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三阴性乳腺癌重要研究成果解读!

三阴性乳腺癌重要研究成果解读!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3-27 18:38

本文中,小编整理了近期科学家们在三阴性乳腺癌研究领域取得的重要研究成果,与大家一起学习!

图片来源:www.pixabay.com

【1】Sci Trans Med:实验性药物有助于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126/scitranslmed.aaw8275

最近,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Vanderbilt-Ingram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MYCN蛋白在三阴性乳腺癌(TNBC)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确定了可能的干预措施,可用于进一步的临床研究。尽管目前尚无直接靶向MYCN蛋白的治疗TNBC的方法,但研究人员发现,BET抑制剂在过表达MYCN的模型系统中对TNBC有效,与另一种已知癌基因MEK的抑制剂相结合时作用尤其如此。 MYCN是众所周知的癌基因,在癌症恶化的过程中起作用,但通常仅与神经内分泌癌有关。

TNBC是一种特别难以治疗的乳腺癌。尽管TNBC约占乳腺癌的15%,但在所有与乳腺癌相关的死亡中占25%。许多患者的治疗选择仍然仅限于化学疗法;研究者表示,这项研究为临床研究MEK和BET抑制剂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中的潜在用途提供了临床前数据。下一步,我们的研究团队正在提议这种联合疗法的进一步开发和临床试验。”

【2】PNAS:RNA靶向药物精确杀伤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73/pnas.1914286117

对许多乳腺癌患者而言,并发症治疗产生了更好的结果,且发生不良反应。没有对应的并发症疗法。在Scripps研究所的化学家Matthew D. Disney博士的实验室中开发出的新型化合物为三阴性自由基的干预提供了新的可能。相关结果发表在最近的PNAS杂志上。该论文介绍了一种化合物,该化合物在小鼠体内可以唤醒体内的“自杀”系统,有效杀死多肽并阻止其扩散,同时保持健康细胞不干扰。

尽管大多数药物通过与蛋白质结合作用,但这个新型的化合物替代物掺入到microRNA前体分子MiR-21上,并抑制其基因转录的过程。之后,它会招募并激活自身自身的降解系统摧毁microRNA分子。

【3】Mol Cancer Res:鉴别出关键靶点有望开发出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新型疗法

doi:10.1158/1541-7786.MCR-19-0264

日前,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Molecular Cancer Research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Lady Davis研究所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鉴别出了一种特殊蛋白,其在恶性乳腺癌对化疗产生耐药的过程中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相关研究结果有望帮助开发克服乳腺癌药物耐受性的新型策略。

利用来自化疗耐受性的三阴性乳腺癌(TNBC,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患者的活组织样本进行研究,研究人员识别出了癌细胞所发生的特殊改变,其或与癌细胞对常用药物疗法产生耐受性直接相关。研究者Mark Basik表示,当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对疗法产生反应时,其预后往往表现较好,然而对疗法产生耐受性却是非常常见的,而对化疗耐受的三阴性 乳腺癌就是一种最具侵袭性的乳腺癌,患者预后并不好,因此,确定促进耐受性的过程并直接对其靶向作用克服其对肿瘤的影响对于患者的治疗至关重要。

【4】Cell Rep:靶向作用剪接因子或有望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16/j.celrep.2019.10.110

如果你机体的DNA是一本食谱的话,那么单一基因或许就是一个菜谱,但这是一个灵活的菜谱,如果编辑其中一种方法能够做成一个“派”的话,另外一种编辑方式就能做成一个蛋糕;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 Report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康涅狄格大学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上述差异或许就会导致癌症的发生。这些基因编辑器被称为“剪接因子”(splicing factors),当基因被读取和复制时,剪接因子就会选择在何处切割并跳过文本,这样就能为及时给予细胞正确的配方。研究者Olga Anczukow说道,一个基因会编码一种促进细胞死亡的蛋白或预防细胞死亡的蛋白,这依赖于其被编辑的模式。

文章中,研究人员非常好奇是否剪接因子会导致某些乳腺癌在体内生长并扩散,如果剪接因子给予了细胞错误的“配方”,其就会促进细胞的行为变坏,使其失控并促进其在体内迁移诱发多处癌症病灶,这就是所谓的“癌症转移”。研究人员对乳腺癌患者的细胞进行分析后发现,仅有一小部分剪接因子似乎会与细胞的癌变行为相关联,尤其是,三种剪接因子会给予细胞错误的配方,增强细胞生长并迁移的能力;在这三种剪接因子中,一种名为TRA2B的剪接因子似乎在三阴性乳腺癌中尤为丰富;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种最恶性的乳腺癌,其有着最高的转移率、最差的预后,目前患者并无有效的靶向性疗法。

【5】PNAS:科学家用CRISPR成功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73/pnas.1904697116

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称,一种肿瘤靶向CRISPR基因编辑系统可以有效且安全地阻止三阴性乳腺癌的生长,该系统被封装在纳米凝胶中,并注射到体内。他们在人类肿瘤细胞和小鼠身上进行的原理验证研究,提出了一种潜在的基因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方法。在所有乳腺癌中,三阴性乳腺癌的死亡率最高。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近日在网上报道了这项新的专利保护策略。

三阴性乳腺癌(TNBC)缺乏雌激素、孕酮和HER2受体,占所有乳腺癌的12%。这种情况在50岁以下的妇女、非洲裔美国妇女和携带BRCA1基因突变的妇女中更为常见。手术、化疗和放疗是治疗这种高度侵袭性、频繁转移的癌症的少数选择,而这种癌症迫切需要更有效的靶向治疗。

图片来源:Douglas Adamoski/Brazilian Biosciences National Laboratory

【6】Nat Med:免疫诱导策略可提高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对PD-1阻断的敏感性

doi:10.1038/s41591-019-0432-4

PD-1阻断在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中的具有较低的疗效,这突出了需要开发让肿瘤微环境对PD-1阻断更敏感的策略。临床前研究已指出化疗和放疗的免疫调节特性。

在一项适应性非对比的2期临床研究的第一阶段中,来自荷兰癌症研究院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对67名转移性TNBC患者进行随机分配,让这些患者接受以下多种治疗方案中的一种:(1)纳武单抗,但未经化疗或放疗诱导,下称未诱导组;(2)纳武单抗,且接受2周低剂量放疗(3?×?8?Gy)诱导,下称放疗组;(3)纳武单抗,且接受2周低剂量环磷酰胺诱导,下称环磷酰胺组;(4)纳武单抗,且接受2周低剂量顺铂诱导,下称顺铂组;(5)纳武单抗,且接受2周低剂量阿霉素诱导,下称阿霉素组;所有患者均随后使用纳武单抗。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

【7】JBC:“饥饿疗法”有望成功治愈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74/jbc.RA119.008180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巴西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开发了一种新型策略,其或能通过切断两种主要的食物来源来减缓三阴性乳腺癌细胞的生长。

三阴性乳腺癌(TNBC)在所有乳腺癌类型中大约占到了15%-20%的比例,而且其是非洲裔女性最常见的乳腺癌类型,这些肿瘤缺少雌激素和孕酮受体及HER2蛋白,这三种分子在其它类型的乳腺癌中存在,且能帮助开发治疗其它类型乳腺癌的靶向性疗法,由于每一种三阴性乳腺癌肿瘤都有着不同的遗传组成,因此寻找新型生物标志物对于开发潜在疗法至关重要。

【8】Nature:重大突破!老药二甲双胍和血红素组合有望治愈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38/s41586-019-1005-x

据估计,大约15%-20%的乳腺癌患者为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即患者机体缺失三种关键的治疗靶点: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由于缺少这些靶点,大部分三阴性乳腺癌患者都会接受标准化疗,而不是首选的靶向性药物,三阴性乳腺癌(TNBC)会不相称地影响年轻女性、非洲裔女性和携带BRCA1基因突变的女性。

由于缺少治疗TNBC的有效疗法,因此很多研究人员都在奋力研究寻找新型的药物靶点,在这一过程中,来自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发现一对新型武器—两种古老的药物,当其对患癌小鼠进行治疗时能够产生令人鼓舞的结果,相关研究结果刊登于国际杂志Nature上。研究者Marsha Rosner博士表示,我们能够通过重新定向这两种古老药物(二甲双胍和血红素)来治疗当前无法靶向治疗的耐受性乳腺癌。

【9】Science子刊:揭示三阴性乳腺癌耐受化疗竟然是瞬时可逆的

doi:10.1126/scitranslmed.aav0936

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TNBC)细胞并不是通过获得永久性的适应性对一线或新辅助化疗产生耐药性,而是通过短暂地开启保护细胞的分子通路获得耐药性。这项研究于近日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上,该研究还发现了TNBC的一个弱点,可能为耐药TNBC提供一种新的治疗选择。在这些被激活的途径中,有一个代谢过程,被称为氧化磷酸化,可以被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开发的小分子药物靶向。

研究者表示,现在的化疗对近一半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非常有效,然而,剩下的一半女性不会对新辅助化疗产生完全反应,目前还没有批准的治疗方法来改善她们的预后。因此了解肿瘤细胞如何产生耐药性将帮助我们确定新的靶点,更好地治疗耐药性TNBC。

【10】NEJM:新型药物有助于治疗扩散性三阴性乳腺癌

doi:10.1056/NEJMoa1814213

根据最近的一项临床试验数据,一种新的“智能药物”已经为患有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女性带来了希望,该试验的数据发表在NEJM杂志上,研究者表示,这种药物有可能改变临床实践,因为数据看起来非常引人注目,尽管试验中患者数量相对较少,对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需求未得到满足,我们发现这种新疗法可使肿瘤明显缩小。

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种侵袭性疾病,相对于其他乳腺癌,在年轻女性和非裔美国女性中更为常见。三阴性乳腺癌不表达雌激素受体,孕酮受体或HER2。因此,从历史上看,治疗仅包括用于三阴性乳腺癌的化学疗法而不包括靶向疗法,例如激素疗法或赫赛汀。(生物谷Bioon.com)

生物谷更多精彩盘点!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