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知晓这三个因素就能有效预测孩子在青春期时肥胖的风险!

知晓这三个因素就能有效预测孩子在青春期时肥胖的风险!

来源:本站原创 2019-10-20 22:13

2019年10月20日 讯 /生物谷BIOON/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有三个简单的因素能帮助预测孩子们在进入青春期时是否可能超重或变得肥胖,即孩子的BMI(体重指数)、母亲的BMI和母亲的教育水平。这项发表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杂志上的研究报告中,研究准备发现,上述三个因素能帮助预测所有体型的儿童在14-15岁时是否会出现体重问题或体重问题是否能得到解决,其准确率大约为70%。

图片来源:emdocs.net

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青少年都处于超重或肥胖状态,这意味着其成年后很有可能会变得肥胖,这就会增加其患多种疾病的风险,比如心脏病、糖尿病、阿尔兹海默病和癌症等。将上述三个因素结合就能够帮助临床医生更加有针对性地治疗那些在青少年时容易肥胖的个体。

有针对性地治疗那些需要的人

全科医生能很少地预防并治疗超重和肥胖人群,但时间的限制会使其变得困难,很少有父母会去预约来解决对孩子体重的担忧,所以大多数咨询都是在去做其它事情的时候顺便进行这项咨询。全科医生也很难知道哪些孩子需要这方面咨询,其也并不能为超重或肥胖的孩子提供治疗,因为孩子长大后可能就会自然“康复”,全科医生也想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向体重正常的孩子提及关于超重的话题。

针对那些真正需要治疗的人群,无论是治疗还是预防,都能避免资源的过度浪费和过度治疗所带来的伤害,这些儿童长大后或许会摆脱体重的问题,但直到现在,研究者还无法预测这些孩子到底有谁。

研究结果是什么?

文章中,研究人员想确定一些简单的因素(比如在标准预约中全科医师所使用的那些因素)是否能够准确预测正常体重的儿童是否会变得超重或肥胖,以及哪些超重儿童可能会在青春期之前恢复到正常体重。通过对澳大利亚儿童进行纵向研究,研究人员对大约7000名儿童进行了分析,2004年他们招募了0-12个月或4-5岁大的儿童进行研究,同时研究者每隔两年(6个时间点)对参与者进行随访,随访结束后参与者的年龄分别为10-11岁和14-15岁。在每个时间点,研究者都测定了参与者的身高和体重(0-12个月的孩子除外),同时父母也会报告孩子的身高和体重,并计算出孩子的BMI。

此外,研究者还选择了23个其它与肥胖相关的因素,包括出生时体重、母乳喂养时间、分娩方式和母亲教育水平等。其它研究则更倾向于单独研究这些因素,或在单一时间点来检查预测因素,这样研究者就能够看到所有问题在个体童年时期的综合影响。

图片来源:sgba-resource.ca

研究者发现了什么?

在上述两个年龄组中,有三个一致的因素能够预测儿童到青春期时体重问题的发展或解决,即母亲的BMI、儿童的BMI和母亲的教育水平。处于6-7岁阶段,孩子的BMI每增加1个单位,则其在14-15岁时出现体重问题的几率会增加3倍,同时还会使体重问题能够解决的几率减半。同样地,当孩子6-7岁时,母亲的BMI每增加1个单位,孩子出现体重问题的几率就会增加14%-15%(增加5%),体重问题得到解决的几率会降低10%。当孩子2-5岁时,母亲拥有大学学位的孩子超重或肥胖的几率会更低,对于那些2-5岁时就已经超重或肥胖的孩子而言,那些母亲拥有大学学位的孩子更有可能在青春期之前就解决自身的体重问题。

因此,上述三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后预测体重问题发生和解决的准确性能达到大约70%;6-7岁的儿童中,正常体重个体的比例仅有13%,若没有这三个风险因素的话,其在14-15岁时就会变得超重或肥胖。相比而言,携带三个风险因素的个体中会有71%的个体变得超重或肥胖。

研究发现如何改善人群护理?

与遗传信息和血液检测不同,这三个因素是现场可用的,尽管其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却包含了关于健康的遗传、环境和生活方式信息的复杂组合,这些数据或许不可能在短时间甚至更长时间的医生预约中进行精准测测量。这三个问题也能帮助卫生从业人员对高风险儿童进行有效靶向性治疗。

当然了,即使我们能够准确识别出有超重或肥胖风险的儿童,我们仍然缺少有效的预防措施,生活方式的干预依然是首选,比如改善饮食质量、增加体育锻炼等;然而,这些干预措施的效果非常有限,研究者迫切需要更有效的工具来预防并管理过重和肥胖儿童。如果你担心孩子的体重的话,请咨询专业人士,比如营养师、全科医生或儿科医生等,其能有效帮助控制肥胖所引发的其它疾病,比如焦虑症和高血压等。(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1】Markus Juonala, Ted Lau, Melissa Wake, et al. Early clinical markers of overweight/obesity onset and resolution by adolescenc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2019) doi:10.1038/s41366-019-0457-2

【2】Jessica G. Woo, Nanhua Zhang, Matthew Fenchel, et al. Prediction of adult class II/III obesity from childhood BMI: the i3C consortium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2019) doi:10.1038/s41366-019-0461-6

【3】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GHO) data

【4】Cretikos MA, Valenti L, Britt HC, et al. General practice management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Australia. Med Care. 2008 Nov;46(11):1163-9. doi: 10.1097/MLR.0b013e318179259a

【5】Sim LA, Lebow J, Wang Z, et al. Brief Primary Care Obesity Interventions: A Meta-analysis. Pediatrics. 2016 Oct;138(4). pii: e20160149. Epub 2016 Sep 12.

【6】These 3 factors predict a child's chance of obesity in adolescence (and no, it's not just their weight)

Kate Lycett, Anneke Grobler, Markus Juonala and Melissa Wake, The Conversation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