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阜外团队研究10万人数据发现,久坐超8小时,与全因死亡风险增加20%有关,半小时运动或可抵消部分风险

来源: 奇点糕 2022-07-19 16:05

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电子产品的无孔不入,云会议、云课堂、云聚餐、云购物……就像磁铁一般把我们吸在椅子上,当今社会,人类已是越坐越久。

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电子产品的无孔不入,云会议、云课堂、云聚餐、云购物……就像磁铁一般把我们吸在椅子上,当今社会,人类已是越坐越久。

 

在沉浸臀下方寸之地时,我们的身体便处于体力活动范围的最低点。“久坐”作为十大致病致残危险因素之一,正在悄无声息地侵袭着我们的健康和生命,真是诛心拂衣去,杀人于无形。

 

大量研究早已证实,长期久坐会增加心血管疾病(CVD)[1-4]、糖尿病[3-4]、肥胖[5]、癌症[6]、抑郁等风险[7],其带来的一系列健康隐患已成为世界性难题。

 

既然久坐危害如此严重,那我们“以站代坐”或“直接躺平”是不是就能抵消久坐所产生的风险呢?

 

事实上,不行!久坐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好对付![8]。

 

近期,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国家心血管病中心李卫教授和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Scott Lear教授团队在JAMA Cardiology上发表重要研究成果[9]。他们发现,与每天坐着小于4小时的人群相比,每天久坐6-8小时,与复合事件(包括全因死亡风险和主要CVD死亡风险的复合结果分析)风险增加13%有关,而每天久坐超过8小时,则与复合事件风险增加19%有关(P<0.001)。

 

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对于每天坐着时间超过4小时的人群,仅凭减少久坐时间并不能获得最佳效果,但用运动代替半小时的坐姿即可将全因死亡和主要CVD发生风险降低2%(HR,0.98;95%CI,0.97 -0.99,P<0.001)。

 

论文首页截图

 

由于以往关于久坐与CVD风险相关性的研究大都集中在高/中高收入国家(HICs/UMICs)和地区,对于低/中低收入国家(LICs/LMICs)的研究相对匮乏。此次研究正是基于前瞻性国际多中心城乡流行病学研究(PURE)中的数据,系统地探讨了在LICs/LMICs中久坐与CVD之间的关联。

 

研究团队收集了来自五大洲21个国家超过十万人(最终纳入105677人)的调查数据,根据坐着时间少于4小时/天(对照组),4-6小时/天,6-8小时/天,超过8小时/天,将纳入人群分为4组。随后通过国际体育活动问卷(IPAQ)对以上人群的久坐时间和体力活动水平进行收集。

 

在中位随访时间长达11.1年里,研究人员一共记录了6233例死亡和5696例CVD事件。

 

在多变量校正模型中,复合事件风险与久坐时间呈线性增加关系。一旦久坐时间超过6小时/天,相关风险显著性升高(P<0.001)。具体而言,与每天坐着小于4小时的人群相比,每天久坐6-8小时,与复合事件风险增加13%有关(HR,1.13; 95% CI,1.06-1.21),久坐时间超过8小则与复合事件风险增加19%有关( HR,1.19; 95% CI,1.11-1.28,P<0.001)。

 

当研究人员进一步对久坐和CVD事件分析后发现,与对照组相人群相比,久坐时间超过8小时,与全因死亡风险增加20%有关,与主要CVD事件风险增加21%有关(其中心肌梗死、脑卒中、心力衰竭风的发病风险分别增加了20%,20%和49%,P<0.001)。

 

另外,在排除前5年的事件统计和基线时健康状况已不佳的参与者干扰后,其分析结果依然如此,即每增加一小时的坐着时间,复合事件的风险就增加3% (95% CI,1.02-1.04)。

 

当按国家收入水平进行分层时,对于久坐时间与复合事件和全因死亡风险的关联性,来自LICs/LMICs的人群会比HICs/UMICs更为显著,当久坐时间超过8小时/天时,前者复合事件风险增加29%,而后者只有8%(P<0.02)。

 

那么同样都是久坐8小时以上,为什么收入越低风险越高呢?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收入水平的不同引起了久坐方式的差异,与其他久坐行为(如职业性久坐)相比,看电视时间造成复合事件的风险更高,而经济地位较低的人群往往更倾向于坐着看电视。这样一来,久坐时间就延长了。

 

当按地域进行分层时,除北美和欧洲外,其余所有地区的坐着时间越久,复合事件结果风险越高,其中南亚地区(包含印度和巴基斯坦)关联性最强,每天久坐时间超过8小时的人群复合事件风险增加了82%(P<0.004),远超其他地区。

 

当对不同身体活动水平进行分层时,久坐时间较长,但身体活动量较低的人群复合事件风险越高,尤其是久坐时间超过8小时且活动量低的人群,与对照组相比,复合事件风险增加了50%,而久坐时间超过8小时但有高强度活动水平的人群,复合事件风险仅增加了17%。

 

也就是说,随着身体活动水平的增加,全因死亡和CVD风险会随之降低。

 

此外,如果久坐时间超过6小时/天再加上缺乏体力活动,其联合校正人群归因分数(PAF)的全因死亡风险为8.8%,主要CVD风险为5.8%,这个数据已与吸烟造成的死亡和主要CVD风险几乎相同(分别为10.6%和6.6%)。

 

以上结果均告诉我们,久坐不动肯定行不通,想要保命护心,必须要加强体育活动。

 

针对受久坐苦矣的人群,研究团队随即给出了解决办法。首先我们要尽量离开椅子、沙发以及一切可以坐的地方,然后保持一定水平的活动。特别是朝九晚五的通勤人员,高于世卫组织目前推荐水平的体力活动可能会更合适。

 

研究团队将代谢当量(METs)*每天中高强度运动(MVPA)时长得数来进行不同身体活动水平分类[10]

 

当然对于那些无法完成高强度身体水平活动的老年、慢性疾病等人群,可以尝试通过减少坐着时间或增加中强度活动来改善久坐风险。

 

另外,该研究也存在一些局限性,如IPAQ虽在全球被广泛认可,但因文化和地域不同,难免会导致变量差异。

 

但瑕不掩瑜,这项大规模、国际多中心、前瞻性队列研究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久坐带来的全因死亡和CVD风险,并指出“少坐多动”可能是减轻全球(尤其在LICs/LMICs)过早死亡和CVD负担的重要策略,这也与2020年《世卫组织关于身体活动和久坐行为的指南》[11]推荐建议一致。

 

久坐不可取,躺平也不行!增加高强度身体活动或许能成为我们护心保命的最简单方式。如果你实在不想运动也没关系,奇点糕还有一招,那就是赶紧挪开你的椅子!

 

参考文献:

1. Ekelund U, Steene-Johannessen J, Brown WJ, et al. Does physical activity attenuate, or even eliminate, the detrimental association of sitting time with mortality? A harmonised meta-analysis of data from more than 1 million men and women. Lancet. 2016;388(10051):1302-1310. doi:10.1016/S0140-6736(16)30370-1.

2. van der Ploeg HP, Chey T, Korda RJ, Banks E, Bauman A. Sitting time and all-cause mortality risk in 222 497 Australian adults. Arch Intern Med. 2012;172(6):494-500. doi:10.1001/archinternmed.2011.2174.

3. Patterson R, McNamara E, Tainio M, et al. Sedentary behaviour and risk of all-cause, cardiovascular and cancer mortality, and incident type 2 diabet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 response meta-analysis. Eur J Epidemiol. 2018;33(9):811-829. doi:10.1007/ s10654-018-0380-1.

4. Patterson R, McNamara E, Tainio M, et al. Sedentary behaviour and risk of all-cause, cardiovascular and cancer mortality, and incident type 2 diabet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 response meta-analysis. Eur J Epidemiol. 2018;33(9):811-829. doi:10.1007/ s10654-018-0380-1.

5. Yuan F, Gong W, Ding C, et al. Association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Sitting Time with Overweight/Obesity in Chinese Occupational Populations. Obes Facts. 2021;14(1):141-147. doi:10.1159/000512834.

6. Cao C, Friedenreich CM, Yang L. Association of Daily Sitting Time and Leisure-Time Physical Activity With Survival Among US Cancer Survivors. JAMA Oncol. 2022;8(3):395-403. doi:10.1001/jamaoncol.2021.6590.

7. Watanabe K, Kawakami N. Association between sitting time at work and the onset of major depressive episode: a 1-year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using the Bayesian regression. BMC Public Health. 2021;21(1):1960. Published 2021 Oct 29. doi:10.1186/s12889-021-12059-y.

8. Stamatakis E, Gale J, Bauman A, Ekelund U, Hamer M, Ding D. Sitting Time, Physical Activity, and Risk of Mortality in Adults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J Am Coll Cardiol. 2019 Jun 4;73(21):2789]. J Am Coll Cardiol. 2019;73(16):2062-2072. doi:10.1016/j.jacc.2019.02.031.

9. Li S, Lear SA, Rangarajan S, et al. Association of Sitting Time With Mortality and Cardiovascular Events in High-Income, Middle-Income, and Low-Income Countries. JAMA Cardiol. 2022;10.1001/ jamacardio.2022.1581. doi:10.1001/jamacardio.2022.1581.

10. Lear SA, Hu W, Rangarajan S, et al. The effect of physical activity on mortality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130 000 people from 17 high-income, middle-income, and low-income countries: the PURE study.Lancet.2017;390(10113):2643-2654.doi:10.1016/S0140-6736(17)31634-3.

11. Bull FC, Al-Ansari SS, Biddle S, et al.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guidelines 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behaviour. Br J Sports Med. 2020;54(24):1451-1462. doi:10.1136/ bjsports-2020-10295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87%用户都在用生物谷APP 随时阅读、评论、分享交流 请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