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科研”(共找到约500条相关新闻)
  • 中国农科院重大科研任务“农业纳米药物靶向递送机理研究与新产品创制”启动

     记者获悉,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牵头实施的院联合攻关重大科研任务“农业纳米药物靶向递送机理研究与新产品创制”日前召开启动视频会议。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张合成、副院长孙坦,农业农村部种植业司副司长朱恩林、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陈光华、农药检定所所长周普国等出席视频会议。中国科学院院士江雷、全国农技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王凤乐做会议特邀

  • 中国科研人员探索新方法 判断“植物人”残存的意识水平

     中国科研人员的一项最新研究把语言加工能力作为指标,结合相关神经表征与机器学习方法,来判断“植物人”残存的意识水平,为患者的临床诊疗提供新参考。这项研究由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的王立平研究组与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毛颖/吴雪海团队合作完成,相关研究论文以《探索意识障碍患者层级语言加工》为题,于北京时间5月25日深夜在国际学术期刊《自

  • 国际科研团队发现危害冷杉的植物病原真菌新物种

     俄科院西伯利亚分院网站报道,该分院林业所与瑞典、捷克的联合科研团队发现了危害冷杉的植物病原真菌新物种,最初的病灶于2006年在东萨彦岭发现,而此次发现的冷杉溃疡症状出现在其西部几百公里之外。为避免冷杉林的大面积枯死,科研团队呼吁尽快开展病原真菌新物种的研究,研究其传播状况,评估对其他针叶树种的风险。相关成果发布在“Scientific Repor

  • 中国科研团队实现准确刻画阿尔茨海默病脑活动和脑网络异常

     记者7日从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获悉,该所脑网络组研究中心联合多家医院组成的研究团队,通过多中心脑功能影像,利用脑网络组图谱准确刻画阿尔茨海默病(AD)脑活动和脑网络异常。这也是该团队继基于多中心的功能磁共振阿尔茨海默病脑活动改变研究和基于海马影像组学的阿尔茨海默病早期识别的研究之后,在阿尔茨海默病的脑影像异常表征上取得的又一重要进展,后续还将集

  • 科研人员发展了一种新型溶瘤病毒

    恶性胶质瘤是最致命的脑部原发性肿瘤,约占颅内恶性肿瘤的80%。传统的手术、放疗和化疗等治疗效果十分有限,患者生存期仅为12-15个月。最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崔宗强团队发现肠道病毒71型(EV-A71)具有针对恶性胶质瘤的溶瘤活性,将其发展为一种新型的溶瘤病毒。研究成果在Molecular Therapy(《分子治疗》)杂志发表

  • 我国科研团队揭示四种老年衰弱亚型

     20日,从广东医科大学获悉,该校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倪进东课题组应用统计学技术,揭示老年人多维度健康问题的潜在聚集模式,初步区分了四种老年衰弱亚型,该研究日前刊发在学术期刊Aging(Albany NY)上。衰弱综合征是老年人生理储备下降及抗应激能力减退,或健康缺陷不断累积而导致的一种非健康也非残疾状态,从而使其对抗应激的能力下降,发生不良事件的风险

  • 科研人员破解番茄“抗虫兵法”

     4月11日,昆虫学期刊《害虫管理科学》发表了中国计量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张蓬军等的研究论文,解密了番茄的“智能”防御机制,破解了番茄独特的“抗虫兵法”。其研究成果表明:番茄会根据自身的组成型防御的强弱程度,来决定是否启动诱导型防御反应,以实现最佳的防御效果。植物在漫长的演化中,为适应复杂的生长环境,往往会形成强大的防御机制。尽管科学家们已经发现

  • 中科院科研人员发现一类新型微生物命名“中科微菌”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27日发布消息说,该所科研人员最近发现一类广泛存在于城市污水处理系统中的新型微生物,并将其分类命名为“中科微菌”科(Casimicrobiaceae)。科研人员指出,现有研究结果表明,“中科微菌”不仅存于中国污水处理厂,更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城市污水处理厂活性污泥中,是人们最希望分离培养的活性污泥核心菌种之一。“中科微菌”发现并命名,将

  • 新冠肺炎疫情把科研推上“云端”

    美国威斯康星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戴夫·奥康纳清晨收到在伦敦的一名合作伙伴发来的论文预印本。这项研究在中国完成,两人通过企业协同云端办公软件Slack讨论了一上午。下午2点,奥康纳打开高清会议系统GoToMeeting,和多个机构的研究人员讨论改进研究计划,他们希望构建一个灵长类动物模型来研究新冠病毒。疫情之下,科研人员实地研究与交流受限。但很多人如奥康纳

  • 科研加速,让生物试剂与材料进出口再无阻碍 ---生物谷专访北京天元广德经贸有限公司

    架起中国科研加速的绿色桥梁近年来,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迅猛,给全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福祉。而作为在产业一线从事生产开发和基础研究的科研人员(院校老师),他们最大的痛点是“进口生物材料费力费时”。一方面,各国为潜在生物安全隐患,加大了生物材料跨境运输的监管和审批力度;另一方面,传统的外贸人员不懂“生物材料”复杂的专业知识,懂生物的专业人员又欠缺“外贸合规”知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