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产品 » 肠道菌群影响PD-1免疫疗法的效果

肠道菌群影响PD-1免疫疗法的效果

来源:青岛东海药业 2018-12-04 14:47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1日中午11时30分揭晓——因在“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方面的贡献”,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和日本本庶佑(Tasuku Honjo)被授予2018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一直以来,癌症都是死亡的代名词,诺贝尔奖对肿瘤免疫治疗的垂青,使这项接连创造数起晚期癌症“临床治愈”奇迹的新型抗癌疗法,愈加成为抗癌斗争中的有力武器。“通过激发我们免疫系统内在的能力来攻击肿瘤细胞”,他们的发现是“我们在与癌症战斗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艾利森的成就在于阻击“刹车”分子CTLA-4解除人体免疫T细胞的束缚,而本庶佑发现了T细胞上的另一个“刹车”分子PD-1。状乎奇迹的临床效果为人类抗癌打开一扇新的大门,然而抗癌之路何其艰难。最新研究证实PD-1免疫疗法效果因人而异,有的效果很好,但有的效果却很差。

研究发现,PD-1免疫疗法的效果可能与患者的肠道菌群正常与否有关。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杂志之一Science》发表文章同样显示,给予小鼠有益菌,能够提高同剂量抗PD-L1治疗癌症的效果,这是因为益生菌联合治疗能增强CD8+T 细胞启动,并增强肿瘤微环境聚集的树突状细胞的功能[1]。另外,研究发现,与未处理组(肠道菌群正常)相比较,一旦用复合广谱抗生素(氨苄青霉素+黏菌素+链霉素)杀死患MCA-205肉瘤和黑色素瘤小鼠体内的肠道菌群,再用PD-1单独治疗或PD-1联合CTLA-4联合治疗,抗肿瘤作用和存活率显著降低。肠道菌群显著影响PD-1抑制剂在小鼠和肿瘤患者体内的疗效[2]。这一发现,一是提醒我们PD-1免疫疗法发挥良好作用可能与肠道菌群有关;二是提醒我们在治疗过程中尽量避免使用抗菌药;三是提醒我们同步使用益生菌有可能大幅度提高免疫疗法PD-1的效果。虽然目前这个研究还只是适用于动物实验上,但是我们相信这将会对临床研究带来更多的启发,从而能够更好的造福于患者。

鉴于此,酪酸梭菌抗肠癌的青岛市重大专项和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临床研究已经开展,在治疗癌症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参考文献

[1] A Sivan. Commensal Bifidobacterium promotes antitumor immunity and facilitates anti-PD-L1 efficacy [J].Science, 2015, 350(6264):1084-9.

[2] Routy B, Le C E, Derosa L, et al. Gut microbiome influences efficacy of PD-1-based immunotherapy against epithelial tumors[J]. Science, 2017, 359(6371):91.

[3] 朱晓慧, 唐宝英, 刘佳. 酪酸菌对肠道有益菌的增殖作用和共生关系研究[J].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 2004, 16(4):193-194.

[4] 张树波, 崔云龙, 吴顺娥, . 酪酸梭菌的抑菌作用研究[J]. 中国新药杂志, 2002, 11(4):322-324.

[5] Chapman M A , Grahn M F , Boyle M A , et al. Butyrate oxidation is impaired in the colonic mucosa of sufferers of quiescent ulcerative colitis.[J]. Gut, 1994, 35(1):73-6.

[6]Wendy S. Garrett.Cancer and the microbiota. Science.2015, 348(6230):80-86.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