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单克隆抗体”(共找到约119条相关新闻)
  • 沃森生物加码2.46亿元抢食单克隆抗体药盛宴

    单克隆抗体药物(单抗药物)盛宴日益丰盛,连一直主打疫苗产品的沃森生物也怦然心动。 近日,沃森生物再投2.46亿元下注单抗仿制药,进行单抗药物产业园建设和6个仿制药物的产业化,引起市场阵阵涟漪。 作为全球发展最快的药物领域之一,单抗药物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0%。未来几年,随着单抗药物大品种专利纷纷到期,单抗仿制药物将面临更大的发展机遇。 在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等政策支持下,新药研发备受鼓舞。

  • J Virolo Methods:黄忠等研发出针对肠道病毒EV71的中和性单克隆抗体

    日前,国际学术刊物Journal of Virological Methods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黄忠课题组关于成功制备针对肠道病毒EV71的中和性单克隆抗体的最新研究成果。 肠道病毒EV71是引起手足口病的主要病原体。手足口病是常发于5岁以下儿童的传染性疾病,部分患者会出现脑炎、肺水肿以及瘫痪等严重神经症状,甚至导致死亡。

  • OncoMed公司在ASCO提交anti-Notch2/3单克隆抗体I期试验数据

    2012年6月2日,OncoMed,一家私人控股的制药公司,专注于开发针对癌症干细胞(CSCs)或肿瘤起始细胞的药物,今天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提交了OMP-594R5的I期临床数据。OMP-594R5是一种单克隆抗体,靶向于Notch2和Notch3受体。

  • 德国MorphoSys公司将推出HuCAL抗体药物单克隆抗体

    德国生物技术公司MorphoSys于23日宣称旗下抗体研究部门AbD Serotec将推出一系列新型抗药物抗体(ADAs)。 AbD Serotec计划近期利用人组合抗体库(HuCAL)技术新增的ADAs包括,抗阿仑单抗(Alemtuzumab,Campath)、贝伐单抗(Bevacizumab,Avastin)、英利昔单抗(Infliximab...

  • PLoS ONE:人初乳中分离出HIV-1单克隆抗体

    近日,来自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在人初乳中得到能够中和HIV-1的黏膜单克隆抗体。相关研究成果于5月18日发表在PLoS ONE上。 在黏膜间隙能够产生有效的抗HIV反应,是发展HIV疫苗的一个潜在需求。在母乳中发现了HIV特异性的功能性抗体反应后,Sallie R. Permar表示,这些抗体反应可能对保护由母乳喂养的HIV暴露婴儿具有重要作用。

  • Nat. Biotechnol.:一种崭新的单克隆抗体技术

    今年5月份的Nature Biotechnology上的文章A proteomics approach for the identification and cloning of monoclonal antibodies from serum介绍了崭新的抗体开发平台:NG-XMT™ 技术,它利用蛋白质组学,通过

  • 四大利好因素将促进我国单克隆抗体产业跨越式发展

    一、单克隆抗体的发展与应用 1975年,Köhler和Milstein运用杂交瘤技术获得了抗绵羊红细胞的单克隆抗体,开创了抗体技术的新时代。1986年,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才批准上市全球第一个治疗性鼠源性单克隆抗体OKT3,由此拉开了单抗药物治疗疾病的序幕。

  • 国内首个“全人单克隆抗体药物转基因小鼠研究技术平台”即将落户山东国际生物科技园

    近日,人抗体轻链基因簇转基因小鼠成功降生于山东国际生物科技园生物技术中心,标志着科技园正在建设的"全人单克隆抗体药物筛选技术平台"取得重大突破。该"全人单克隆抗体药物筛选技术平台"预计今年年底可以正式建成,是国内第一个自主研发的转基因动物全人单克隆抗体药物的平台。

  • Mol Biote:周保罗等开发出人单克隆抗体新型制备技术

    近日,国际著名杂志Molecular Biotechnology 在线刊登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周保罗研究组的最新研究成果“High Yield of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y Produced by Stably Transfected Drosophila Schneider 2 Cells in Perfusion Culture Using Wave Bioreact

  • 人源化单克隆抗体药物—中国

    BioInsight首席咨询师Yog:单克隆抗体一直被认为对人类癌的诊断和治疗有很高的价值,原因在于其能与肿瘤结合而达到间接治疗作用,目前全球只有5家企业具有人-人单克隆抗体或人 源化抗体的产业化技术,行业年平均销售增长速度均超过了200%。不过,由于哺乳动物细胞规模化培养的成本和效率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依然存在诸多技术瓶颈,替代传统人类癌的诊断和治疗药物的确切时间依然不太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