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组学 » 大脑损伤会让我们变一个人么?

大脑损伤会让我们变一个人么?

来源:本站原创 2019-07-10 08:22

2019年7月10日讯 /生物谷BIOON /——我们是谁,是什么让我们成为"我们",一直是历史上许多争论的话题。在个人层面,构成一个人独特本质的要素主要是人格概念,比如善良、温暖、敌意和自私。然而,比这更深层次的是我们如何对周围的世界做出反应,如何在社会上做出反应,我们的道德推理,以及管理情绪和行为的能力。

包括柏拉图和笛卡尔在内的哲学家将这些经历归因于非物质实体,而非大脑。他们描述道,"灵魂"是人类经历发生的地方。根据这一信念,灵魂是我们人格的居所,并使道德推理得以发生。这一想法今天仍然得到大量支持。许多人认为灵魂不需要大脑,精神生活可以在死后继续。

图片来源:http://cn.bing.com

如果我们是谁是以一个无形的存在,且独立于大脑,那么对这个器官的物理损伤不应该改变一个人。但有大量的神经心理学证据表明,事实上这不仅是可能的,而且相对普遍,最初的案例就是菲尼亚斯·盖奇(Phineas Gage)的奇特案例。

1848年,25岁的盖奇在一家铁路公司当建筑工头。在施工过程中,需要炸药炸掉岩石。这个复杂的过程包括炸药和捣固铁棒。盖奇一时心烦意乱,引爆了火药,炸药爆炸了,杆子打穿了他的左脸颊。子弹穿过他的头骨,穿过他的大脑前部,高速地从他的头顶飞出。现代的方法已经揭示了可能的损伤部位是他前额皮质的一部分。

盖奇摔在地板上,惊呆了,但神志清醒。他的身体最终恢复得很好,但盖奇的行为变化非同寻常。盖奇以前是一个彬彬有礼、受人尊敬、精明能干的商人,据报道,他变得不负责任、粗鲁无礼、咄咄逼人。他粗心大意,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甚至有人建议女性不要在他的公司呆太久,他的朋友几乎认不出他来。

图片来源:http://cn.bing.com

类似的例子还有电影摄影师兼先驱埃德沃德·迈布里奇。1860年,迈布里奇遭遇了一起公共马车事故,眼窝前额皮质(前额皮质的一部分)受到了损伤。他对马车事件没有任何记忆,并养成了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性格。他变得好斗、情绪不稳定、冲动、占有欲强。1874年,在发现妻子不忠后,他开枪打死了涉案男子。他的律师承认,由于事故后人格的变化,他精神失常了。

也许更有争议的例子是一名40岁的学校教师,他在2000年对色情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儿童色情作品。他竭力掩饰自己的这种兴趣,他承认这是不能接受的。但他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继续按自己的性冲动行事。当他开始对他年轻的继女进行性侵犯时,他被警察合法地从家里带走,并被诊断出恋童癖。后来,人们发现他的脑瘤转移到了眶额皮质,破坏了它的功能。随着肿瘤的切除,他的症状消失了。

不同的性格

所有这些病例都有一个共同点:前额皮质区域受损,尤其是眼窝前额皮质。尽管这些可能是极端的例子,但大脑这些部分受损会导致严重的性格变化的观点现在已经得到证实。前额皮质在管理行为、调节情绪和做出适当反应方面发挥着作用。因此,放松和不适当的行为、精神病、犯罪行为和冲动都与这一区域的损害有关,这是有道理的。

然而,受伤后的变化可能比之前描述的更微妙。以L先生为例,他在监督建筑施工时从屋顶上坠落,造成严重的脑外伤。他后来的攻击性行为和对妻子明显不忠的妄想性嫉妒导致了他们关系的破裂。对她来说,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这种情绪管理的困难不仅令人痛苦,而且预示着较低的心理调整、消极的社会变化和更大的照顾者的痛苦。许多脑损伤的幸存者在努力适应损伤后的生活的同时,也遭受着抑郁、焦虑和社交孤立的折磨。

图片来源:http://cn.bing.com

但是,随着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情绪调节在康复中的重要性,治疗手段已经被开发出来,以帮助控制这些变化。现在在实验室里,研究人员开发了BISEP(脑损伤解决方案和情绪方案),这是一种成本效益高、以教育为基础的集体治疗。这解决了一些常见的脑损伤幸存者的抱怨,并强调了情绪调节。它教给参与者策略,可以适应和独立地使用,以帮助管理他们的情绪和相关的行为。虽然还处于初期阶段,但已经取得了一些积极的初步成果。

从神经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我们是谁取决于大脑,而不是灵魂。前额皮质受损会改变我们的性格,尽管人们已经变得面目无睹,但新的策略将对他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对于盖奇、迈布里奇和其他一些人来说,可能已经太迟了,但未来的脑损伤幸存者将得到他们需要的帮助,重新过上他们以前的生活。(生物谷Bioon.com)

参考资料:


【2】Peter Everett et al. The Tale of Phineas Gage, Digitally Remastered June 2004Journal of Neurotrauma 21(5):637-43 DOI: 10.1089/089771504774129964

【3】Jeffrey M. Burns et al. Right Orbitofrontal Tumor With Pedophilia Symptom and Constructional Apraxia Sign. Arch Neurol. 2003;60(3):437-440. doi:10.1001/archneur.60.3.437

【4】Sunil Manjila et al. Understanding Edward Muybridge: historical review of behavioral alterations after a 19th-century head injury and their multifactorial influence on human life and culture. Neurosurgical focus, 2015, 39(1): E4. DOI: https://doi.org/10.3171/2015.4.FOCUS15121


【6】H Damasio et al. The return of Phineas Gage: clues about the brain from the skull of a famous patient. Science  20 May 1994: Vol. 264, Issue 5162, pp. 1102-1105 DOI: 10.1126/science.8178168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