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研究

又称癌干细胞、肿瘤干细胞,是指具有干细胞性质的癌细胞,也就是具有“自我复制”以及“具有多细胞分化”等能力。通常这类的细胞被认为有形成肿瘤,发展成癌症的潜力,特别是随着癌症转移出去后,产生新型癌症的来源。

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获批治疗罕见肺癌 阿法替尼扩大适应症

获批治疗罕见肺癌 阿法替尼扩大适应症

来源:药明康德 2018-01-16 21:56

日前,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宣布美国FDA扩大afatinib(Gilotrif,阿法替尼)的一线适应症范围,用于肿瘤具有非耐药性罕见EGFR突变(L861Q、G719X和/或S768I)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治疗。



NSCLC本身不是一种罕见的癌症,但EGFR阳性的NSCLC患者亚群被认为是罕见的。大多数EGFR突变阳性的NSCLC病例属于常见的EGFR突变:外显子19缺失和L858R。约有10%的EGFR突变的NSCLC患者具有罕见突变。这些患者需要一款有针对性的药物进行治疗。

阿法替尼最初于2013年被FDA批准用于治疗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 L858R置换的转移性NSCLC。2016年,它的适用范围被扩大,治疗铂类化疗后疾病进展的肺部鳞状细胞癌患者。

此次扩大适应症的获批是基于一项包含32名患者的2期临床试验LUX-Lung 2(LL2)和3期临床试验LUX-Lung 3(LL3)和LUX-Lung 6(LL6)的结果。其中,21例患者具有单一突变,其余为两个突变。具有单一S7681突变的1名患者缓解持续时间为37.3个月;8名具有G719X突变患者中有6名(75%)的缓解持续时间长达25.2个月;12名具有L861Q突变患者中有7名(58%)出现缓解,缓解持续时间为2.8-20.6个月。最常见的共同突变是在S768I和G719X中,5名患者中的4名出现缓解(80%)。2名具有S768I和L858R突变患者中的1名出现缓解,缓解持续时间为34.5个月以上。3名具有G719X和L861Q突变患者中的2名出现缓解,1名具有L861Q和Del 19突变的患者没有缓解。


▲阿法替尼的分子结构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总体而言,阿法替尼组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为66%(95%CI, 47%-81%)。在出现缓解的患者中,52%的患者的缓解持续时间≥12个月,33%的患者的缓解持续时间≥18个月。

FDA指出,在所有研究中,≥20%的患者报告的最常见不良事件(AEs)为腹泻、皮疹、痤疮样皮炎、口腔炎、甲沟炎、皮肤干燥、食欲下降、恶心、呕吐和瘙痒。对于更广泛的适应症,阿法替尼治疗的患者中有29%报告有严重AE。其中,最常见的AE为腹泻(6.6%)、呕吐(4.8%)、呼吸困难、乏力和低钾血症(各为1.7%)。



“对于迄今为止没有被证实的治疗方案的患者,除了化疗外,我们实际上在阿法替尼中还有一个循证的治疗选择,我认为这将是非常有价值的补充,”瑞典医学中心癌症研究所的胸部肿瘤科医生H. Jack West博士说:“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已经了解到EGFR突变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是或否’,事实比这更细致。88%到90%的患者有1或2个常见的EGFR突变,但那使EGFR突变中的10%到12%为罕见突变。从历史上看,对于这些罕见的突变,我们给予的第一代抑制剂如erlotinib(Tarceva,埃罗替尼)或gefitinib (Iressa,吉非替尼)并不是特别成功。但阿法替尼的研究更好,并且显然对于其中的大多数有一些活性。它对于外显子20插入或T790M来说效果不佳,但对其它许多罕见突变,我们现在有阿法替尼这一选择。”

“随着Gilotrif的扩大适应症,具有某些EGFR突变的NSCLC患者现在有了特别针对这些突变的获批疗法,”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医药与法规事务部高级副总裁Sabine Luik博士说:“此项批准是我们公司致力于在医疗需求高的地区提供有意义治疗的结果,也反映了参与研究的医生、研究人员和患者的不懈努力。”

“与其它EGFR突变相比,L861Q、G719X或S768I置换突变的预后较差,且治疗方案有限,”Carolinas医疗健康系统Levine癌症研究所的Edward Kim博士说:“批准Gilotrif作为这些额外的非耐药性EGFR突变的靶向治疗,显着改变了这一人群的治疗策略。”(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