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结肠癌”(共找到约168条相关新闻)
  • Nature:解开结肠癌获得性抵抗EGFR阻断治疗之谜

    6月13日,Nature杂志在线报道了结肠癌获得性抵抗EGFR阻滞治疗研究的重要进展。表达野生型KRAS蛋白的结肠癌细胞往往对EGFR阻断治疗敏感。但在该治疗开始几个月后,几乎都发生抵抗性。对获得性抗EGFR抗体抵抗的机制尚不清楚。这种情况与某些小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情况大相径庭。比如,在ABL、EGFR、BRAF和MEK等蛋白的编码基因突变时,才会出现针对其相应抑制剂的治疗抵抗。

  • PNAS:经过改造的乳酸菌逆转了小鼠的结肠癌

    一项刊登在PNAS上的研究揭示了,食用经过遗传改造的嗜酸乳酸杆菌能重置小鼠的可能导致癌症的免疫应答,并缩小前癌结肠息肉。此前对益生肠道微生物嗜酸乳酸杆菌的研究已经表明,通过删除被称为脂磷壁酸(LTA)的细胞表面分子的基因,这种细菌可以减少导致小鼠结肠炎的炎症应答。

  • PLoS ONE:武汉大学科学家解析结肠癌抑制因子

    4月11日,《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杂志发表了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和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科学家的研究论文,解析了IL-17细胞因子家族成员IL-17F对于结肠癌发生发展的影响及其分子机制。 Th17是一种近年来被发现的在炎症性疾病和自身免疫疾病中起主导作用的效应T细胞,其产生的特征性细胞因子白介素17 (IL-17)越来越广泛地受到关注。

  • JAMA:结肠癌手术后在化疗中添加药物不会改善其存活率

    4月4日,国际著名杂志《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一项研究披露,在对III期结肠癌病人手术后的药物治疗方案中添加西妥昔单抗不会导致病人的无病存活率的改善。 手术切除III期结肠癌的患者的治愈机会为50%。多个试验已经确认手术后化疗在减少癌症复发风险中的裨益。

  • Cell:鉴定出一类新的肠道干细胞有助揭示结肠癌产生机制

    Copyright ©版权Bioon.com所有,若未得到生物谷授权,请勿转载。 来自美国范德比尔特-英格拉姆癌症中心(Vanderbilt-Ingram Cancer Center)的研究人员鉴定出一类新的肠道干细胞群体,这可能有助于人们找到结肠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起源的线索。相关研究结果于2012年3月30日发表在《细胞》期刊上。

  • Cancer Prev Res:姜根补充剂有助预防结肠癌

    Ginger root 据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癌症预防研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姜根补充剂能降低结肠发生炎症时的相关标志物,这表明姜根补充剂有可能用于预防结肠癌。 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公共卫生硕士Suzanna M. Zick和他的同事招募了30名患者,并随机分成两组,一组给予安慰剂,一组给予两克姜根补充剂,两组都给予28天。

  • Mol Nutr Food Res:巧克力或有助预防结肠癌

    可可粉是巧克力的成分之一,可可粉中含有很多黄酮类成分,还包括如原花青素、儿茶酚等在预防心血管疾病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化学成分。 近日,一项由食品科学技术与营养协会科研人员主持的研究表明:实验动物在摄取可可粉后,可以帮助动物预防因氧化性应激损伤有关的肠道疾病,对化学致癌物质诱发的结肠癌有预防作用。相关研究论文发表在Molecular Nutrition & Food Research杂志上。

  • PNAS:治疗结肠癌的新途径

    一个由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细胞生物学家带领的国际研究团队已经发现一个结肠癌的新见解,其中结肠癌是美国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此项研究给诊断和治疗此疾病提供了潜在的新途径。 由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Frances Sladek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Graham Robertson带领,该研究团队分析了约450个人结肠癌样本,并在近80%的样本中发现名为HNF4A的基因突变体失去平衡。

  • 汉产靶向抗结肠癌新药将在全球范围进行临床试验

    2月9日,武汉凯泰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凯泰新公司)与美国沪亚国际公司在光谷生物城签约,双方就武汉凯泰新公司研发的“靶向性抗结肠癌类新药安疴利肽”项目展开合作。填补国内外空白的汉产靶向抗结肠癌新药不久将在全球范围做临床试验,4到5年后将正式上市。 根据合作协议,美国沪亚国际公司将对凯泰新靶向抗癌新药的开发提供咨询服务及技术支持;并就该药在美国FDA申报临床批件及临床实验方面进行合作。

  • JNCI:5-FU联合奥沙利铂化疗能延长结肠癌患者生存期

    在世界范围内,据统计结肠癌不管是发病率还是死亡率都是排名较前的肿瘤类型之一。在2011年,仅美国一国就有约101,340人被确诊患有结肠癌,并且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患者被诊断为III期晚期或是有淋巴结转移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