。2018年世界应用研究学会(Universal Society for applied Research)会议论文也发表在这家期刊上。但是在今年5月,Clarivate Analytics从Web of Science---这是彰显学术出版物受到良好管理的标志---上撤下了这家期刊,这促使这家学会召回这些论文并为它们寻找一个新的更有信誉的归宿。

4.随着今年大学贿赂丑闻在美国法庭上的展开,韩国也上演了它自己的狗血剧。引发争议的是Cho Kuk,他在辞职之前是韩国的司法部长,但是他帮助家人,尤其是他的女儿,在大学里获得不劳而获的特权而触发众怒。今年10月,也就是在Journal of Pathology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当时的名称为Korean Journal of Pathology)期刊撤回了他的女儿作为论文第一作者(当时是一名高中生)在200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后不久,他辞职了。据路透社报道,他的女儿上了釜山国立大学的医学院,在那里她两次考试不及格,但是成功地保持了上学资格,并获得了将近1万美元的奖学金。

5. 2018年10月,一群气候科学家在Nature期刊上发表了一份令人不安的报告,声称他们发现世界海洋的变暖速度比以前想象的要快得多。毫不奇怪,这项研究立即成为怀疑论者的攻击靶标,他们指出该分析是错误的。这些作者们迅速将它存在的潜在问题告知了Nature期刊。2018年11月,该期刊以表达关注的形式提醒了读者。但是今年9月,Nature期刊认为这项研究的不确定性太大,无法保留,于是撤回了这篇论文。这些作者说,他们计划校正他们的分析,然后将这项研究重新提交给另一家期刊。

6.若问撤回论文有多么令人痛苦,请想象一下英国剑桥大学的Steve Jackson的感受。在Jackson的合作者被发现犯有研究不端行为后,他发表在Science期刊和Nature期刊上的两篇论文在同一天就惨遭撤回。这两篇论文均被高度引用。该大学的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是,Jackson的合作者Abderrahmane Kaidi(2018年9月从布里斯托大学辞职)至少在其中一篇论文中捏造了数据。

7. Magnetochemistry期刊在今年早些时候撤回了新西兰一位有争议的心理学家的一篇论文之后,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了。这篇由Susan Pockett应邀发表的评论文章称,由于存在日益严重的利益冲突,政府有关射频辐射安全的报告失去了权威性。Pockett说,为了支持这一点,编辑要求她添加一些数据,为此,她通过购买现成的射频测量仪,站在公共汽车站测量环境辐射。这些测试并没有给至少一个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相反,这些读者的抱怨促使这家期刊移除了这篇论文,并写道这篇文章“没有任何科学贡献,Magnetochemistry期刊也不是发布此类‘观点’类型文章的合适论坛”。

8.当德国雷根斯堡大学心理学家Gesine Dreisbach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研究会议上遇到一个朋友时,她没想到会有坏消息。当时,Dreisbach与她的朋友兼同事分享了她的研究团队的一些数据,但她的朋友告诉她,2018年发表在Acta Psychologica期刊上的一篇基于这些数据的论文在用于评估研究结果的脚本中存在编码错误---这种错误严重到足以破坏整个分析。Dreisbach冲回实验室并进行检查:她的朋友是对的。一旦她知道这篇论文存在致命缺陷,Dreisbach就与该期刊联系并要求撤回。她谈到这一事件时说,“我们所有人立即明白,清晰和透明是处理这种错误的唯一方法。”

9.称他们为同行评审海盗也不为过。在审查过程中,印度的两名研究人员窃取了一篇论文,并以自己的名字发表在英国皇家化学学会(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出版的一家期刊上。 这篇于2017年发表在CrystalEngComm期刊上的论文表面上是印度高哈蒂大学的Priyadarshi Roy Chowdhury和Krishna G. Bhattacharyya撰写的。但是,根据这家期刊的说法,这篇论文与两名其他的科学家提交给Dalton Transactions期刊的论文手稿具有“惊人的相似性”,这两名研究人员中的一人是审查该论文手稿的评委。CrystalEngComm期刊撤回了这篇违规的论文。

10.“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一项研究。”今年4月,PLoS ONE期刊撤回了2017年发表在该期刊上的一篇有关正念(mindfulness)的论文,理由是这些作者(来自麻省总医院本森-亨利身心医学研究所)忽略了他们在这项研究中的商业利益,并且还犯了其他错误。这篇标题为“Standardised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s in healthcare: An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and meta-analyses of RCTs”的论文最初并未列出任何财务联系。但是心理学家James Coyne指控其中的一些研究人员在本森-亨利身心医学研究所任职,包括Herbert Benson本人,而且这篇论文似乎只是一篇几乎不加掩饰的实验性文章,旨在推销该研究所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他还指出,这篇论文的学术编辑在麻省总医院的伙伴哈佛医学院任职,这是另一场冲突。PLoS ONE期刊的评论与Coyne相一致,并且也发现了这一荟萃分析本身存在一些问题,并选择撤回这篇论文。(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The Top Retractions of 2019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the-top-retractions-of-2019-66852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