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 :“干扰素”(共找到约113条相关新闻)
  • Sci Immunol:I型干扰素介导了寨卡病毒引发的妊娠综合征

    2018年1月9日 讯 /生物谷BIOON/ --根据最近发表在《Science Immunolog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I型干扰素或许介导了由寨卡病毒引发的妊娠期综合征。来自耶鲁大学医学院的Laura J. Yockey等人建立了先天寨卡病毒感染模型,并且研究了I型干扰素在介导病毒的感染或抑制疾病的发展过程的作用。作者首先给I型干扰素受体缺陷型的母鼠感染寨卡病毒,之后将其杂合子的雄鼠交配。这样一

  • 干扰素之父”侯云德获最高科技奖 干扰素市场发展你知道吗

     2018年1月8日,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国干扰素之父”侯云德院士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侯云德曾率先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国家Ⅰ类新药——重组人干扰素α-1b,开创了我国基因工程创新药物研发和产业化先河。干扰素是人体分泌的一种蛋白质,具有广谱抗病毒、抗肿瘤和免疫功能。50年前,两位英国学者发现了干扰素及其作用。20世纪80年代,美国、瑞

  • 研究揭示I型干扰素IFN-λ抵抗寨卡病毒感染能力

     记者从南通大学获悉,该校陈金铃副教授与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联合发表在《细胞报告》上的一项研究成果,揭示了I型干扰素IFN-λ抵抗寨卡病毒感染的能力,为感染寨卡病毒导致不良妊娠孕妇的诊治提供了理论依据。成人感染寨卡病毒大多没有明显症状,或是症状轻微。但在孕期患有寨卡病毒的母亲所产下的孩子则没这么幸运。寨卡病毒是目前已知唯一能穿过(或)感染胎盘,导致胎儿发育异常的虫媒病毒。孕妇感染寨卡病毒,

  • Cell:曹雪涛院士发文揭示I型干扰素诱导抗病毒基因的表达调控机制

    2017年7月28日 讯 /生物谷BIOON/ --I型干扰素介导的相关基因的表达(ISGs)对于抗病毒免疫反应具有重要的意义,IFN信号的紊乱会导致一系列感染性疾病以及炎症紊乱的发生。到目前为止,我们对IFNa介导的信号通路已经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但IFNa是如何激活STAT的信号以及ISG的表达目前并不清楚。除了磷酸化以及泛素化之外,蛋白质还存在其它一些少见的翻译后修饰类型,例如甲基化以及乙酰

  • Cell:科学家发现增强干扰素抗病毒效应新分子新机制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团队日前发现,甲基转移酶分子SETD2能够显着增强干扰素的抗病毒效应,促进机体抵抗病毒能力,提高干扰素疗法清除乙肝病毒效果。该发现为抗病毒免疫应答效应机制提出了新观点,也为有效防治病毒感染性疾病提供了新思路。相关成果发表于新一期《细胞》杂志。干扰素是机体抵抗病毒感染的关键性细胞因子,可通过激活免疫细胞内信号通路而诱导出一系列抗病毒效应

  • 《自然》:科学家首次证明γ干扰素可以促进肿瘤血管衰退,让实体瘤缩小!

    大型的实体肿瘤就是个「传销组织」,任何踏入它势力范围之内的 T 细胞,都会乖乖地放下武器。无论是正常的 T 细胞,还是被改造过的「战神」CAR- T 细胞。然而,在肿瘤小时候,T 细胞可不是这样。在体内肿瘤负荷很低,肿瘤实体还未完全竣工的时候,T 细胞不仅可以直接狙杀癌细胞、抑制肿瘤能量通道血管的形成,还可以释放信号调动周围的免疫细胞围攻肿瘤。在不同的场景下,T 细胞的不同表现(原画师:王爽)导致

  • AAC:新的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β有望高效地治疗HBV感染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相比于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2a,一种新的位点特异性的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β(也被称作TRK-560)会更加有效地降低实验性人类来源的细胞和小鼠中的HBV感染,这提示着它可能导致改进的人体HBV感染疗法。

  • JHBPS:用干细胞产生干扰素进行肝癌免疫治疗

    导致肝细胞癌(HCC)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肝硬化、肥胖、糖尿病等。对肝细胞癌的常见治疗方法包括放射治疗、化疗、射频消融、切除和肝脏移植。不幸的是,这种疾病的致死率仍然很高,据美国癌症学会估计局部肝癌的五年生存率为31%。

  • 中国农科院哈兽所首次表达出猪源三型干扰素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消化道传染病创新团队研究员冯力和刘平黄在猪流行性腹泻抗病毒方面取得了新进展。团队科研人员首次克隆表达了猪源三型干扰素,可有效抑制流行性腹泻病毒感染。猪流行性

  • Front Immunol:打破常识!1型干扰素促进病毒慢性感染!

    生命需要平衡,人体也不例外。某些特定蛋白的表达事实上可以影响人体免疫系统中和病毒的能力。过去的研究认为其中的I型干扰素(IFN-1)是抗病毒反应的主要贡献者,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还可能导致了持续感染的发生及维持。加拿大INRS的Alain Lamarre教授及其团队在这个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的发现可能有助于研发出治疗丙肝病毒(HCV)及HIV病毒感染的新型治疗性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