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人物 » 科学时报访南京大学“天然药源分子及其新作用特点”创新研究群体

科学时报访南京大学“天然药源分子及其新作用特点”创新研究群体

来源:科学时报 2011-01-11 13:29

“科技的巨大作用有时可体现在人体某种自然能力的提升,如起重机的发明标志着科技延伸了人的体力,望远镜和显微镜延伸了人的视力。如此类推,医药科技的发展实际上延伸了人的生命力!我们注意到18世纪前人类的平均寿命不足50岁,但1940年之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到了70多岁,其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抗生素、链霉素等药物的发现和推广使用。事实上,人人都会生病,生病就得治,治病就得用药(即使手术治疗也得用麻醉药、消炎药等)。药与人类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而且有‘何药可用’从一个侧面标示着特定时段人类社会的文明程度。可见,如何快速发现新药源分子及其作用机制自然成了药学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南京大学“天然药源分子及其新作用特点”创新研究群体(以下简称“群体”)学术带头人谭仁祥对记者说。
 
当然,随着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人类寻找新药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其体现在,由于平均寿命的延长,人的疾病谱在变化,例如老年痴呆等几十年前偶见的疾病现在相当高发;环境的变化导致新病原微生物的出现,新出现的病原菌再与耐药菌株一起构成人类的感染威胁。
 
随着文明程度的提升和对生活质量的高要求,人们对所用药物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药学是一个与时俱进、需求牵引的学科。药物是作用于人体的特殊物质,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医患人员必须对药品的化学性质和对疾病作用的特点进行充分了解后才敢放心使用。这就决定着药学研究是一个多学科参与和多技术集成的“大兵团战役”。
 
该群体在药学研究特点的驱使下自然形成,长期围绕“如何快速发现和充分认识新型药源分子”这一药学领域的核心科学问题进行联合攻关探索。在南京大学医药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这块沃土上,他们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团队的创新能力不断提升。2008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资助以来,该群体进一步加快了科研步伐,在瞄准国际前沿,开展原创性较强的基础研究的同时,还以振兴祖国医药事业为己任,将研究成果适时“锤炼”成制药工业急需的新技术和新品种的源头。
 
优势互补的群体
 
药学研究涉及化学、生物学和医学等诸多相关领域,因此一般是一种群体性的科研行为。该群体正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多学科交叉、优势互补的团队。其学术带头人谭仁祥是天然药物化学方面的专家,先后在德国、瑞士和美国的先进实验室进修。徐强是谭仁祥在中国药科大学读书时的学长,他曾留学日本并获博士学位,回国后主攻药理学和病理生理学,且皆有重要建树;华子春擅长生化药学,在美国伯克利大学等著名研究机构具有多年研究经历,在多肽药物的基因工程和蛋白质方面具有长期的积累和实践;沈萍萍主要从事免疫细胞信号转导分子机制及抗炎药物调控研究,曾为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访问学者,对欧洲、亚洲等多个国家的相关学术机构进行过访问研究。该群体骨干成员都有国际化视野和国际交流能力。
 
由于围绕一个大方向一起探索,他们的合作经常从“选题”开始。例如,他们招收的研究生虽在各自独立的研究小组开展科研,但研究生经常在群体范围内作开题报告,群体教授们将各自的专业背景进行整合选出的课题不仅充分瞄准领域前沿,而且在较宽泛的学术背景下优化课题实施方案,使研究生学到较多的课题背景知识。
 
该群体骨干各自负责的实验室也相互打通,即一个教授可以方便地到其他教授的实验室去完成部分研究工作。如果有谁请来了外国专家,也会带着专家去其他成员的实验室参观,相互交流和学习。很自然地向国内外同行展示群体科研活动和取得的业绩。长期的相互合作,使得群体之间的信任不断加深,个人友谊日益深厚。学术带头人和骨干们都十分注重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使群体一直在和谐友好的环境中开展创新性研究。
 
合作多赢的群体
 
谈及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对自己群体科研工作的支撑作用时,谭仁祥说,一个课题组的智慧毕竟有限,如果大家作为一个群体,从不同角度进行整合,互帮互学,小题目会培育成大题目,小发现会升格成大发现,小成果能凝练成大成果。群体组成从药物化学和药理学经典组合拓展到与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蛋白质组学、化学生物学等深度的交叉整合上,赋予了群体极大的创新能力,如谭仁祥和徐强合作的一篇发表于德国《应用化学》的论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考量药源分子重要性的依据是分子结构的新颖性和生物活性的独特性。在研究过程中,谭仁祥发挥自己在天然药物化学方面的长处,十分精准地测定全新药源分子的结构(其测定的结构最近被美国科学家全合成证实),徐强则从药理学角度出发,设计实验证明了该分子在免疫抑制作用方面的新特点。没有群体合力探索,这项研究工作是很难完成的。当然,发生在此群体的类似故事可谓“不胜枚举”!
 
谭仁祥对记者说:“基础研究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系统工程。创新群体基金的实施时刻提醒着我们是一个‘多兵种集团军’,要彼此配合‘打大战役、打硬仗’。群体在遇到问题时,通过及时讨论和沟通,提高了药学相关科学问题的认识水平和学术造诣,同时,不断地经验交流又为基础研究的成果闯出了一条兼具经济和社会效益的途径。”
 
在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的支持下,他们总能以较快的速度寻找到理想的合作者,使群体的基础研究成果与现实需求得以高效对接,实现了科学家创新与企业家创业的紧密结合。例如,华子春从其研究的细胞凋亡现象和信号通路出发,经过长期潜心研究,研发了两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均已成功转让制药企业。如此这般,群体成员之间常可分享在产学研合作中的经验,拓宽了科技成果转化途径,提高了转化效率。近年就有多件群体成员获得的发明专利得到了及时转化实施。 

不断学习的群体
 
“科研探索好比爬山,步履蹒跚的登山人可能只能看到身旁有限的范围。而置身山外的人,可能会看到整座山的轮廓,可以甄别哪个山峰最高、哪里树林最密。因此,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的设立不仅推动群体内部的合作,而且促进了与外部专家进行学术交流,使群体成员的学术视野不断得到拓展。例如,有一次著名药物化学家张礼和先生来南京开会,他对化学和生物学都有非常深入的思考,而且不断提出新的见解。我把张先生请到南大来,给我们作了一个报告,会后又一起作了很深入的探讨,张先生在科研方向凝练和具体科学问题解决方面都给予了很有价值的指点。此外,还利用其他可以利用的机会请了许多国内外专家作报告、跟大家座谈,大大活跃了我们的学术思想。”谭仁祥说。
 
事实上,该群体每个成员都有很强的群体意识,如为了加强群体与国际同行的学术交流,作为医药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的华子春在群体批准的3年内共组织国际学术会议3次,国内学术会议4次,每次会议该群体骨干都积极参与,并作为会议报告人与国内外学者同台交流,展现群体的工作。事后再想想,如果不是为了群体的发展,我们可能不会如此主动地去做这样的事情。
 
肩负重任的群体
 
谭仁祥告诉记者,该群体将继续发扬团结协作精神,不断丰富“自己先做好,再帮别人做得更好”的团队文化内涵,更巧妙地利用多学科规律和现象去发现新的药源分子,为中国的药学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他接着说:“我们既瞄准药学学科前沿,又以国人健康需求为己任,继续互勉互学、互帮互促,做一个‘顶天又立地’的药学科研群体。‘顶天’指群体将着力在药学的基础研究和学科发展方面不断作出自己的贡献;‘立地’是指群体还注重产学研结合,将技术成果进行转化,从而解决临床所需的药物来源问题。”在谭仁祥看来,基础研究和成果转化的关系密不可分。
 
“基础研究是成果转化的源泉。成果有多大价值,能发挥多大作用,关键要看基础研究的积累程度(即通常所说的‘技术含量’)。基础研究必须在某些方面具有独特性,如果没有基础研究的积累,应用成果往往显得肤浅或科技含量不足。”谭仁祥说。
 
事实上,群体成员已成功转让给相关制药企业的两个I类新药、一个VI类新药都是长期的基础研究的结晶,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资助以来,群体已经签署了4份成果转化的合同、多项接受委托科研的合同。一旦基础研究的应用价值得到展示体现后,群体成员们总是乐滋滋的。
 
最后,谭仁祥还介绍: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重大新药创制”启动以来,群体成员已获6项课题的支持,包括药效学评价平台、药学关键技术、新药品种研究和候选药物研究等多个层次。这些事实表明,该群体正按药学学科特有规律健康发展,笔者因而有理由相信该群体既可为我国步入本领域的国际先进行列贡献才智,又可为国人急需新药的发现与最终问世发挥关键作用。 (生物谷Bioon.com)

谭仁祥等获第三届谈家桢生命科学创新奖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