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拟南芥”(共找到约65条相关新闻)
  • The Plant Cell:拟南芥分子相互作用网络预测数据库及基于网络拓扑结构的系统生物学分析方法

    2011年3月25日,《植物细胞》 The Plant Cell 在线发表了生命科学学院陈新课题组的原创性研究成果:拟南芥分子相互作用网络预测数据库及基于网络拓扑结构的系统生物学分析方法。通过整合分子相互作用的多种侧面证据,陈新课题组建立了目前最为全面的拟南芥分子相互作用网络,可覆盖24%的所有可能相互作用,单个预测相互作用的可靠性大于40%。

  • Radiation Research:拟南芥幼苗辐射损伤信号有延迟

    低能离子对生物组织的穿透深度较小,其诱变机制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技术生物与农业工程研究所科研人员证实植物个体中存在辐射远程(诱变)效应,从一个新的角度解释了低能离子的诱变机理(Radiation Research, 2007, 2008, 2010)。

  • PNAS:拟南芥中新的果糖特异信号途径

    植生生态所光合作用与环境生物学实验室滕胜研究组在拟南芥糖信号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在拟南芥中首次发现了一个新的果糖特异信号途径,这一研究成果于2月7日在线发表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 上。 在植物中,糖作为碳骨架和能量的提供者,是一切物质代谢和能量代谢的基础。目前,糖的信号分子功能已得到广泛认可,糖作为信号分子在植物生长发育和对环境响应的过程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 Plant Cell:调控拟南芥花粉管极性生长的VILLIN5蛋白

    众所周知,微丝细胞骨架的动态组装控制花粉管的极性生长。然而到目前为止,人们对花粉管如何精密调控微丝的动态组装还知之甚少。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黄善金研究组对花粉中高度表达的微丝相关蛋白VILLIN5进行了功能解析,发现拟南芥缺失VILLIN5之后花粉管中微丝的稳定性迅速下降,进而影响花粉管生长,说明拟南芥VILLIN5很可能通过稳定微丝调控极性生长。

  • Cell:光敏色素促进拟南芥HEMERA突变体光媒发育

    图片来源:Cell 光是影响植物发育的一个最重因素,但目前人们还不了解光敏染料如何导致基因型因受外界影响而发生变化。光在植物发育过程中的一个首要作用是将红外/远红外光敏色素由细胞质转移至核质体中。目前人们还不了解核质体的功能,所以美国杜克大学的Meng Chen及其同事对这一课题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具有不同色敏核质体的拟南芥突变体hemera的细胞核具备某个特殊的功能。

  • Current Biology:拟南芥中与抗寒相关的SPT基因

    生物谷Bioon.com 讯 8月12日,英约克大学和爱丁堡大学研究人员报告说,研究表明植物研究的模式植物——拟南芥在如果缺失一种基因,它会更好地生长。这一发现为延长农作物春秋两季的生长时间提供了新思路。成果发表与Current Biology杂志上。 他们共同发现一种代号为SPT的基因与拟南芥低温生长有关。

  • PNAS:波动环境中拟南芥FLC基因季节性表达的稳定性控制

    植物会在特定的季节开花,即便是在不稳定的环境中。目前人们已经在分子水平上对与温度相关的开花时间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对不可预知环境下的基因表达却了解不多。因为气温并非完全与季节变化趋势一切,所以植物较难判断自然季节和环境变化。 日本东京大学的Shinichiro Aikawa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种使拟南芥记录过去6周内温度情况的基因。

  • PNAS:拟南芥抗性蛋白激活免疫反应的分子机制

    2010年7月21日,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张跃林实验室在PNAS杂志上发表文章报道了的拟南芥抗性蛋白SNC1通过与转录辅阻遏物TPR1相互作用,抑制植物抗病防御过程中的负调控因子,从而激活抗性蛋白所介导的植物免疫反应的分子机制。

  • Plant Cell:miR156-靶基因SPL调控拟南芥表皮毛的分布

    植物科学研究权威期刊Plant Cell于7月9日在线发表植生生态所植物分子遗传国家重点实验室陈晓亚研究组最新研究成果: miR156-靶基因SPL调控拟南芥表皮毛的分布。 植物表皮毛覆盖于植物地上组织的表面,具有多种不同的生理功能,有些还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如棉纤维。表皮毛的分布受到时空调控。

  • Nature:GWAS应用于拟南芥

    大规模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WAS)已成为人类基因组学中的一个重要工具,其关注焦点大多是疾病,但也关注肤色等适应性变异。现在,这种方法被发现在植物中也同样有用。Atwell等人报告了对自然出现的近交系拟南芥中的超过100种基因型所做的一项GWA研究。他们获得的结果从“有显著关联”(通常是对单个基因)到“比较难以解读的发现”都有,这说明复杂遗传因素和种群结构交互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