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JECCR:北京医院团队发现,肠癌常用化疗药奥沙利铂竟会加速肠癌肝转移!

来源:奇点糕 2023-09-18 10:59

不难看出,奥沙利铂对T细胞的毒害,是它加速肝转移发生发展的关键,而向肠癌肝转移小鼠体内注射补充T细胞后,奥沙利铂的不利影响就被部分逆转了。

近日,国家老年医学中心、北京医院生物治疗中心马洁、魏训东团队在Journal of Experimental &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期刊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就揭示了肠癌化疗标准用药奥沙利铂的另一面:奥沙利铂会减少肝脏内T细胞,加强巨噬细胞的免疫抑制能力,这会使肝脏呈免疫抑制状态,推动肠癌肝转移的发生发展[1]!

 

要知道,肝脏本来就是肠癌最常见的转移部位,奥沙利铂还在这方面踩油门、猛“加速”,可属实不是什么好事,或许未来在肠癌治疗中,得好好权衡一下使用奥沙利铂的利弊才行。

 

论文首页截图

 

奥沙利铂参与组成的FOLFOX等化疗方案,可以说是肠癌化疗的经典之选,但“奥沙利铂肝损伤”也早就作为独有的概念被写进了教科书上,且其发生率并不低[2]。这正是研究者们思考的出发点:奥沙利铂导致的肝损伤,会怎样改变肝脏免疫微环境呢?这对肠癌常见的肝转移又有何影响?

 

不过在小鼠肠癌肝转移模型(使用CT26细胞)上的初步实验结果,却和研究团队的推测有些不同:在注射肠癌细胞前对小鼠单次注射奥沙利铂,并未导致明显的肝损伤,但转移到小鼠肝脏的肠癌细胞就大幅增加;而作为对比,同是肠癌常用化疗药的氟尿嘧啶处理,就不会导致类似的影响。

 

换句话说,奥沙利铂促进肠癌肝转移的作用机制独立于肝损伤,那下一个可能的方向自然就是免疫微环境。研究者们进行的单细胞测序显示,在奥沙利铂处理3天后,小鼠肝脏内的免疫细胞总数,以及T细胞、巨噬细胞、单核细胞数量都较单纯对照组显著下降,且免疫细胞激活和效应相关基因表达也下调了。

 

奥沙利铂处理可显著减少肝脏免疫细胞数量

 

免疫细胞数量减少、激活程度还下降,显然会使肝脏处于免疫抑制状态。雪上加霜的是,肝脏内剩余的巨噬细胞在奥沙利铂影响下还都向M2型极化,PD-L1等免疫抑制性分子和相关基因表达显著上调,更变本加厉地抑制T细胞了。

 

奥沙利铂处理对肝脏内巨噬细胞的影响

 

而受奥沙利铂“毒害”、数量显著减少的T细胞,则以CD8+幼稚T细胞和增生性T细胞(proliferating T cells)为主,其余T细胞的激活、增殖和效应相关基因表达也显著下调,整体处于对外敌入侵不敏感的低应答状态。在小鼠身上的验证性实验中,奥沙利铂处理还减少了CD4+T细胞的数量。

 

不难看出,奥沙利铂对T细胞的毒害,是它加速肝转移发生发展的关键,而向肠癌肝转移小鼠体内注射补充T细胞后,奥沙利铂的不利影响就被部分逆转了。研究者们还对既往学界发表的众多论文进行了分析,发现在多种癌症中,偏低的白细胞计数可能与肝转移发生风险增加、乃至患者的不良生存预后显著相关。

 

补充T细胞可部分逆转奥沙利铂加速肝转移的影响

 

看来啊,奥沙利铂又多了一个跟肝脏有关的恼人“负作用”,虽说一项基础科研还不足以动摇它在癌症化疗中的地位,但或许对于一些应答不佳、乃至早早耐药的患者,尽快停用奥沙利铂、避免它促进肝转移,可能会是更优解吧。

 

参考文献:

[1]Ma Y, Guo C, Wang X, et al. Impact of chemotherapeutic agents on liver microenvironment: oxaliplatin create a pro-metastatic landscape[J].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23, 42: 237.

[2]Cha D I, Song K D, Ha S Y,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oxaliplatin-induced liver damage in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J]. The British Journal of Radiology, 2021, 94(1123): 2021035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