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组学 » 铁证!NEJM/Nature三项研究证明氯喹无法治疗COVID-19/SARS-CoV-2!

铁证!NEJM/Nature三项研究证明氯喹无法治疗COVID-19/SARS-CoV-2!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7-27 00:05

2020年7月27日讯 /生物谷BIOON /——COVID-19已迅速成为大流行,目前尚无抗病毒药物或疫苗。目前正在进行几项临床研究,以评估已在体外证明具有抗病毒功效的药物的疗效。在这些候选药物中,氯喹和羟基氯喹(HCQ)在疫情初期备受推崇,尤其是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极力推荐,这导致这两种药物已在世界范围内给数千人使用,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氯喹和羟基氯喹根本无法预防SARS-CoV-2感染或者治疗COVID-19。近日,三项分别发表在Nature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临床前及临床研究,再次以铁证证明这两种药物无效!

来自巴黎-萨克雷大学等单位的研究人员评估了HCQ在体外和感染SARS-CoV-2的猕猴体内的抗病毒活性。HCQ在非洲绿猴肾脏细胞(VeroE6)中显示抗病毒活性,但在重建的人气道上皮模型中没有显示出效果。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Nature上(Hydroxychloroquine use against SARS-CoV-2 infection in non-human primates)。研究人员在猕猴中测试了不同的治疗策略,包括在病毒载量高峰前后,单独或联合阿奇霉素(AZTH)。结果显示HCQ和HCQ+AZTH均未对任何测试室的病毒载量水平产生显着影响。当该药物被用作接触前预防(PrEP)时,HCQ不能提供防止感染的保护。这项研究结果不支持使用HCQ--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与AZTH联合使用--作为人类COVID-19的抗病毒治疗。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氯喹是一种抗疟疾药物,此前经常用于COVID-19治疗,因为研究证明它抑制了SARS-CoV-2在肾源细胞系Vero中的传播。在另一项发表在Nature上的研究(Chloroquine does not inhibit infection of human lung cells with SARS-CoV-2)中,来自莱布尼茨灵长类动物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人员证明了TMPRSS2的工程表达--激活SARS-CoV-2进入肺细胞的细胞蛋白酶--使SARS-CoV-2感染的Vero细胞对氯喹不敏感。此外,研究人员证明了氯喹不能阻断TMPRSS2阳性肺细胞系Calu-3的SARS-CoV-2感染。这些结果表明,氯喹针对的是一种病毒活化途径,该途径在肺细胞中不起作用,不太可能防止SARS-CoV-2在患者体内和患者之间的传播。

在另一项发表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研究(Hydroxy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zithromycin in Mild-to-Moderate Covid-19)中,来自巴西HCor 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的三组对照试验,涉及疑似或确诊的COVID-19住院患者,这些患者要么不接受补充氧气,要么每分钟最多接受4升补充氧气。患者被随机分配为三组,分别接受标准治疗、标准治疗+每日两次400毫克的羟氯喹治疗或者标准治疗+每日两次400毫克的羟氯喹治疗+每日一次500毫克的阿奇霉素治疗,持续治疗7天。主要结局是使用七级序贯量表(1-7,分数越高病情越差)来评估改良意向治疗人群(COVID-19确诊患者)15天时的临床状态。在这项研究中,667名患者接受了随机分组;504例患者确诊为COVID-19,纳入改良的意向治疗分析。与标准治疗相比,仅使用羟基氯喹或者羟基氯喹加阿奇霉素治疗对第15天时七级序贯量表得分较高的比例几率没有影响(优势比为1.21,95%置信区间[CI]为0.69 ~ 2.11,P = 1.00或优势比为0.99,95% CI为0.57 ~ 1.73,P = 1.00)。与未接受任何一种药物治疗的患者相比,仅接受羟基氯喹或阿奇霉素治疗的患者的校正QT间期延长和肝酶水平升高更为频繁。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在轻度至中度COVID-19住院患者中,与标准治疗相比,使用羟氯喹或阿奇霉素并没有改善患者第15天时临床状况。(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Maisonnasse, P., Guedj, J., Contreras, V. et al. Hydroxychloroquine use against SARS-CoV-2 infection in non-human primates. Nature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558-4

Hoffmann, M., M?sbauer, K., Hofmann-Winkler, H. et al. Chloroquine does not inhibit infection of human lung cells with SARS-CoV-2. Nature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575-3

Alexandre B. Cavalcanti et al. Hydroxy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zithromycin in Mild-to-Moderate Covid-19. NEJM. 2020. DOI: 10.1056/NEJMoa2019014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