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Science报道 » Science:德法科学家质疑美国军方开发生物武器,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Science:德法科学家质疑美国军方开发生物武器,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来源:本站原创 2018-10-06 06:00

2018年10月6日/生物谷BIOON/---美国军方的一个研究机构正在探索通过利用昆虫传播经过基因修饰的病毒来编辑植物的染色体从而让这些植物更具抵抗性的可能性。一些专家说,这项研究可能被视为开发一种潜在的生物武器。

在一项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的标题为“Agricultural research, or a new bioweapon system?”的评论文章中,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弗赖堡大学和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人员表示,美国需要为它的昆虫同盟(Insect Allies)项目在和平时期的目的提供更多的理由以避免被视为对其他国家的敌意。其他的专家们对这项旨在寻求给已在田间种植的作物传播保护性性状的研究表达了伦理和安全方面上的担忧。
图片来自DARPA。

这将标志着与目前广泛使用的对玉米和大豆等作物种子在长成植物之前进行基因改造的方法背道而驰。

美国军方的这个研究机构说,它的目标是保护美国的食物供应免受干旱、作物病害和生物恐怖主义等威胁,具体方法就是利用昆虫让抵御这些威胁的病毒感染植物。

作为美国国防部的一个分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DARPA)的Blake Bextine领导了这个已开展了两年的项目。Bextine说道,“粮食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美国国务院表示,这个项目是出于和平目的,并未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美国农业部表示,它的科学家们参与了这项正在封闭的实验室中开展的研究。

这种方法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发挥作用。在第一阶段,蚜虫类动物---通过从被感染的植物中吸吮汁液来进食的微小虫子---利用它们携带的病毒感染植物,从而暂时地导致新的性状产生。但是,人们也正在试图观察病毒是否能够改变这种植物的基因本身,从而在植物的整个生命中抵抗威胁。

然而,这项研究仍然引发人们的担忧。

位于美国纽约州加里森市的黑斯廷斯中心生物伦理研究所伦理学家Gregory Kaebnick说,“他们正在讨论通过昆虫产生大规模的基因修饰。”他研究过遗传修饰。虽然他不是这篇评论文章的作者,但是他说,昆虫同盟中采用的技术可能最终具有破坏性。

Kaebnick质疑病毒和携带着它们的昆虫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很好的控制。他说,“当你谈到非常小的东西---昆虫和微生物---时,一旦将它们引入到农民的田间,清除它们是不可能做到的。”

斯坦福大学医学与微生物学教授David Relman博士曾为奥巴马政府提供生物防御建议,但并不参与这项DARPA研究。他表示,这个项目可能会引发国家之间长期存在的担忧:敌人可能试图破坏它们的作物。

Relman说,这种技术可能潜在地有助于农民抵抗“不好的在平原上传播的植物病毒”或者保护作物免受生物恐怖袭击。鉴于昆虫经常传播作物疾病,Relman说,DARPA正试图利用昆虫自己的生物学特性“招募它们(即病毒)作为盟友”来传播保护性性状。

虽然DARPA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但是它协助开发出互联网,它的使命是研究潜在新的关键技术。该机构于2016年宣布了昆虫同盟项目。

论文共同作者、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生物学家Guy Reeves说,这种技术作为一种杀死植物的武器比作为一种农业工具更可行。因此,他表示,无论其意图如何,DARPA都可能发出令人震惊的信息。他说,“这真地在于如何看待它。”

这篇评论文章的欧洲作者们表示,仅是宣布该项目可能会促进其他的国家在这个领域开发它们自己的能力。他们说,这个项目也突显了人们需要更多地讨论这类开发技术在监管和伦理方面的问题。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高级研究学者Todd Kuiken表示,他认为美国军方不打算用昆虫袭击另一个国家。但是他表示,DARPA为该项目提供资金似乎是一件糟糕的事情。Kuiken说,“这是一个军事计划的纯粹事实自然会引发这些问题。”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环境健康与工程教授Tom Inglesby说,正在开发的这种技术专门用于保护作物。但他承认它可能被滥用。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农业与伦理学教授Paul Thompson是DARPA顾问委员会成员。他表示担心新技术可能被武器化是意料之中的,即便没有这方面的意图。他说,“一旦你实现了这些突破,你就处在一个新的世界。这是一个道德模糊的地方。你想知道,'这是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吗?'”

一些专家质疑这个项目的雄心勃勃的目标是否是能够实现的。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昆虫学家Fred Gould是美国国家科学院转基因食品研究小组组长,不过并未参与这项DARPA研究。他说,太多的生物相互作用需要完美地加以操纵,因此它成功的几率是“非常接近于零”。

它可能永远不会取得成功,但是Relman说,这就是DARPA的作用:探索“挑战性工作的前沿”,以预测未来的威胁。(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R. G. Reeves, S. Voeneky, D. Caetano-Anollés et 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or a new bioweapon system?. Science, 5 October 2018, 362(6410):35-37, doi:10.1126/science.aat7664.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