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研究

又称癌干细胞、肿瘤干细胞,是指具有干细胞性质的癌细胞,也就是具有“自我复制”以及“具有多细胞分化”等能力。通常这类的细胞被认为有形成肿瘤,发展成癌症的潜力,特别是随着癌症转移出去后,产生新型癌症的来源。

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刚刚结束的ASCO大会 哪几家药企成功抢占“C位”?

刚刚结束的ASCO大会 哪几家药企成功抢占“C位”?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2018-06-11 11:10

上个周末,数万名参会者涌入芝加哥参加第54届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年会,业界同仁在堆积如山的摘要信息和潜在癌症治疗新方法的新数据里面忙的团团转。

对于开发抗癌药物的生物技术公司和医药公司来说ASCO也是一个秀场,几家欢喜几家愁。接下来,Biopharma Dive就重点来介绍一下ASCO2018上的大赢家和最失落的公司。


赢 家

1.Merck

两个三期研究结果的披露有望巩固Keytruda作为首选免疫疗法在NSCLC市场的地位。尽管Keytruda两次获批用于NSCLC一线治疗,已经激励了制药行业并且加速了销量提升。会议上披露的数据表明,Keytruda能够在更广泛的患者群体内改善患者的生存状况,如此一来Keytruda在NSCLC一线治疗领域的优势地位会更加稳固。

在一项名为Keynote-407的针对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的试验中,Keytruda联合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死亡风险降低了36%。在Keynote-042中,Keytruda单一疗法将肿瘤标志物PD-L1表达水平超过1%的患者的平均寿命延长了4到8个月。大多数在后者研究中受益的患者都是PD-L1高表达水平,这也印证了之前一项早期研究的结果。同时,这些研究结果也显现出Keytruda对于免疫疗法响应的患者的强大影响。

虽然竞争对手Roche和BMS仍将在NSCLC领域向Merck提出挑战,这个快速发展的领域可能会再起风云。然而就目前来说,Keytruda还是处于领先地位。

2.Loxo Oncology

去年ASCO上,Loxo以及其专注于基因突变型癌症的治疗方法已经惊艳四座。今年ASCO上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一组larotrectinib应用于一共患有12种以上不同癌症的50例患者的三个临床试验中,ORR(客观缓解率)达到76%,larotrectinib是一种TRK(原肌球蛋白受体激酶抑制剂),也是该公司的核心在研产品。

LOXO-292对RET融合基因呈阳性的癌症患者的ORR达到77%。对于RET突变的髓甲状腺癌患者的ORR为45%。另外,这两个药物的呈现出良好耐受性的早期信号,而且大部分treatment-emergent的不良反应比较轻微。

考虑到大部分入选患者已经过预处理,这些数据更加令人印象深刻。许多人也服用了另一种抗肿瘤药物多激酶抑制剂。

在公布这些数据之后,LOXO的股价在上周五应声上涨超过5%,在本周一再次上涨高达12%至208.95美元每股, 达到52周内的最高价格,随后也有稍许的回落。

3.第二波CAR-T 疗法

17年ASCO时候,还没有CAR-T疗法获批上市。然而在过去一年FDA分别批准了Novartis和Gilead的CAR-T疗法用于治疗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今年的会议上,该领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Bluebird披露的CAR-T疗法针对多发性骨髓瘤的试验结果表明该疗法能够平均延缓大约1年的疾病进展或者死亡。Bluebird和Celgene的合作一项针对包括已经接受自体干细胞移植治疗在内的多种治疗方案的极端严重的患者研究,则为那些没有其他选择的患者带来了希望。广义来说,bluebird的这些进展有助于拓宽CAR-T在白血病和淋巴癌之外的治疗领域,并且表明CAR-T可以作用于CD19以外的其他靶点。

另外,Celgene在会上披露的结果表明,从Juno获得的CAR-T与竞争对手相比具有更低的严重不良反率。

输 家

1.Roche

IMpower131结果表明,Tecentriq?联合化疗(卡铂和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用于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相比只接受化疗,可将疾病恶化或死亡风险降低29%。考虑到对鳞状结构的治疗难度,这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一天以后Merck公布Keynote-407结果,抗PD-1抗体和化疗联合一线治疗代谢性鳞状NSCLC显着延长了OS。显然投资者无法避免的对两者进行比较。

Keytruda联合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疾病恶化或死亡风险降低了50%。更重要的是,疾病的OS延长与PD-L1表达水平无关。Merck已经向FDA递交了Keytruda联合疗法作为鳞状NSCLC一线疗法的上市申请,罗氏还处于追赶Merck的位置。

另外,Roche的PI3K抑制剂taselisib合并标准激素疗法的实验也受挫,实验结果表明与单独激素治疗相比,并没有显着的提高PFS,并且3级以上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较高,罗氏决定终止taselisib在乳腺癌上的开发。

2.Nektar Therapeutics

2018年初,BMS支付18.5亿美元的预付款获取Nektar的免疫肿瘤学项目NKTR-214的部分权益。Nektar带着备受期望的NKTR-214和Opdivo联合用药的临床结果合作来到ASCO。

这项1/2期PIVOT临床研究正在350多名黑色素瘤、肾癌、非小细胞肺癌、膀胱癌和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进行。当天,PIVOT试验的数据公布,显示第二波病人应答率低于第一波患者。

试验数据公布的同时,会场分析师的报告已经同步发出,当天内克塔医疗的股价下跌42%。原本市值接近百亿美元的生物新贵公司,市值一夜蒸发40亿美元。

3.组合疗法方面的生物技术公司合作伙伴

尽管癌症治疗的某些领域已经发生法天腹地的变化,但是药物的组合治疗还远不是一门完善的科学。今年的ASCO表明,如果科学没有取得成功地时候,损失最大的是生物技术产业。其中比较明显的例子是Jounce Therapeutics,Nektar和Incyte。

在Jounce发布ICONIC试验的一些早期数据之前,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至不到五月中旬价格的一半。该试验测试了JTX-2011与BMS的Opdivo组合用药来治疗一系列的实体瘤的效果。试验结果显示,只有少数患者达到部分响应,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尽管Jounce单独赞助了该试验,最终的结果也会对其与Celgene的合作产生影响。

Nektar的故事稍微有些不同,NKTR-214和Opdivo组合用药实验是用来评估该组合对5种不同类型癌症的影响。对与疗效可评估的患者对黑色素瘤,肾癌,膀胱癌这三种肿瘤的响应率在46%到60%之间。虽然影响是积极的,但是与之前的数据相比效果还是要更弱一些。投资者受此影响产生恐慌,股价下跌。然而,作为Nektar的合作伙伴,BMS的股价相对来说却未受此影响。

Incyte作为目前组合用药领域的代表性公司,在一项针对未切除或代谢性黑色素瘤的患者中进行的epacadostat和Keytruda组合用药的试验中,PFS并没有优于Keytruda单独用药的PFS。披露该消息的时候,Incyte股价跳水了20%。

参考资料:

ASCO18: Who were the big winners and losers?(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