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人物 » 6千万美元D轮融资,T细胞疗法临床数据亮相ASCO:专访优瑞科CEO刘诚

6千万美元D轮融资,T细胞疗法临床数据亮相ASCO:专访优瑞科CEO刘诚

来源:医药观澜 2018-11-05 10:45

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上,Eureka Therapeutics(优瑞科生物技术公司)发布了ET190L1-ARTEMISTM T细胞免疫疗法治疗复发/难治性B细胞淋巴瘤在中国开展临床研究取得的初步积极结果,该疗法在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开展的临床一期试验也已经于2018年4月启动。其实今年以来优瑞科好消息不断,就在年初宣布成功完成6000万美元D轮融资,用于推动优瑞科的主要候选药物ET190L1-ARTEMISTM T细胞免疫疗法,并加速针对其他血液肿瘤和实体瘤创新免疫疗法产品线的开发。



优瑞科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湾区,致力于改善T细胞疗法的安全性。该公司以寻求肿瘤领域的重大突破疗法为自身的目标,并专注于开发治疗血液肿瘤和实体肿瘤的全新T细胞免疫疗法。优瑞科创始人兼CEO刘诚博士曾在Chiron担任新药研究部首席科学家,任职期间主导研发针对恶性乳腺癌骨转移的CSF1抗体疗法(现处于临床试验阶段)。2006年,刘诚博士创办了优瑞科生物技术公司,并担任公司总裁至今。

药明康德:优瑞科从创立之初就专攻癌症新药研发,现在公司发展处于一个什么阶段?

刘诚博士:从公司创办时的3个人,到今天70多名团队成员,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处于临床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并形成了自己的产品序列。大家都知道,新药研发的耗资巨大、失败几率高、周期长、门槛高,对于一家初创生物技术公司,想在世界医药创新研发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是很难的,而在众多医药企业涉足的癌症新药领域,包括当前热门的T细胞免疫治疗领域要崭露头角,更是难上加难。

在过去的12年里,我们专注于自主技术创新,注重成果转化及与产业化接轨。通过与欧美顶尖医学研究机构以及国际生物医药企业的交流与合作,逐步形成了一系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癌症免疫新药研发平台。


▲图片来源:优瑞科官网

药明康德:您刚才也提到,创新药研发的过程需要很长的周期。实际上,几乎很少有一家创新公司能承受研发的整个过程和投资量, 优瑞科是如何应对这个普遍难题的?

刘诚博士:作为初创公司,公司自身的人力财力有限。我们利用美国的科技资源优势,广泛与实力雄厚的科研机构和医药企业合作,加快研发进度。优瑞科与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多个部门有长期合作关系。针对肿瘤胞内蛋白WT1的单克隆抗体ESK1就是与该机构合作的成果。我们还与CAR-T领域居于领先地位的宾州大学医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等多家学术单位开展项目合作。 针对淋巴瘤的ET190L1-ARTEMIS? 项目在2017年11月得到美国FDA临床试验批准(IND),在美的临床一期试验于2018年4月在杜克大学医学院正式启动。我们与工业界的Juno Therapeutics,Boehringer Ingelheim, Bayer,Johnson & Johnson等展开合作。 通过这些合作,优瑞科快速打造了一个国际化科研团队,积累了众多国际专利和自主知识产权。

药明康德:目前的CAR-T疗效的显着在于免疫细胞的强化,但安全性不可控和治疗的不良反应却影响了它的普及。您觉得,如何才能提高CAR-T疗效的安全性?

刘诚博士:就CAR-T细胞疗法而言,美国FDA已将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及神经毒性列为与疗法相关的重要安全性问题。目前对于毒副作用有一些治疗和缓解方法,但其安全性的问题极大地阻碍了其临床应用和产业化,治疗资质只局限于少数顶级医疗中心。

优瑞科开发的ARTEMIS? 平台是新一代解决细胞因子风暴的技术平台,我们希望能借助这个平台解决当前CAR-T疗法的毒副反应,惠及更多病患。我们观察到,在ET190L1-ARTEMIS? 临床前试验中,其与当前CAR-T 疗法相比,对癌细胞的杀伤效果相当,但释放的炎性细胞因子数量显着减少。在得到临床验证的前提下,我们期待ARTEMIS? T细胞平台减轻CAR-T细胞疗法引发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和神经毒性,成为新一代的细胞工程平台技术。


▲优瑞科产品管线(图片来源:优瑞科官网)

药明康德:CAR-T疗法对血液肿瘤的治疗效果远高于传统药物和方法,但是CAR-T疗法面对实体肿瘤,目前仍无突破性进展。这方面的主要难题是什么?

刘诚博士:目前CAR-T只是在血液肿瘤方面取得了突破。但是在癌症病患中,实体瘤占到了90%,且实体瘤中存在着比血液肿瘤复杂得多的问题。此外,实体瘤有很多种类,即便在一个癌种上取得成功,也未必适用所有实体瘤。因此,只有在实体瘤上获得成功,T细胞免疫疗法才有可能成为主流的治疗手段。但要在实体瘤方面有所突破,需要解决很多问题,如基因修饰后的T细胞能否进入实体瘤,进入后能否识别肿瘤细胞,识别后能否抵御实体瘤中的抑制因子等等。优瑞科专注于找到肿瘤特异性的靶点,研发抗肿瘤细胞内特异抗原的单克隆抗体,并应用于靶向性T细胞免疫治疗。我们希望通过肝癌的临床项目,证明攻击肿瘤细胞内特异抗原的思路可以走通。

药明康德:刚才聊的都是公司和技术层面的问题,接下来想听听您对行业和政策的看法。我们知道去年的利好政策不断,CFDA加入ICH就是其中一个重磅。您觉得,这会引发中国医药行业发生怎样的变化?

刘诚博士:有挑战,但更是转机!对于中国医药行业来说,CFDA加入ICH对于整个行业的促进与提升作用将是巨大的。如果需要做一个类比的话,相当于中国在2001年底加入WTO对于中国及世界经济的影响。加入ICH带来的标准提升,可能对于产业界会带来短期阵痛,但未尝不是一个寻求提升的机会。总的看来,CFDA成为ICH成员,短期对于跨国药企有利好,但在中长期将促进中国医药行业整体与国际标准接轨,对于有志于创新的医药企业更是利好。我相信过10年、20年再回头来看的话,大家更能体会这件事情的时代意义。

我相信未来的5年将是中国医药创新一个难得的机遇窗口。衷心期待在政策支持、医疗需求和人才集聚等多个有利因素的支持下,中国医药行业能够在创新方面夯实基础,为进入世界市场做好准备。


▲优瑞科靶向肿瘤细胞内特异性抗原的人源抗体研发平台(图片来源:优瑞科官网)

药明康德:从个人角度来说,您当年选择癌症药物研发的初衷是什么呢?对于投身于药物研发创业的年轻科学家们,您又有哪些可以和他们分享的?

刘诚博士:我的青少年时光在一个医学院附近的大院里度过。我的父母亲都是医生,也在医学院里担负教书育人的工作。那时候在饭桌上,我经常听到他们谈及医院里病患的救治过程。在当年的医院环境下,有其他医生甚至病人及其家属来敲家门也并不少见。可以说,瞥见生与死的边缘是我青少年时期的常态,如今这些场景也常常在我记忆中浮现。从某种程度上,我的成长环境影响了我大学及研究生阶段的专业选择,以及我之后进入生物医药领域并创立优瑞科公司。

癌症是现代医疗面临的最凶恶的敌人之一,每年有约800万人因此死亡。我一直深信科学在打败癌症的这场战斗中可以做得更好。随着生命科学,尤其是转化医学的进一步发展,我希望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癌症成为可治之症或可控的慢性疾病。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我是在80年代进入北大生物系的,当时就已经有说法,“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生物医药将会是朝阳产业”。从生物医药行业而言,这个趋势判断并没有错,只是时间点来的比信息产业晚了一些。生物医药在中国即将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的时期,在研发一线的年轻科学家和创业者们将大有用武之地! 这也是大家将知识积累转化为科技成果乃至医疗产品,造福人类的黄金时代。让我们学以致用,共同努力!(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