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新发现!男性体内含有大量特殊酶类 或能帮助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

新发现!男性体内含有大量特殊酶类 或能帮助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5-25 10:58

2020年5月25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European Heart Journal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男性的血液中含有较高浓度的酶类或能帮助SARS-CoV-2感染宿主机体细胞。

图片来源:European Heart Journal

在这项针对数千名患者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男性体内ACE2(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的水平高于女性,由于ACE2能够促进冠状病毒感染健康细胞,这或许就能帮助解释为何男性相比女性而言更易于感染COVID-19。此外,研究者还发现,服用靶向作用RAAS(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系统药物的心力衰竭患者机体血液中ACE2的水平并不高,这些药物比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抑制剂或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s)。研究者Adriaan Voors教授说道,我们的研究并不像此前研究报道的那样支持对COVID-19患者停用这些药物。最近的研究表明,RAAS抑制剂或许能增加机体血浆中ACE2的浓度,从而就会增加服用这些药物的心血管疾病患者患COVID-19的风险。

目前研究结果表明情况或许并非如此,尽管研究人员仅观察了血浆(并非诸如肺部组织等组织结构)中ACE2的浓度,此外,本文研究并未提供RAAS抑制剂治疗COVID-19患者的治疗效应,相关研究结果主要局限于心力衰竭患者,而且患者也并未患上COVID-19,因此研究人员并不能提供疾病过程与ACE2血浆浓度之间的直接联系。

研究者指出,ACE2是细胞表面的一种特殊受体,其能结合冠状病毒并存病毒进入并感染健康细胞,而这要得益于细胞表面一种名为TMPRSS2的蛋白的修饰,肺部中存在高水平的ACE2,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其在与COVID-19相关的肺部疾病的进展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COVID-19爆发之前研究人员已经分析了男性和女性机体血液中标志物的差异,在大流行之后不久研究人员就发现了相应的差异。

研究者Iziah Sama博士表示,当我们发现最强大的标志物ACE2在男性机体中要比女性高很多时,我就意识到这或许就能够帮助解释为何男性要比女性更容易感染COVID-19,文章中,研究人员对来自欧洲11个国家的两组心力衰竭患者进行研究,对其血液样本中的ACE2的浓度进行了测定,第一组中纳入了1485名男性和537名女性,即指数队列,旨在检测研究者的假设和研究问题,随后研究者在验证队列中证实了他们的研究结果,即第二组研究对象,其中纳入了1123名男性和575名女性。

指数队列中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男性69岁,女性75岁,而在验证队列中,其中位年龄分别为74岁和76岁。当研究人员开始分析影响ACE2浓度的一系列临床因素时,比如使用ACE抑制剂、ARBs和盐皮质激素受体阻断剂(MRAs)、慢阻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和心房颤动病史等,他们发现,男性机体中较高水平的ACE2或许就是最强的预测因素;在指数队列中,ACE抑制剂、ARBs和MRAs与较高的ACE2血浆浓度并不相关,而在验证队列研究中,ACE抑制剂和ARBs则与较低的ACE2浓度直接相关,与此同时,MRAs则仅与较高浓度的ACE2直接相关。

图片来源:European Heart Journal

研究者Voors说道,这项研究是首次分析血浆中ACE2浓度与心血管疾病患者使用RAAS抑制剂之间相关性的实质性研究,我们并未发现证据表明,ACE抑制剂与ARBs与血浆中较高浓度的ACE2相关,实际上,研究者预测验证队列中ACE2的浓度较低,尽管他们并未在指数队列中看到这一点。MRAs对ACE2浓度的影响效应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因为在炎症队列中ACE2浓度的轻微增加在指数队列中并未观察到,本文研究结果并不建议在患COVID-19的心力衰竭患者中停用药物MRAs,其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心力衰竭疗法,而假设其对病毒感染会产生影响或许应该仔细衡量一下其被证实的益处。

ACE2不仅存在于肺部中,其还存在于心脏、肾脏和血管的内壁组织中,而且在睾丸中含量特别高,研究人员推测,其在睾丸中的调节作用或许部分解释了男性中ACE2浓度较高,同时也解释了为何男性更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响。这项研究的其它局限性包括研究人员仅测定了血浆中的ACE2浓度,而不是组织中ACE2的浓度,因此他们无法确定血液中ACE2的浓度是否与组织中较为相似,肺部组织中的ACE2被认为对于肺部中病毒感染非常重要,而并非血液中的ACE2。

在文章后面的一篇随文评论中,来自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研究者Gavin Oudit和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者Marc Pfeffer写道,当面对迅速扩大的COVID-19大流行,在缺乏确切数据的情况下,Sama等人在COVID-19前期心力衰竭患者机体中的研究结果或许为继续在SARS-CoV-2感染者中使用ACE抑制剂或ARBs提供了支持性的数据,然而,这一研究领域进展迅猛,以至于目前研究者有两篇关于在住院COVID-19患者中使用ARB/ACE抑制剂的观察性研究结果表明ARB/ACE抑制剂对COVID-19患者的风险并没有增加,甚至还提示了可能获得的益处。(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1】Iziah E Sama,  Alice Ravera,  Bernadet T Santema, et al. Circulating plasma concentrations of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in men and women with heart failure and effects of 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inhibitors,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0). doi:10.1093/eurheartj/ehaa373

【2】Men's blood contains greater concentrations of enzyme that helps COVID-19 infect cells
by 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