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重新扬帆起航,被爆造假后,环状RNA明星公司Laronde与纳米载体公司Senda合并,两公司已累计融资近8亿美元

来源:生物世界 2023-10-21 19:48

据悉,合并后的新公司Sail将把Laronde的环状RNA平台和Senda的可编程纳米颗粒平台结合起来,开启全面可编程的药物开发。

日前,著名风投机构Flagship Pioneering孵化的两家明星公司Laronde和Senda Biosciences宣布合并,成为一家新公司——Sail Biomedicines,新公司将由Flagship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兼Senda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Pfefer博士掌舵,而Flagship执行合伙人John Mendlein博士将担任Sail的执行主席。

环状RNA——下一代mRNA平台

新冠mRNA疫苗的成功,让我们看到了mRNA技术的巨大潜力。而今年,mRNA技术更是获得了诺贝尔奖的认可。

但mRNA技术也面临着一些缺陷,通常以线性形式存在的mRNA寿命很短,在几小时内就会被细胞内的核酸酶降解掉。mRNA这种转瞬即逝的性质对于用作传染病疫苗来说并不是个大问题,因为它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来编码出蛋白质,就能引发免疫反应。

但是,对于大多数治疗应用来说,最好是能让mRNA留存的时间更长。而这是环状RNA(circRNA)的一个优势——其共价闭合环形结构可以保护自身免受核酸酶的降解,从而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和更长的寿命。理论上,即使在低剂量水平上,环状RNA也能增治疗潜力。

Laronde是环状RNA(circRNA)领域融资最多的公司,累计融资金额高达4.9亿美元。此前成功孵化了mRNA疫苗巨头Moderna的Flagship希望把Laronde打造成“Moderna 2.0”。

Laronde公司表示,其开发的Endless RNA(eRNA)技术,代表了一种全新的药物生产和疾病治疗方法,它可以通过编程在体内持续表达蛋白质,可以重复给药,并且可以通过简单的递送机制给药,从而产生高度可调控的蛋白质水平。eRNA带来的治疗可能性是巨大的,有望极大地改善全球人类健康。

 

明星公司陷造假危机

然而,2023年6月12日,《波士顿环球报》和STAT发布的一项联合调查报告指出,Laronde公司涉嫌临床前实验数据造假。

公司临床前研究科学家 Catherine Cifuentes-Rojas 汇报的试验进展显示,构建成circRNA(Laronde公司称之为eRNA)的GLP-1的mRNA能够在小鼠体内持续稳定表达GLP-1蛋白,无需使用脂质纳米颗粒(LNP)递送载体,而且不会产生免疫反应。众所周知,基于GLP-1的药物司美格鲁肽是目前已上市的效果最好的减肥药物,2022年全球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

但该项目推进到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后,接受GLP-1 eRNA注射的猴子体内并没有能表达GLP-1蛋白。

受此影响,Laronde搁置了两项研究进度最靠前的项目,其中包括使用GLP-1 eRNA治疗肥胖的项目。

从自然界寻找天然纳米颗粒

此次参与合并的另一家公司 Senda Biosciences 由 Flagship Pioneering 创立于2016年,已累计完成2.66亿美元融资,最新一轮融资是于2022年8月完成的1.23亿美元C轮融资。

自2016年成立以来,Senda的定位产生了一些变化,该公司最初的研发管线基于系统间生物学(intersystems biology)的概念。系统间生物学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关注植物、细菌以及人体细胞之间的分子联系,基于过往的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的研究手段,从全新的视角来开发新型药物。但现在,Senda公司不在提及系统间生物学这一概念,该公司现在的定位是使用天然密码(nature's codes)对药物进行全面重编程。

Senda公司在其官网上表示,Senda正在利用数百万年的进化来开创完全可编程的药物。长期以来,人类在药物开发中更多的是试错,而不是精确靶向。而现在我们对遗传密码的理解让我们迎来了合理设计信息分子的时代。

我们现在可以对各种信息分子(mRNA、DNA、siRNA、基因编辑器等)进行编程,但尚未充分发挥可编程药物的巨大潜力。这其中有一个关键的缺失环节:将这些信息分子递送给体内细胞的能力。

在人体中,细菌、真菌、古菌和植物细胞不断与人体细胞间发生分子交换,而这些分子交换由这些细胞中的天然纳米颗粒所介导。它们与人体之间共同进化了数百万年,能够有效靶向人体的各种组织和细胞。

使用这些天然纳米颗粒对细胞进行重编程,有望实现特异性靶向和可重复给药,Senda 表示,自己是第一家解码这种天然纳米颗粒以解锁细胞全面重编程的公司。

重新扬帆起航

在出现重大危机后,通过与Senda合并,Laronde放弃了这个名字,以全新的名字 Sail Biomedicines 扬帆起航。

Sail的执行主席 John Mendlein 博士表示,合并后的公司之所以命名为Sail,有三个原因:

1、Sail意味着力量,相信新公司有着强大的平台来开发可编程耀武;

2、Sail这次词中包含了AI,也就是人工智能,这是新公司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3、相信新公司能够结合Senda和Laronde的技术航行到(Sail to)新的治疗目的地。

 

据悉,合并后的新公司Sail将把Laronde的环状RNA平台和Senda的可编程纳米颗粒平台结合起来,开启全面可编程的药物开发。

Sail的执行主席 John Mendlein 博士表示,Laronde的环状RNA平台有潜力在治疗领域创造一种全新的可编程药物,而现在,合并后的新公司可以通过特有的纳米颗粒将其递送到细胞和组织中,从而赋予特异性和更高的耐受性。相信通过我们专有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和快速的原型开发能力,这些可编程药物将大大增强,从而实现目前超出人类思维能力的突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