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两项临床试验显示CD4/6抑制剂可改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两项临床试验显示CD4/6抑制剂可改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来源:本站原创 2019-10-08 21:15

2019年10月8日讯/生物谷BIOON/---来自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报道的两项临床研究的新数据表明联合使用CDK4/6抑制剂和氟维司群(fulvestrant)可改善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女性患者的总生存期。
abemaciclib结构式。

这两项临床研究包括不同的患者群体以及用作不同治疗方案的不同CDK4/6抑制剂:Monarch 2临床研究在内分泌治疗失败且不考虑绝经状态的晚期乳腺癌患者中评估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和氟维司群的联合治疗; Monaleesa-3临床研究仅在绝经后患者中研究了一线或二线治疗方案:CDK4/6抑制剂瑞博西尼(ribociclib)和氟维司群的联合使用。

尽管这两种CDK4/6抑制剂(即abemaciclib和瑞博西尼)具有略有不同的治疗要求和毒性特征,但是这些研究结果为治疗医师针对每名患者提供了完整的CDK4/6抑制剂选择范围。

Monaleesa-3临床研究

Monaleesa-3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作为一线和二线治疗方案的CDK4/6抑制剂瑞博西尼和氟维司群联合使用可显着提高绝经后HR+ 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先前未接受激素治疗的女性患者以及对内分泌治疗产生抵抗性的女性患者均受益于瑞博西尼和氟维司群的联合治疗。

论文第一作者、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Dennis Slamon教授说,“这是一项重要的改变惯例的报道,这是因为我们如今谈及的是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复发之前服用CDK4/6抑制剂瑞博西尼也将提高总生存期,即便在出现转移性疾病时尚未接受任何内分泌治疗,也是如此。”

Slamon解释说,“一些专家总是认为,患者应该首先单独进行内分泌治疗,然后如果癌症复发,再服用CDK4/6抑制剂之类的药物。换句话说,患者可以从单独的内分泌治疗中获得最大的收益,直到随后的癌症复发时才使用CDK4/6抑制剂。Monaleesa-3临床试验的数据清楚地表明,如果绝经后患者提前接受这种CDK4/6抑制剂治疗,将会有非常显著的益处---不仅体现在已发布的无进展生存期上,而且还体现在这项新报道中公布的总生存期上---这是最难达到的终点,也是对疾病造成影响的最重要终点。”

意大利热那亚大学的Matteo Lambertini博士在评论这些新数据时表示,“Monaleesa-3临床试验报道了令人瞩目的结果,这进一步证实了在联合使用内分泌治疗和CDK4/6抑制的情形下,对HR+/HER2-晚期疾病患者的治疗取得了重大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所有患者都应广泛使用这种治疗方法。独特的是,Monaleesa-3是唯一使用CDK4/6抑制剂的临床试验,不仅涵盖对内分泌治疗敏感的患者,而且还涵盖那些对内分泌治疗产生抵抗性的患者。这是我们首次观察到作为一线治疗方案的CDK4/6抑制剂与氟维司群联合使用改善了总生存期。”

Monarch 2临床研究

在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报道的第二项称为Monarch 2的临床试验显示在绝经前、围绝经期以及绝经后的女性HR+ 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中,联合使用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和氟维司群可导致她们的总生存期发生具有统计学和临床意义上的改善。

论文第一作者、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George Sledge教授说,“两年前发表的Monarch 2研究结果显示相比于单独使用氟维司群,接受abemaciclib和氟维司群联合治疗的患者在无进展生存期上发生显著改善。如今,通过进一步随访,我们获得了总生存期数据,这些数据表明这种联合治疗让总生存期发生具有统计学和临床意义上的改善。”

他指出:“这项研究---以及其他的类似研究---的主要启示是,CDK4/6抑制剂可显著延长患者的缓解时间,并显著提高总生存期。因此,将这些作为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是非常合理的。”

在评论这两项临床研究的重要性时,德国慕尼黑大学的Nadia Harbeck教授说:“ Monarch 2的结果很好地补充了Monaleesa-3中报道的结果。Abemaciclib是第三种显示可改善HR+ 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的CDK4/6抑制剂。与我们之前在帕博西尼(palbociclib)和瑞博西尼上获得的数据结合在一起,这些新数据进一步证实了这样的一个观点:我们应当在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开始联合使用CDK4/6抑制剂和内分泌治疗,这是因为与单独使用抗激素治疗相比,这种联合治疗会极大地改善患者的治疗结果。”

考虑到这两项临床研究可能存在的局限性,Harbeck说:“所有这三种CDK4/6抑制剂都促进开展关于无进展生存期而不是总生存期的研究。尽管如此,我认为这些数据足够强大,而且综合起来可以让我们确信这确实是治疗这种疾病的前进方向---在内分泌治疗的基础上进行CDK4/6抑制,而不是单独进行内分泌治疗。”她补充说,她希望看到Monarch 2临床试验中的详细生活质量数据与总生存期数据一起出现,并希望这将在未来公布出来。此外,她表示,这些结果让医生和患者对CDK4/6抑制剂在早期乳腺癌中的研究结果充满希望---近期这方面的首批研究将会报道出来。(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1.Dennis Slamon et al. Overall survival (OS) results of the phase III MONALEESA-3 trial of postmenopausal patients (pts) with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HR+),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2-negative (HER2−)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BC) treated with fulvestrant (FUL) ± ribociclib (RIB). Annals of Oncology, October 2019, doi:10.1093/annonc/mdz394.007.

2.George Sledge et al. MONARCH 2: Overall survival of abemaciclib plus fulvestrant in patients with HR+, HER2-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nnals of Oncology, October 2019, doi:10.1093/annonc/mdz394.006.

3.Two studies show CDK4/6 inhibitors improve overall survival in advanced breast cancer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9-09-cdk46-inhibitors-survival-advanced-breast.html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