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蛇”(共找到约190条相关新闻)
  • Biol Lett:现代类起源研究获进展

    9月18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动物学家John J. Wiens和同事在出版的《生物学快报》(Biology Letters)上报告说,大部分现代类都进化自一种挖掘洞穴的祖先。 基于对来自161个物种——代表了现存的大部分蜥蜴和——的44个基因中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序列进行的一项遗传分析,研究人员重新排列了与蜥蜴的一部分爬行动物家谱。

  • 美国惊现“疯病” 病身体打结似醉酒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人们常常听到疯牛病和疯羊病(又称羊瘙痒症),但近日美国科学家正在研究另一种令动物“疯狂”的疾病——“疯病”,患上这种怪病的蟒会出现用身体打结等异常行为。 科学家称,蟒患上“疯病”的原因可能是感染了啮齿类动物的病毒。这种病症被称为包涵体病(IBD),感染对象一般为被捕获的蟒,导致它们行为异常,比如两眼长时间呆望天空、像喝醉酒一样行动不便等。

  • 声纳图片显示尼斯湖底疑存状巨型生物

    尼斯湖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湖泊,以“水怪”著称。它那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吸引了数代研究者的眼球。早在数十年前,有关一个生活在这个苏格兰最深湖泊湖底怪物的故事、照片和传闻就已铺天盖地。 这个拍自2011年的照片显示一个长着两个驼峰的物体很快消失在尼斯湖水下。

  • 中国科学家发现类新种 西部可能为锦属发源地

    近日,安徽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发布了一项新的科研成果,该院教授黄松领衔的团队在中国西部地区野外考察发现锦属新种—若尔盖锦。这是87年前发现锦属新种以后的又一类学重要发现,在学术界备受关注。 该项研究是与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成都生物所、黄山市类科学研究所、纽约城市大学、四川大学等多家科研单位合作的成果。

  • PNAS:耐受河豚毒素的奥秘

    研究显示,已经进化了一种对致命神经毒素的显著抗性,而且世界各地的这种抗性都相类似。这一发现,大大地增加了适应遗传基础的了解,是了解适应局限性和进化程度的模型。 研究人员发现,在北美、中美、南美及亚洲,那里的能以分泌致命神经毒素的两栖动物为食,这种神经毒素就是河豚毒素(tetrodotoxin ,TTX)。这些的一个关键钠通道基因存在有类似的突变,这使对TTX高度耐受。

  • 南非蜘蛛织网捕当早餐

    这条离开地面,悬在蜘蛛网上。这只蜘蛛移向,以便将其杀死。 这只14厘米长的蜘蛛展开一项轻松工作,将蜷成一团,以便更好地进食。蜘蛛专家说,这是一只雌性棕色蜘蛛,它并不像黑寡妇那样致命 北京时间3月2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如果你患有蜘蛛恐惧症,可能就不会想从南非布隆方丹公司申请一份工作了。

  • PNAS:人类天生怕来源于大对原始祖先的伤害

    “一朝被咬,十年怕井绳”,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害怕?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项新的研究证实,我们手无寸铁的祖先可能成为大的盘中餐,对原始人类和灵长类造成了致命威胁,这可能是我们的恐惧之源。 虽然在现代社会,已经很少有机会对人类造成致命伤害了,但是人们依然对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我一直不清楚这恐惧的原因何在,直到我开始考虑大型类对早期人类的伤害。

  • PNAS:为何人类天生怕

    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害怕?近日,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的一项新的研究证实,我们手无寸铁的祖先可能成为大的盘中餐,对原始人类和灵长类造成了致命威胁,这可能是我们的恐惧之源。 Agta族人捕到的网纹蟒长达6.9米 许多人对爬虫的恐惧与生俱来 虽然在现代社会,已经很少有机会对人类造成致命伤害了,但是人们依然对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 Nature:最大的类——地狱巨泰坦蟒

    塞雷洪泰坦蟒(Titanoboa cerrejonensis)复原图 水莽的椎骨(右)与最新发现的塞雷洪泰坦蟒化石椎骨(左)对比 7月28日,Nature杂志发表了Jason J. Head等人的论文"Giant boid snake from the Paleocene neotropics reveals hotter past equatorial temperatures"文中称在

  • PNAS :与灵长类动物生态关系复杂

    一项发表在PNAS杂志上的研究报告"Hunter–gatherers and other primates as prey, predators, and competitors of snakes"说,与包括人类在内的灵长类动物之间的关系的历史悠久而且很复杂,其中灵长类动物是捕食者、被捕食者和竞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