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缓解疼痛的疗法研究进展一览

缓解疼痛的疗法研究进展一览

来源:本站原创 2019-01-16 15:25

2019年1月16日 讯 /生物谷BIOON/ --本期为大家带来的是疼痛的缓解与治疗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够喜欢。


DOI: 10.1097/j.pain.0000000000001177



在一项近日发表在《Pain》上的文章中,来自圣路易斯大学(SLU)的科学家们报道他们成功在小鼠模型中消除了常常伴随一种结直肠癌药物的折磨人的疼痛。

Daniela Salvemini博士是SLU药理学和生理学教授,她的研究方向是疼痛信号通路——体内产生疼痛的一系列分子组件之间的反应。她研究的一种疼痛是化疗诱导的神经性疼痛(chemotherapy induced neuropathic pain,CINP),这是化疗产生的一种常见副作用,表现为手脚麻木或者刺痛,会导致四肢疼痛、感觉极冷或者极热。除了会导致病人不舒服之外,CINP还是一个治疗疗效的限制因素。

“由于癌症治疗方法疗效提高,美国现在已经有1400万癌症幸存者。” Salvemini说道。“但是这些幸存者中有许多人遭受着化疗副作用,如CINP,而目前没有方法可以治疗这些副作用。因此这是一个迫切需要的医学需求。”

在她现在的这篇文章中,他们研究了用于治疗结直肠癌的铂类药物奥沙利铂。接受奥沙利铂治疗的病人有约60%会遭受CINP,且这种副作用会在治疗后持续很多年。

研究人员发现和这种药物副作用相关的分子通路是由于星形胶质细胞中腺苷激酶的表达水平升高以及关键受体A3AR接受的腺苷信号降低导致。通过补充A3AR激动剂,研究人员成功抑制了CINP,同时没削弱药物的抗癌性质。

这些发现增强了研究人员对疼痛信号通路的认识,为如何使用药物治疗化疗相关的疼痛提供了新思路。可能更令人激动的是,现有的A3AR激动剂已经作为抗癌药物进入了临床研究。这篇文章为评估这些药物与奥沙利铂联合使用以限制CINP并治疗癌症提供了新思路。



doi:10.1016/j.cell.2018.02.057



疼痛是有价值的。如果没有它,我们可能会让我们的手停留在热火炉上。但持续更久的疼痛,如受伤后能够出现的炎性疼痛(inflammatory pain),会使人衰弱和花费巨大,并且导致我们无法完成重要的任务。在自然环境中,由这种疼痛引起的昏睡甚至会阻碍生存。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文理学院生物学助理教授J. Nicholas Betley及其团队对饥饿如何可能与疼痛感相互作用感到好奇,于是他们观察了24小时未吃东西的小鼠如何对急性疼痛(acute pain)或长期的炎性疼痛作出反应,其中炎性疼痛被认为与大脑中的神经回路敏感化有关。

在一项条件反射实验中,这些研究人员发现,饥饿的小鼠仍然对急性疼痛来源作出反应,不过相比于吃饱的小鼠而言,它们似乎对炎性疼痛不那么敏感。它们的行为就好比是它们服用了消炎止痛药。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大脑的哪一部分处理饥饿和疼痛之间的这种交叉?为了找到答案,在一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实验性地激活一组已知可被饥饿激活的神经元----刺鼠相关蛋白(agouti-related protein, AgRP)神经元,结果发现慢性疼痛反应减弱了,而急性疼痛反应保持完好无损。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8年3月22日的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 Neural Circuit for the Suppression of Pain by a Competing Need State”。

为了更详细地了解所涉及的大脑区域,这些研究人员接下来研究了AgRP神经元中的哪个亚群似乎将饥饿信号与炎性疼痛整合在一起。通过一次激活一个AgRP神经元亚群,他们发现刺激仅投射到臂旁核(parabrachial nucleus)的数百个(大约300个)AgRP神经元可显著地抑制炎性疼痛。

进一步的实验查明了一种被称作NPY的神经递质分子负责选择性地阻断炎性疼痛反应。 阻断NPY的受体可逆转饥饿的影响,使得炎性疼痛反应得以恢复。

这些研究人员对他们的发现的潜在临床意义感到激动不已。如果它们也适用于人体的话,那么这种神经回路为缓解在损伤后留下的慢性疼痛提供一种靶标。目前,这种慢性疼痛通常通过服用阿片类药物加以治疗,不过这类药物也能抑制急性疼痛。



doi:10.1038/nature25782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OHSU)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首次揭示了神经系统关键分子组分的原子结构。

文章中,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的成像技术确定了一种酸敏感性离子通道的静息状态,研究者Eric Gouaux博士表示,这些离子通道时遍布全身的重要离子通道,科学家们通常会以这些通道来作为中风疗法的关键靶点,同时其在疼痛转导上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离子通道能在全身的细胞膜上创造小开口结构,从而来传递神经系统中的信号,而对酸敏感的离子通道则被认为在痛觉和精神疾病的发生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研究人员希望这项研究能够帮助他们开发出靶向作用这种离子通道的新型疾病疗法;比如,2017年来自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们就发现,一种小型蛋白似乎能够阻断啮齿类动物大脑中的酸敏感离子通道,从而就能作为一种疗法来降低中风后患者大脑的损伤程度。

而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单独地监测了酸敏感离子通道,下一个研究阶段,研究人员将会研究组织内部所嵌入的通道来更好地理解这些离子通道如何同细胞膜中的关键蛋白发生相互作用。研究者Nate Yoder表示,要修理车子,我们就必须了解汽车发动机的构造。基于本文研究结果,后期研究人员将会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来探索开发治疗中风及疼痛症的新型疗法。





近日,来自莱登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表示,如果你提前想象某件事不会伤害到你,那么这可能意味着你的疼痛感会减轻不少;研究者Kaya Peerdeman表示,他们研究的出发点是安慰剂效应,在这种情况下期望值或许扮演着关键角色,因为当你期望疗法会有所帮助时,实际上你就会从安慰剂和真实治疗中获得积极的效果。

如今研究人员就想通过进一步研究来阐明是否想象力对个人的期望值有影响,进而影响个人对痛苦的感受,早期研究结果表明,利用想象力练习就能降低机体疼痛感,因为这或许能够帮助个人放松或分心。

如何研究想象力?

研究人员想通过调查阐明,在疼痛发生之前,是否能通过想象疼痛减少的表现来真正降低机体疼痛感;研究者让测试者将手浸入冷水中,这样其就会感觉到疼痛,随后测试者开始想象如果他们戴着温暖的防水手套是不是疼痛感就会降低,研究者Peerdeman表示,当受试者常常想象力练习时其预期的疼痛感就会降低,而且当他们将手置于冷水中时,实际上所感觉到的疼痛并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想象力的效应或许更强烈地取决于一个人跟你说了什么,这对于接受安慰剂和积极疗法所产生的疗效而言非常重要,文章中,研究人员采用不同的技术来影响受试者的预期感受,据研究者介绍,这项研究对于医护人员的重要性而言是首要的,同时其也强调了在治疗疼痛和其它疾病时给予受试者指示信息的重要性。

将研究发现转化为临床实践

研究者Peerdeman认为,这项研究能够帮助我们来检测是否在健康个体中所得到的研究结果能应用到患者机体中,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利用想象力来治疗自身的疾病了,比如,患者可以在疼痛干预治疗之前采用想象力训练的方法,这就会对患者的预期感受产生明显的积极效应,当然了,这种想象力训练最终也能够减少患者所经历的疼痛感。



DOI: 10.1073/pnas.1620068114



格拉纳达大学(UGR)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在小鼠身上完成的实验,发现组织发生炎症时Sigma-1受体抑制剂可以促使白细胞缓解疼痛。

当组织出现外伤或者伤口时,白细胞会富集在该组织周围。它们的主要功能是修复受损组织。但是除了这个功能之外,这些细胞还会释放物质产生疼痛,这些物质在组织发生炎症时产生痛觉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也适用于某些出现炎症和疼痛的慢性疾病,如关节炎。

但是矛盾的是,这些白细胞不仅会释放致痛物质,同时还会产生内源性阿片样肽(如内啡肽)。这些肽具有与用于治疗疼痛的麻醉剂相似的效应。一项由UGR科学家领导的研究发现组织发生炎症时Sigma-1受体抑制剂能够增强内源性阿片样肽的麻醉效应,使得白细胞缓解疼痛。

“我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基于最大化免疫细胞止痛潜能的止痛方法,这对于患有致痛性炎症的病人而言具有很大的价值。”该研究领导者、UGR神经科学系和药学系教授Enrique J. Cobos del Moral说道。



DOI: 10.1093/sleep/zsx116



睡眠对于生理健康以及心理健康的维持十分重要,长期缺乏睡眠会提高这种慢性健康问题发生的风险。如今,一项研究则着重强调了睡眠的缺乏对于术后疼痛的影响。

“目前对于术后疼痛的缓解治疗十分困难”,来自密歇根医学院麻醉学科的研究助理教授Giancarlo Vanini说道:“睡眠与痛觉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是研究的热门方向,而且彼此之间都存在因果联系。很多研究发现手术前后的睡眠状态紊乱会增加疼痛的感觉,对于长期的疼痛来说尤其如此,但我们并不清楚这一现象背后的机制”。在最近这项研究中,Vanini等人发现大鼠手术前睡眠的缺乏会导致术后痛苦程度的增加,并且大大增加术后的恢复时间。





最近,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者们发现了神经细胞与免疫细胞相互交流的新机制,以及其在神经疼痛发生过程中的作用。

相关研究发表在最近一期的《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该研究以小鼠为对象,发现了一种治疗神经性疼痛的新机制,该机制相比常规的药物,例如鸦片等,将更加安全。

神经性疼痛是一类由于神经损伤引发的慢性疼痛,然而疼痛感在创伤愈合之后的很长时间内还会持续性地发生。神经性疼痛往往发生手术、车祸事故以及截肢后。

目前治疗神经性疼痛的药物仅有鸦片以及抗癫痫药物,鸦片药物及其容易上瘾,而且会提高患者死亡的风险;相反地,抗癫痫药物虽然不容易上瘾,但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效应、例如头昏、疲劳、恶心、体重增加等。然而,由于导致神经性疼痛的机制目前一直不清楚,因此患者始终没有其它的治疗选择。

利用细胞以及小鼠模型,研究者们对DRG区域中的神经元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在神经损伤之后,痛觉神经会分泌少量含有microRNA-21分子的颗粒,这些小颗粒会被周围的免疫细胞洗手,进而引发局部的炎症以及痛觉反应。

作者们发现,通过阻断DRG神经元释放microRNA-21的活性,能够在细胞水平起到抑制神经性疼痛的效果。而这些产生阻断性效应的药物并不会进入到大脑以及产生负面的效应。

对人类来说,这种阻断痛觉神经的手段或许也有助于缓解神经性疼痛的严重程度。一旦成功,这将成为首个不产生负面效应的神经性疼痛药物。(生物谷Bioon.com)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