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即便拥有乙肝疫苗 我们就可以忽视乙肝病毒感染了吗?

即便拥有乙肝疫苗 我们就可以忽视乙肝病毒感染了吗?

来源:本站原创 2019-10-25 21:32

2019年10月25日 讯 /生物谷BIOON/ --乙肝病毒是一种血液传播病毒,其对机体危害巨大,目前全球有超过13亿人都感染了这种病毒,且2.57亿人终生携带乙肝病毒,这其中就包括24万澳大利亚人,其中很多都是土著人群。在全球范围内,最常见的传播方式就是母婴传播或早期感染,然而个体成年后就有可能通过性行为或血液传播。

图片来源:Wikipedia

大多数在成年时期感染的个体会发展成为一种机体免疫反应能够控制的短暂感染,在大约5%的成年人和90%的婴儿中,免疫反应似乎是无效的,其会表现出慢性感染;乙肝病毒能够引发几乎40%的肝癌,同时肝癌也是全球第五大常见的癌症和第二大癌症相关的死亡原因。

澳大利亚的发现

1965年,研究人员在一名澳大利亚原住民机体血清中发现了乙肝病毒,这种病毒最初被称为“澳大利亚抗原”,很快研究人员在1980年前后开发出了一种有效的疫苗(目前全球都能够使用),自2000年5月以来,该疫苗一直用于给澳大利亚的婴儿进行接种。很不幸的是,这种疫苗对24万澳大利亚慢性乙肝患者并没有任何作用,只有60%的人知晓自己的病情,而其他人并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其也并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

目前如何治疗?

针对慢性乙肝目前并无有效的治疗手段;在大多数情况下,患者需要每天服药,从而保持治疗效果并能有效降低其患肝癌的风险;即便这样也无法消除患者机体中的病毒;截至目前为止,当前的治疗手段并不能有效摧毁乙肝病毒库,而且病毒还会在宿主细胞中进行有效隐藏。这似乎与病毒病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丙肝病毒并无病毒库,而且感染丙肝病毒后只需要进行12周的治疗就能痊愈;尽管慢性乙肝对人类和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但目前在治疗这种疾病上仍然需要大量资金,人们常常会存在一种误解,即只要有了乙肝疫苗,乙肝对于人类而言就不再是一个问题了。

研究人员推测,如果人类无法治愈乙肝的话,未来因乙肝病毒所致肝癌的死亡人数将会大幅增加,尽管大多数癌症死亡的人数在不断下降。

图片来源:medicalgraphics.de

人类走了多远?

目前一些激动人心的研究正在全球各地进行,包括最新识别的细胞受体(其能允许病毒感染宿主机体),这使得研究人员对病毒完整的复制周期进行研究成为了可能;一些最新的方法包括有效阻断病毒进入细胞、阻断病毒进行复制等,同时研究人员还希望开发出新型疗法,来增强患者机体的免疫功能,使其通过自然防御来控制甚至消灭乙肝病毒。

乙肝的治疗可能需要双管齐下的方法,即直接针对病毒,同时增强感染者机体的免疫反应;目的就是减少体内的病毒数量,并恢复患者的免疫功能,这称之为“功能性治愈”,其与个体自然摆脱病毒的情况非常类似,同时个体也并不需要再继续服药治疗了。目前一些方法正处于人类临床试验的早期阶段,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了30多种药物,并正在对慢性乙肝患者进行分析测试。(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1】The burden of chronic hepatitis B virus infection in Australia, 2011

【2】Peter A. Revill,Capucine Penicaud,Christian Brechot, et al. Meeting the Challenge of Eliminating Chronic Hepatitis B InfectionGenes (Basel). 2019 Apr; 10(4): 260. 2019 Apr 1. doi: 10.3390/genes10040260

【3】Protect Your Baby for Life

【4】Baruch S. Blumberg, MD; Harvey J. Alter, MD. A "New" Antigen in Leukemia SeraJAMA. 1965;191(7):541-546. doi:10.1001/jama.1965.03080070025007

【5】Hepatitis B

【6】Huan Yan, Guocai Zhong, Guangwei Xu, et al. Sodium taurocholate cotransporting polypeptide is a functional receptor for human hepatitis B and D viruseLife 2012;1:e00049 DOI: 10.7554/eLife.00049

【7】Update on HBV Cure at ILC 2018

【8】We have a vaccine for hepatitis B, but we still need a cure

by Peter Revill and Margaret Littlejohn, The Conversation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