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

以维护人民健康权益,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为目的,完善医疗保障体系、医药卫生公共体系、医药卫生制度所实施的法律和政策等。颁布的医疗保障体系、医药卫生公共体系、医药卫生制度相关法律和政策等。

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疗改革 » 医保局副局长解答药械采购变革

医保局副局长解答药械采购变革

来源:赛柏蓝器械 2018-06-04 12:38

 

5月3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挂牌,其领导班子成员也正式出炉,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国家医保局新班子成员中,胡静林原任财政部副部长,施子海原任发改委价格司司长,陈金甫原任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司长,李滔原任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司长。

相比较起来,陈金甫此前工作与医保关系最紧、关联最多,也曾多番就医保改革和医保的未来走向问题发表言论。

去年5月的“第十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去年11月的《财经》年会上,陈金甫均曾就医保话题发表讲话。去年12月的《财经》杂志、以及今年4月的《中国卫生杂志》也均曾刊发了陈金甫关于医保话题的文章。

作为医保局新班子成员中“最了解”医保的一员,从陈金甫关于医保改革走向的诸多判断中也能窥见“超级医保局”未来的政策走向。

我们将其在上述场合和媒体上的主要观点梳理如下:

1、一个基本判断:医保基金的收入将不再超高速增长,但支出仍将超高速增长,由此会带来医保基金的长期缺口风险问题,医保需要发挥控费作用。

“在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经济长期看能维持6%以上的增长是需要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医保筹资是绑定经济增长的,因而长期看医保基金收入不应过高偏离GDP增长,否则社保负担过重会侵蚀经济发展的动力。

医疗消费在医保第三方支付机制作用下具有极强的需求扩张冲动,加之中国医疗资源总体不足和结构性失衡必然有一个高位增长期,估计医疗消费能控制在10%左右应是非常好的结果。

6%与10%意味着医保基金运行的长期趋势性风险,而化解这一风险既不能靠提高费率,更不能靠降低待遇,只能以质量管理遏制浪费、以资源配置降低成本、以利益博弈实现基金平衡。”

“(医保基金)收入的稳定增长和支出的超高增长带来了医疗保险的缺口,在此情况下,医疗保险基金进而面临着基金风险平衡和长期的可持续问题。要应对这一挑战,医保就要控制好医疗服务与医疗消费,发挥好其本身对医疗卫生发展的促进和激励作用。”

2、又一个基本判断:过度医疗普遍存在,而医药产品市场也存在劣币驱逐良币问题,神药当道、好药难卖,技术创新不足依赖国外,这与医保的购买方式有关。

“在所有的医疗消费中,比如2万亿,30%是浪费,过度医疗,在这个过程中带来社会的转换,就是大量的企业发展,但质量堪忧。”

“近十年来,中国医疗服务与医药市场呈现了快速发展和质量总体向好的态势,但也存在着总体供给不足和质量堪忧的现实,既有普遍的过度医疗和资源短缺,又有‘神药’当道与好药难卖等现象。”

“如果购买不当,成本绩效不匹配,对医药产业的发展会带来负向效应,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也就是不计成本的、不优质的、不具有方向性的购买。比如说用药,什么药都支付,所以中国的医药市场产生了世界性的怪胎——抗生素和各种辅助用药滥用,配置终端不合理的用药管理,劣币驱逐良币。”

“曾经有分析,在中国卖得最好的药不是最好的药,用得最多的不是中国技术而是国外技术。”

“当前,中国药品创新已经步入新的阶段,但中国诊疗技术创新远远滞后于世界。如果中国医疗保险巨大的资金都用来购买国外的药品、技术,那么我们如何持续职支撑中国健康产业的根基呢?”

3、一个基本主张:医保需从被动给付走向战略性购买,不能医生开什么单子就付多少钱,要购买更高质量的产品,购买创新型产品,以及更广泛推进谈判(比如已经铺开的国家药品谈判采购和已启动试点的四大类高值耗材国家谈判采购)和团购。

“在医疗保险支付中,需要逐渐从被动给付,走向战略性的购买,进而获得更低成本、更合理、更有价值的医疗保障服务,其中包括对药品、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质量的选择,以及对资源的平衡作用,做到既能够满足普及性需要,又能够促进消费医疗的正向发展,真正实现由优币淘汰劣币,而非劣币淘汰优币。”

“要走向战略性购买,医保还需要配合医改,实现对社区购买、对创新服务模式的购买、对创新药品的购买等。”

“要旗帜鲜明地强调更高质量和具有价值的医保购买目标。医保不能简单地跟在患者屁股后面去埋单,或医生开什么单子我付多少钱,而是要将服务质量和药品质量作为医保支付的首要依据。要将这种依据公之于众,形成强大导向。”

“要用未来投资的战略思维强化医保购买的方向引领。要坚持问题导向,突破现有禁忌,着眼未来的改善,将当下的购买视同未来的战略投资。”

“具有基础性改善的家庭医生服务,其当下的水平很难满足基本医疗服务的需要,但现在的购买正是对未来成长的投资。对民营医疗机构服务的购买,则是着眼于更充分的竞争。”

“对具有极高临床创新价值的产品和技术,现在或许买不起,但考虑到药物的替代性和集团购买的询价机制,现在付出一定的成本,无疑对当下的质量提升和基金绩效具有显着改善,更重要的是对未来价值创新的支持激励具有强烈的社会意义。”

“要更深度地进行医保制度整合、管理统一、基金统筹、数据集中,要更广泛地推进集团购买和医保谈判。”

“更多引入谈判和团购,通过谈判和团购,实现医保趋势性改善和整体性优化,引领价值导向。”(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