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酒精”(共找到约228条相关新闻)
  • Nature:重大进展!揭示修复酒精引起的DNA损伤的新机制

    2020年3月17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荷兰胡布勒支研究所和英国剑桥医学研究委员会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现人体修复由酒精降解产物引起的DNA损伤的新机制。这一发现突显了饮酒与癌症之间的联系。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lcohol-derived DNA crosslinks are repai

  • 印度首次批准PPAR双重激动剂上市 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6日,Zydus Cadila公司宣布,印度药物管理局(DCGI)已批准其PPARα/γ双重激动剂saroglitazar magnesium上市,治疗非肝硬化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患者。新闻稿指出,saroglitazar magnesium是世界上第一款获批治疗非肝硬化性NASH的药物。NASH是一种严重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

  • Ann Inter Med:肿瘤免疫治疗可能会导致非酒精性脂肪肝

    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患者大多为超重和肥胖人群。但是,在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如脂肪营养不良)或HIV患者中,也可以检测到严重形式的NAFLD,这使他们成为患肝衰竭,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高风险人群。现在,来自德国的研究人员Norbert Stefan和同事发现了瘦人中导致NAFLD的原因。他们报告了一例妇女接受皮肤免疫免疫检查点疗法的情况,该疗法可能触

  • 国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药物!歌礼1类创新药ASC41临床试验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

    2020年02月18日讯 /生物谷BIOON/ --歌礼制药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近日宣布,其内部研发的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简称NASH)1类创新药ASC41临床试验申请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受理。ASC41有望与公司另一款创新药ASC40联合使用治疗非酒

  • 酒精性脂肪肝研究取得进展

    日前,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医药所生殖与健康发育研究中心任培根研究组与张键研究组合作在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干预研究方面取得进展。相关论文"Metabolitin, a New Peptide Hormone Inhibits Intestinal Fat Absorption and Improves NAFLD through Its Receptor

  • PNAS:酒精成瘾与大脑功能之间的联系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的技术以单细胞分辨率进行全脑成像,在酒精依赖的小鼠模型中,啮齿动物的大脑的功能结构得到了实质性的重塑。与不喝酒或不习惯喝酒的老鼠相比,失去酒精摄入的实验组老鼠表现出更高的协调性大脑活动并降低了模块性。

  • JMF:鼠李糖乳杆菌或能平衡肠道微生物组并改善慢性酒精性肝损伤

    2019年12月12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 of Medicinal Food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吉林农业大学等多家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鼠李糖乳杆菌(Lactobacillus rhamnosus)或会以剂量依赖性的方式来重建肠道微生物组的平衡,并且有效对抗酒精摄入对小鼠肝脏带来的损伤效应,从而有

  • 研究发现与酒精依赖相关新基因

    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代谢分子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刘贇课题组,与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教授Tomas J. Ekstrom课题组合作,通过系统研究人脑组织样本和血液中的基因及表观遗传变异,并结合人脑影像学数据、生化细胞及小鼠模型,发现了与饮酒和酒精依赖相关的新基因DLGAP2。该研究成果近日在线发表于《分子精神病学》。酒精使用障碍(AUD)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

  • 科学家搞清酒精肝为何如此致命

     对于肝脏被酒精破坏的重度酗酒者来说,一次器官移植通常是唯一现实的选择。但由于供体肝脏储量不足,以及相关规定禁止那些尚未戒除酒瘾的人进行移植,许多人最终只能等待死亡。在美国,每年有成千上万人死于酒精性肝病,而且有些人病情恶化的速度比其他人快得多。如今,科学家找到了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由一种普通肠道细菌的某些菌株产生的毒素。研究人员还在老鼠身上测试了一种潜在的疗法,这种疗法基于在下水道里

  • Nature:噬菌体疗法有望治疗酒精性肝病

    2019年11月19日讯/生物谷BIOON/---噬菌体是专门破坏细菌的病毒。在20世纪初期,科学家们就已尝试使用噬菌体作为治疗细菌感染的潜在方法。但是随后抗生素出现了,噬菌体也就失宠了。然而,随着抗生素耐药性感染的增加,人们对噬菌体治疗重新产生了兴趣。在少数情况下,在用尽了所有其他替代方法后,实验性噬菌体疗法(phage therapy)已成功治疗了危及生命的耐多药细菌感染患者。如今,在一项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