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PD-1抑制剂”(共找到约32条相关新闻)
  • FDA批准第三款PD-1抑制剂

    9月29日,美国FDA宣布批准赛诺菲(Sanofi)和再生元(Regeneron)联合开发的Libtayo(cemiplimab-rwlc)上市,用于治疗转移性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或不能接受治愈性手术或放疗的局部晚期CSCC患者。这是FDA批准的第一例针对晚期CSCC的疗法。它同时是第三款获得FDA批准的抗PD-1抗体。CSCC是第二常见的皮肤癌,在美国占所有皮肤癌的20%,每年有约70万名

  • PD-1抑制剂之O药诞生记:改写抗癌历史的免疫疗法

    继今年6月获批之后,欧狄沃(通用名: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海外商品名:Opdivo,海外通用名:nivolumab)已于近日正式上市。这意味着广大肺癌患者已经能在家门口用上这款中国大陆地区首个且目前唯一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肺癌治疗的PD-1抑制剂了!毫无疑问,癌症治疗进入免疫疗法时代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今日,我们就一起来回顾这款新药的不凡研发历史。免疫系统与癌症用免疫系统对抗疾病,至少有了30

  • PD-1抑制剂O药重磅来袭,免疫治疗重新洗牌

    25年前,百时美施贵宝(BMS)在中国上市首个第一代紫杉类抗癌药泰素,开创了中国化疗抗肿瘤的先河。25年后,BMS在中国正式上市了首个PD-1抑制剂欧狄沃(Opdivo),再次开启了中国免疫肿瘤(I-O)的治疗时代!欧狄沃是首个进年度药物销售TOP10的PD-1抑制剂。截止2017年,在全球PD-1单克隆抗体的竞争中,欧狄沃依旧稳居第一。2018年8月28日,作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PD-1抑制剂

  • Opdivo的彪悍人生:免疫疗法PD-1抑制剂从研发到临床

    From bench to bed,是从事药物研发的科学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bench寓意实验室里长长的操作台,堆满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bed则是医院里患者住院的病床,人来人往,忙忙碌碌,承载着生命的期许。让一款诞生于实验室的概念和不起眼的分子变成可以用于临床治疗的药物,悬壶济世,这段历程需要10年、20年或者更长。比如著名的青霉素,1928年,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在实验室

  • 基石药业PD-1抑制剂CS1003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临床

      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石药业”或“公司”)今日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抗程序性死亡受体-1 (PD-1) 抗体 CS1003 注射液的临床试验申请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监局”)批准。CS1003 的临床试验申请被国家药监局授予特殊审批流程,从临床申请获国家药审中心受理到批准仅用时不到4个月。基石药业将于近期启动一项多中心、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CS1003

  • PD-1抑制剂Nivolumab免疫治疗过程中的肿瘤及微环境进化研究

     众多研究表明,免疫检查位点抑制剂能够改善多种肿瘤治疗后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1]。而肿瘤的微环境特征(TME)通常会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响应有关:比如在TME中PD-L1的表达,会与不同肿瘤类型的抗PD-1/PD-L1疗法的疗效相关[2,3]。另外,TME也有可能会限制效应T细胞对肿瘤细胞的渗入,从而减弱T细胞的扩张,或直接降低浸润淋巴细胞(TILs)的存活力

  • 默沙东PD-1抑制剂单药一线治疗NSCLC疗效显著

    默沙东KEYNOTE-042三期临床研究结果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的全体大会上正式发布,该关键研究旨在评估默沙东PD-1抑制剂作为单药一线方案治疗无EGFR或ALK基因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鳞状或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相关疗效。研究结果如下:默沙东PD-1抑制剂相比含铂类药物化疗(卡铂+紫杉醇或卡铂+培美曲塞)可显着延长PD-L1表达阳性(TPS≥1%)患者的总生存期(OS

  • 治疗更灵活!首款四周一次PD-1抑制剂获批

     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公司今天宣布FDA为Opdivo(nivolumab)的更新给药方案批准了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sBLA)。这次更新针对大多数已经获得批准的适应症,每四周一次注射(Q4W)480 毫克剂量。此次批准将使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可以使用新批准的Q4W 480毫克剂量以及以前的每两周(Q2W)240 毫克选项,为患者提供定制护理的灵活性。Op

  • 再生元/赛诺菲PD-1抑制剂2期临床结果积极

     再生元(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和赛诺菲(Sanofi)今天宣布了一项2期临床试验的积极顶线结果,研究使用cemiplimab对82例晚期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患者进行了关键性临床试验。CSCC是仅次于黑色素瘤的第二大致命皮肤癌。CSCC早期发现有很好的预后,但如果进展到晚期将变得非常难治。进展到晚期的患者会因为多次手术移除位于头部、颈部和其它部位的CS

  • 《细胞》:效果喜人!多国科学家首次证明,溶瘤病毒联合PD-1抑制剂免疫治疗可以大幅提升癌症响应率

    北洋军阀时期,张作霖和吴佩孚为了争夺北京政权,发动了两场内战。刚从讲武堂学成归来的张学良,与老师郭松龄凭借步、骑、炮协同作战理念,在直奉战争中一举成名。张、郭部队更是成了奉军核心精锐,抢了老派将领们不少风头。协同作战的精髓就在于不同的力量、在不同领域、围绕同一个目标,互补所长、互相配合、共同作战。不久前,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Jonsson综合癌症中心AntoniRibas所领导的一个国际团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