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药产业 » 广济药业尚未沦成净壳 最大想像是王亚伟曾沾花

广济药业尚未沦成净壳 最大想像是王亚伟曾沾花

来源:理财周报 2013-09-23 09:36

广济药业旗下“广济药业生物产业园”项目,建设期8-9年,每年至少需要投资2.5亿,成为一个隐形的巨额债务负担

国内最大的核黄素生产商广济药业,市值18.47亿元,总股本2.5亿股,在可考虑的壳公司行列。但8.09亿元的净资产门槛偏高,拦住不少潜在借壳方。目前,公司对重组没有明确表态,但国资委股东若有意出让,几乎所有壳缺陷都不再成为问题。

市值股本均高于优良壳资源标准

广济药业股权极其分散,前十大股东中自然人股东占8席,持股比例均不超过0.5%。

广济药业所处行业为医药制造业,主要生产医药原料药和医药制剂。其主打产品核黄素(维生素B2),贡献的公司收入比重多年维持在80%左右。

核黄素曾经是市场的明星品种。2007年年初,国外一些企业由于环境和成本等原因关闭产能,至此国际国内核黄素价格开始飙升,当时国内的核黄素价格最高曾达约850元/公斤。作为国内核黄素主要生产企业,广济药业也迎来历史上的盈利最高点,创下1.96亿净利润,同比暴涨1073.18%。

但从2007下半年开始,核黄素价格一泻千里。此原因也导致2010年广济药业首次亏损。

当年净利润944万元,扣除1221.45万政府补贴,实质已陷巨亏。此后几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011年亏损53.69万,2012年亏损1.1亿,今年上半年亏损2730.3万,符合借壳企业寻求亏损壳资源的条件。

从资产结构看,截至今年6月末,广济药业总资产15.62亿,总负债8.27亿,资产负债率为52.92%。另外,8.09亿元的净资产也显得偏大。借壳过程无论涉及收购广济药业的资产或进行资产置换,净资产偏大都意味着借壳方支付成本更高,影响收益。

壳本身市值和股本也是影响借壳成本的主要因素。壳公司的市值越大,新股东被原股东稀释的股权比例就越大,注入资产被别人分享的就越多。而总股本越小,重组后每股收益越高,相应的市盈率越低,更容易获投资者认可。

广济药业总市值18.47亿,略高于投行普遍划定的优良壳资源市值15亿以下的水平线。总股本2.5亿股,也稍大于优质壳常见的2亿股股本规模。

广济药业的亮点,除核黄素价格出现过飙升,曾经的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的涉足也带来不少市场想象力。王亚伟此前执掌的华夏大盘曾于2011年一季度潜伏进入广济药业,在2012年一季报现身广济药业股东名单。不过,王亚伟去职后的2012年三季度末,华夏大盘已经悄然退出广济药业十大股东名册。

目前,公司股权极其分散。其中控股股东武穴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持股15.11%,另一个机构股东为招商银行(行情,问诊)股份有限公司-华富成长趋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仅持有0.71%股权。前十大股东中自然人股东占8席,持股比例均不超过0.5%。

买壳是一项复杂的交易,除了牵涉到目标公司股东,还涉及目标公司董事会、目标公司管理层、目标公司员工等各方利益主体。今年8月30日,广济药业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胡电铃离职,广济药业称因个人原因。目前其董事长何谧先生代理总经理职责。

剥离8亿债务成难点

一年之内广济药业将有1.6亿抵押贷款到期。而其同期可用于支付账款的货币资金仅1.07亿,尚不足以覆盖一半的短期借款。

广济药业能否成为壳资源,大股东的意愿十分重要。

国资委是特殊的股东群体。自2005年以来,中央及各地国资委通过股改等途径,对其所控制的上市公司资产进行了大置换,抽出无意发展的资产,注入意图大力发展的资产,以实现融资平台利用最大化。

早在2004年,武穴市国资公司与陕西必康制药签署协议,分两次转让其当时所持广济药业全部股权,转让价格均为3.02元。2015年3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将所转让广济药业每股价格上调0.13元的溢价,即每股转让价格3.15元。然而,公司2015年底称,武穴市国资公司已通知股权转让协议终止,理由是相关政策调整和证券市场环境变化。

9月17日,理财周报记者致电广济药业,其董秘办工作人员对公司是否有重组意愿和计划表示“不清楚”。

大股东的转让意愿不明朗,实际上广济药业还未达到“净壳”标准,关键在负债剥离。

从负债结构分析,广济药业8.27亿负债主要包括长期借款1.36亿、短期借款2.45亿、应付账款1.9亿,应付票据1.05亿,其他应付款1.29亿。其中有9163万长期借款集中在2015至2017年到期。

短期借款当中,65.3%为抵押借款。也就是说,一年之内将有1.6亿抵押贷款到期。而广济药业同期可用于支付账款的货币资金1.07亿,尚不足以覆盖一半的短期借款。

2011年上半年,公司试图发债补充资金,却遭到发审委否决,成为当年“公司债遭否的第一单。”证监会相关公告显示,否决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广济药业2008-2010年盈利能力持续下滑,二是担保方武穴市国资公司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金额较大,无法有效增加公司债的信用评级。

随后,公司变卖子公司自救。2011年8月,广济药业拟将所持海南富力洁生化公司96.4%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自然人郭庆湖,股权转让价格为1720万元。2012年11月公司再发出转让公告,拟将所持湖北吉丰实业公司44.88%的股权挂牌转让,挂牌底价为7000万元。截至今年6月,广济药业7家子公司5家出现亏损,其中惠生公司亏损近千万。

值得注意的是,广济药业还有一个隐形的巨额债务负担。

2009年12月,广济药业计划重金打造的“广济药业生物产业园”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占地2001亩,计划项目建成后,预计年销售收入100亿元,年利税20-25亿元。园区将以维生素、氨基酸、类胡萝卜素、辅酶、生物材料和甾体药物等生物医药为重点。

项目计划总投资25-30亿,建设期8-10年。以此计算,平均每年至少需要投资2.5亿。然而,截至去年年底,该项目开工3年累计投入资金仅1.3亿。资金瓶颈难免让该项目成为广济药业沉重的债务负担。(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